meander on futures

漫谈期货

《经济参考报》,2010611

2010416,中国股指期货(简称“期指”)开市了,这标志着中国证券金融市场迈出重要一步。521是期指开市以来第一个交割日,而就在这一个多月间,中国股市“恰好”暴跌,引发了很多猜测,众说纷纭见仁见智,暂且搁置一边不论。现将北美成熟的期指与股市的联动关系介绍一下,希望对中国投资人起到借鉴的作用。

在北美市场,期指是Futures(期货)中的一种,而期货又是衍生证券中的一类,即买卖双方在期货市场签订的一种契约合同。期货是全体投资人都可参与的一种投资工具,散户也可以卖空规避风险。

举个简单的例子:农场主张三平均每年能收获100吨玉米,正常情况下应该能卖到1000元一吨,收入10万元。但张三唯恐那年玉米丰收而价跌,于是就卖了一个100吨、每吨1000元的玉米期货。等合同到期后,张三能在期货市场以1000元的价格卖掉100吨玉米。农场主张三所做的是对冲,不管那年玉米价格涨跌如何,他都能保证自己的收入不受市场影响。

而买方李四,就像在赌场里下注“大小”,他购买期货合约完全是一种“冒险投机”。期货市场需要买“保险”的张三,以对冲他的收益;也需要投机者李四的参与,赌他的运气。这两方就像是一对“欢喜冤家”,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方,戏就唱不起来了,张三和李四可谓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期货和其他所有衍生证券一样,是个Zero-Sum Game(零和游戏),就像四个人打麻将,有人嬴必定有人输,同一段时间内所有赢家赚的钱与所有输家赔的钱相等。期货市场只是财富的再分配,并不创造新的经济价值。

通常来说,期指就好似气象预报,是对股市走向的预测。交易员和基金经理通常在盘后都会思考市场的走向,都将不约而同去查看期指,以寻找“公平价值”。而公平价值是指股市指数与期指合约之间的关系。如果期指高于股市指数,通常就预示着市场将高开;反之,则是市场将低开的预示。期指的高低,往往会使交易员和基金经理在市后通过场外(OTC)进货或出货。

不过,期指往往并不那么精确,就像气象预报经常会出错一样,它常在夜间突然改变方向。一般来讲,距离开市时间越接近,期指的估测就越可靠。在北美,你可以听到电子媒体在开市前有关这两者之间的信息报告,你也可以从不同的来源得到多种类似的信息供参考。股指期货已成为大基金、大金融机构以及大户们进行大资金博弈的主要战场。

在国际期货市场上,一般要通过保证金账户来具体操作期货的买和卖,而保证金账户上,至少需要总交易仓位市场价值的25%,即应用了14的金融杠杆。而做期货的保证金比一般证券的保证金账户比例更低,只需总价的5%10%。保证金加上期货,那可是杠杆加杠杆。可见在期货市场中的投机者获利或亏蚀的幅度,可以是本金的数十倍以至数千倍。

由于风险性极高,在西方,一般大众对期货都“敬而远之”。而专业操盘手一旦失手,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巴林银行的倒闭,就是炒期指惹的祸。

巴林银行是英国历史上最悠久的银行之一,于1762年由法兰西斯巴林爵士所创立。巴林堪称百年老店了,一向以作风稳健著称,它怎么会说倒就倒了呢?当然,其中有些细节也是促使巴林走向倒闭之路的因素,但总的来说,它主要是倒在新加坡一位号称交易界的“超级明星”、可以“左右日经市场”的尼克李森的手中。

以往,巴林银行在新加坡和大阪两个市场,从Arbitrage(套利交易)的佣金中赚钱,本来没有太大风险。因为李森看涨日本股票市场,他未经授权便大量购买日经期指,又没有留有防范风险的措施,结果不断亏损。他在自传《疯狂的交易》中写道:“223我手上有6万多份期指合同。我把市场上能卖的都买了。”那天晚上,李森离开交易大厅再也没有回去,失去理智的疯狂举措,使他的亏损巨大,以至于拖垮了巴林银行。到了226,巴林银行正式宣布破产,损失总额高达9.27亿英镑(相当于14亿美元)。最后李森被投进德国的监狱。巴林倒闭后仅以1英镑的象征性价格,卖给了荷兰的ING集团。

开辟期货市场最初的立意是很不错的,基本上与做保险的概念相似,但是这种投资工具也极其容易被滥用。写到这儿,不禁想起了前几年,美国的大报、小报以及电视新闻,一度沸沸扬扬议论当时的第一夫人希拉里,焦点是她在克林顿当阿肯萨州长期间,下注1000美元炒牲口期货,仅10个月便获利10万美元。希拉里的这笔期货交易之所以形迹可疑,不仅是因为发得太快、获利太高,更因1000美元的数字实在太小,在一般情形下根本不足以在牲口期货市场下注。希拉里的解释是,她对期货市场一无所知,对这笔交易的细节也一无所知,买卖是在她的朋友——期货专家詹姆斯布莱尔的怂恿下动心,并由他一手包办的。至于布莱尔是否因此从克林顿州长手上捞到什么好处,就不得而知了。

总统夫妇被政敌抓住把柄纠缠了好几个月,搞到后来最终不得要领,风波也就逐渐平息。这么容易赚到大钱因为她是希拉里,我们平民小百姓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不要误以为期货是发大财的捷径。说穿了,期货是一种零和游戏,她希拉里能够下赌100010万,普通散户可能会1000赌注亏10万,弄不好还会倾家荡产。

从上面两个故事中可以看出,期货就好似火药一般,玩儿得好可以玩儿出绚烂的烟花;可一旦失手也会成为杀伤性武器。假如期指操作得当,玩家也都奉公守法,对市场能起到一个平衡稳定的作用;但也很容易藏污纳垢,成为金融大鳄的捞钱之地。因此,有一点是肯定的,对于散户来说,股票的风险就已经够大了;在期指市场上,散户做对冲的可能性不大,做投机的居多,稍有不慎便可倾家荡产。因此,普通投资者最好是“远离毒品,远离期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