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lation: the Great Collapse of Wall Street

华尔街大崩溃带给我们的启示

日前,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名为《绝情华尔街》的小说,这是国内第一部真实再现原生态华尔街的商战世情小说。该书首次用小说的形式诠释了华尔街由辉煌到迷失的溃败过程,揭示了这场金融海啸的动因。这部以华尔街为主题的小说中没有专家评论,也不是讲述当事人自己的故事,只是完整地呈现出了一个真实的华尔街。

作者陈思进是一位在华尔街大投行工作了15年的华尔街金领,目前任某国际金融财团全球投资部资深顾问。他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华尔街工作,从金融软件工程师做起。他是华尔街大职场中的一枚小棋子,他眼中的华尔街商情、世情、人情是原汁原味的。在这部小说中爆出了许多华尔街这个超级职场上你死我活的故事,还原了投行金领们华丽面具下不为人知的真实生存状态,描画出一幅惟妙惟肖的华尔街众生像。同时,这部小说也讲述了一个美国梦的破灭,记录了一个华人在华尔街的成长历程。

不断更新换代的衍生产品是华尔街炙手可热的印钞机,金融大鳄籍此翻云覆雨,投行买办趁机中饱私囊。华尔街一派歌舞升平之下潜藏着摧枯拉朽的暗潮,记者近日采访了小说《绝情华尔街》的作者陈思进先生,他的新书为我们在金融海啸之后寻根溯源提供了一种可能,也请身处华尔街的他谈谈这次华尔街大崩溃能够带给我们哪些启示。

记者:您写《绝情华尔街》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陈思进: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因直接参与了金融产品电脑化、衍生证券化的进程,对华尔街有了本质上的了解,便有意通过《绝情华尔街》一书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给广大读者展示华尔街的真相,这对打开国门的中国是有益的。最起码能起到一种积极的作用,唤起国内金融界对华尔街狼吃人、狼吃狼的血腥环境,心理上做好与狼共舞的准备。

我和雪城小玲去年初开始构思《绝情华尔街》,0810月底完稿。我们有意采用小说的方式,着重描写人性,因为人性中的弱点才是这次金融危机的真正元凶,书中有两个金融案例先在这里着重提一下:其一是书里所描写的“香草兰”,是华尔街一种比较简单的衍生产品,可就是这个产品,轻而易举地把看似坚固无比的“洛克证券”给弄垮了。小说的题材取自于现实,在华尔街,这些巨资投资亏损的案例层出不穷。设计这个故事,就是想提醒中国企业对这种金融产品要特别谨慎小心。真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们完稿之际,传来了中信泰富集团做杠杆式外汇产品(一种类似“香草兰”的产品)亏损155亿,惊人的巧合,令人扼腕。其二要说到书中的人物林志高。林志高是个披着“精英”外衣的海归,身上带着耀眼的光环,令人仰视而往往就是这样的买办,为了自身的利益而置母国的利益于不顾,为虎作伥。最近惊爆的力拓间谍门就很说明问题。这些“志高”式的人物引狼入室,狂卷中国7000亿,可见“志高”式的洋买办给国家带来的损害,远比原子弹更具杀伤力!

记者:书的开头部分讲到了主人公去投行面试,遇到了古怪的面试官,写得特别惊心动魄,这个是您的真实经历吗?能不能谈谈你觉得应聘金融类行业的职位需要注意哪些细节?

陈思进: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小说中的面谈场景是带了些戏剧性的夸张的。不过华尔街的面谈是非常另类的,类似小说中的面谈经历我在电话、面对面的交谈中都碰到过,对方什么专业问题都不问,就盯着奇奇怪怪的事情问,考智力的问题特别多,其实那种智力题多半儿没有标准答案,他们一来考你的反应程度,二来从如何应对上,判断出人们解决问题的态度。有的人害怕答错,索性不回答了,那肯定就没戏了,因为你试都不试就放弃了,书读得再好也没有用,他们称这类读书人叫“书呆子”。

另外,因为技术问题履历上都有写,大致如此。而且这儿的中国人都不习惯“吹捧”自己,有10分往往只写7分,还要留3分在肚子里。而老美正好和中国人相反,有7分他写10分、甚至12分,面谈的时候他们口若悬河还要再加个几分。不能说他们不诚实,因为就算是做相同的项目也不可能都一样,总是有变化的。很多东西都是在实际工作中边干边学的。

另外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要把所谓的“面试”,变为“面谈”。“面试”让你感觉你是去应试,是单向的任人挑选;而“面谈”是双向的,对方在“试”你的同时,你也在“试”对方,从而选择最合适自己的位置。招聘并不是考试,分数越高越好。

记者:在金融危机下面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跳槽“还是”卧槽“,对于职场中人您有什么好的关于职业选择的建议?您觉得《绝情华尔街》这本小说中,最值得中国读者借鉴的职场经验是什么?

陈思进:拿我的经验来说,我们中国人在白人的地盘上闯荡华尔街,障碍重重。在头几年,除了学历、经验、语言等,还特别涉及一个身份问题,即绿卡。而中国人靠公司担保,从学生签证转工作签证,再到拿劳工卡,最后获得绿卡,一般要56年。也就是说,在没有拿到绿卡之前,人并非“自由身”。即使拿到绿卡之后,更要全盘考虑职业的发展。在美国有一句话,叫“滚石不生苔”,每一个千辛万苦闯入华尔街的中国人,都希望自己的职位随着经验一齐往上升,能够冲破“天花板”。挪动了地方也就等于你先前好不容易织起来的网,漏缝了。这个放在中国来说也一样,“跳槽”的话得考虑你之前编织的网在下一个岗位能否继续适用。

当然,主动出击也不是不可以,这里就牵涉到以下这点:在美国公司,特别在华尔街,主动跳槽走和因公司发生特殊情况走,存在着本质上的分别。

首先,华尔街各公司之间竞争激励,而雇员又是华尔街公司最大的资源。雇主都希望公司的员工对企业、对公司应该有起码的忠诚度,假如做不到这一点,你这山望着那山高,心不在焉不可能好好做事,还有可能把公司的机密透露给另一家公司,这样的员工他们不会要的。所以对求职者,特别要求前雇主的推荐,一旦你是辞职的,那就很难指望你的雇主给你像样的推荐了。而因为公司破产或者被兼并的原因被迫寻找新工作,就完全不同了。一般来说,你的前雇主会给你丰厚的遣散费,还会给你提供最好的找寻新工作的资源,为你写最好的推荐信。

因为华尔街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所以《绝情华尔街》能够提供给中国读者的职场经验不一定具有普遍性。而关于选择职业的问题,一路走来那么多年,我觉得应该至少挑选自己比较喜欢的事作为职业,因为只有喜欢的事情你才能真正地做好,就拿我自己来说,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写作,做起来得心应手,可是为了谋生,我就不得不改变志向。幸亏我的个性比较具有挑战性,所以,才有可能在华尔街待这么久。

记者:您在书中对金融衍生产品所持的态度是否定的,那就个人理财而言,您觉得应该如何投资才能使财富保值增值呢?

陈思进:金融衍生产品就像核电站,控制得好,便能造福人类;一旦失控,就会变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衍生产品作为金融对冲工具,原本是具有积极正面作用的。但问题是衍生产品被华尔街越搞越复杂,使得监管机构根本看不懂这些产品,也就谈不上监管控制,所以才会泛滥猖獗危害社会。

比如,引发这次金融危机的次贷,其本身总值不过1万亿美金而已,而被华尔街一包装成了2万亿美金的次债,进而更“衍生”出65万亿美金的有毒衍生证券再一次涌入房市,将虚拟需求一下子放大了几倍,酿成巨大的房市泡沫。这种衍生证券推出时,全美国不到10个人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作为华尔街监督机构的美联储,竟然没有一个人懂。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截止到20086月,Outstanding(尚未结算的)场外衍生产品价值总额为648万亿美元,相当于全世界GDP10倍,这个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衍生证券本身不创造财富,而只是将财富用杠杆作用虚拟放大。在账面上赚钱时,就以巨额奖金的形式被华尔街的“精英们”袋袋平安。而一旦破灭,就只能由政府拿纳税人的钱去救市。即使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已经投入2万亿救市了;而与此同时,媒体爆出高盛今年的奖金将要破新高,平均每个员工70万美金。大家看到这儿,应该明白其中的猫腻儿了吧。

普通投资者千万不能为了贪图所谓的高回报,去买自己看不懂的产品。华尔街之所以能立于不败之地,人性的贪婪和盲从,是培植它生根、发芽、开花和结果的土壤。因为人的内心深处渴望天上掉馅饼,不花大力气就能赚大钱。21世纪的两大泡沫,一个“点COM”,另一个当今的房地产就是例证。我亲见身边的亲朋资产缩水,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因破产而自杀的消息也时有所闻。我个人的体会,财富就像流动的水,决不可能静止不动,想守住流动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再说当今世风日下,信息绝对不对称,散户跟“庄家”玩会输得非常惨。例如,华尔街大多数的对冲基金回报率都很高,大约30%,钱是怎么赚来的?是通过做局向记者发放假消息,普通投资者盲从跟进,那就倒大霉了,对冲基金所赚的就是你的亏损,因为在一定的时间内,社会总资产就这么多,不进你的腰包,就进他的腰包,谁掌控的资源多,谁就是赢家。如果问我什么投资最好,那就是对自己的大脑进行投资,学习犹太人哪怕山穷水尽,头脑里的知识谁都夺不去,永远可以为您创造财富。

这次金融危机使得美国人开始反思,我们老祖宗的话,如“量入为出,开源节流;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欲取之,必先予之;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开始在美国流行。我们龙的传人,可千万别觉得这些老话“土”啊。

记者:您身在华尔街,您怎么看美国经济的走势?您怎样理解华尔街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角色?

陈思进:目前美国经济的关键,其实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房市为中心,以高负债和失业率为基本点。只要这三个问题不解决,金融危机就远未过去。

而“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就像我们小时候玩儿过的跷跷板那样,压下去这头儿,跷起来那头儿。美国的财政赤字、欠债消费早已达到天文数字,眼看着玩儿不下去了。但要减少财赤,即意味着政府减少开支、减少大型基础项目、减少个人消费,那样失业率就会进一步上升;而失业率又是房市的最大杀手,房市进一步下跌的话,负资产家庭将越来越多,法拍屋也跟着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就将继续沦陷,各行各业都将进一步受损,金融危机就会进一步加深。要是设法减低失业率,目前现存的私人企业举步维艰,都成了“总裁”,总在裁员,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政府。实际上,这些日子美国政府成了最大的雇主。但这是以增加开支、投入基础项目为前提的,政府又没有钱,便只能提高税收和继续借债,那么财赤肯定继续上升,两头怎么都无法摆平。所以,危机还在继续延伸。

华尔街不惜一切代价所推动的是一种金融体系,但更是一种垄断的权力体系。当人们对金钱作为中介的依赖越来越严重时,那些握有权柄的人就越来越乐于创造金钱,并滥用这种权力来决定谁能够得到金钱。但,依靠这一体系创造的并不是社会财富,而是海市蜃楼,房地产泡沫就是最好的例证。

那些参与“缔造财富”的金融机构的权贵们,用金融资产搭建了一座债务金字塔,用光怪陆离的衍生证券,在杠杆的作用下,将“财富”魔术般地变了出来,然后以虚拟的超额利润,收取超高额的管理费,制造了一个个完美的庞氏骗局:不断用后来之人的钱,去填补前面的窟窿。当借款人开始拖欠债务或者无法偿付贷款时,泡沫破灭,“财富消失”,债务金字塔瞬即崩溃。而站立在金字塔顶端“缔造财富”的魔术大师,早就把底层进场的财富装进腰包开溜了,留下一片残亘废墟(无法偿付的债务黑洞)。

华尔街的金字塔游戏,不仅害惨了美国百姓、企业、金融机构、州政府,就连美国联邦政府也被华尔街绑架了。金融危机令布什政府立刻出台救市政策,因为华尔街牢牢控制着信贷发放,这是人们通往金钱世界的唯一途径,而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赖于金钱。政府只能发行债券,向全世界举债度难关。据美国“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Troubled Assets Relieve Program)特别督察长巴洛夫斯基(Neil Barofsky)720指出,政府一连串的救市、银行纾困等方案,所支出的总额逼近237000万美元,比美国建国数百年来所有战争花费的总额还要高!合每一个美国人分摊8万美元,再加上原先分摊所欠的国债3万美金,还有个人债务,如房贷、信用卡等,美国平均每人欠债将高达十二万美金!最近奥巴马都不得不承认,美国人已经将子孙的钱都用完了。

显然,中国、日本、欧洲、和加勒比海等拥有美国国债的国家好似被美国绑架一般。只要华尔街金字塔模式存在一天,世界将得不到一天的安宁。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