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rance a Nobel Laureate in Economics

追念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默顿·弥勒

芝加哥大学荣休教授及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默顿·弥勒(Merton H. Miller)教授,在六月三日清晨七时安逝于芝加哥寓所,享年七十七岁。

弥勒教授生前,他的同时、学生及晚辈都亲昵的称他为老默(Mert)。在这篇用中文写的追思里依然如此称呼。我相信,他泉下有知,会高兴的知道,在华人世界中,我们也热忱地称他为老默。

老默是我的良师益友,对我一生读书做学问有极大的影响。他在我的邀请下,以垂暮之年,出任北京清华经管学院新式博士班的顾问,协助清华大学成立在中国第一个与世界接轨的管理博士班,对清华大学及整个中国的管理学术的提升有莫大的贡献。我写这篇纪念文章,表达对老默的思念及感激。

老默出生于波士顿,于1943年用三年的时间完成哈佛大学经济学士学位。由于二次大战方兴未艾,全民动员,他在美国财政部及联邦储备银行做了六年的研究。于1949年入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又以三年的时间于1952年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到伦敦经济学院教了一年书后,受聘于卡内基梅隆大学。

老默的功业在经济及管理学术界举世皆知。全球所有经济系及管理学院的学生都听过他的名字及贡献。他与当年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同事莫地哥亚尼(Franco Modigliani)共同推导出的MM理论,为现代财务学及会计学打下了理论基础,我在这里不必细表,只说些我个人对老默的了解及感受,及谈些鲜为人知的典故。

1955年以前,会计学长期停滞在借贷的平衡及会计准则的运用,而财务金融学停留在银行手续的传授,两个学科都没有什么理论基础。当一个学科缺乏理论基础,不但索然无味,而且停滞不前,学问沦为技艺,学子避而远之。突破这个理论瓶颈的是1988年发表的MM理论。在1990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对经济诺贝尔奖的赞词中提到:“默顿弥勒先生革命性的改变了公司理财的理论及实务,将公司理财从一个松散的工作程序及规则,改变为股东寻求最大股本价值的精细巧妙法则。”老默的思维及研究方法,激发了会计学及财务学的教学与研究的一场革命。由于会计学及财务学是管理学院最重要的功能学科,及近年来发展比较完善的研究领域,老默所领导的是整个管理教学及研究的革命。

有趣的是,老默的合伙人莫地哥亚尼比他早拿到诺贝尔奖。莫地哥亚尼是以他在消费理论及总体经济的研究成果而得奖。在他的诺贝尔奖赞词中虽然也提到MM理论,但字里行间有点次要的味道。很快的有人做了个莫氏的论文引用研究,发现莫氏论文被引用最多的是MM理论。两篇与老默合作的MM理论文章的被引用的次数,超过莫氏一生中其他百篇论文被引用的总和。管理学界大哗,纷纷为老默不平。瑞典皇家科学院也发现了“民情可畏”,邀请老默去演讲,我们这些老默的同事门生弟子,都知道老默得奖是迟早的事,他终于在1990 名至实归。

一个新兴的学术领域一定受到传统领域的误解及排斥。以投资选择理论(Portfolio Theory)而获诺贝尔奖的马克维兹(Harry Markowitz)的博士论文差点在芝加哥大学经济系被淘汰掉,芝加哥学派当时的掌门人弗里曼(Milton Friedman)认为,马克维兹搞的是简单的统计应用,与经济学没有关系,没有资格拿博士学位。布拉克与秀斯(Black and Scholes)的诺贝尔奖作品,差点被政治经济学报(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退稿,在老默力保下才有惊无险。因此,老默的诺贝尔奖姗姗来迟也不足为奇了。老天是公平的,盖棺定论,老默对整个经济学及管理学发展的影响显然比莫地哥亚尼来的深远。

MM理论的突破之际,也是芝加哥商学研究院决定以科学方法及经济理论,为最重要的两个功能学科(Functional Areas):“会计”及“财务”,奠定基础之时,芝大将老默从卡内基梅隆大学请过来做学术带头人,招收第一批“新制”博士生。第一个毕业的就是“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的提出者及投资学的奠基者珐马(Eugene Fama)。头三届学生人才辈出,成了学术领域的开拓者及学术重镇的带头人,例如UCLARichard Roll、斯坦福的Myron Scholes(诺贝尔奖得主)及William Beaver、芝加哥的Ray BallEugene Fama、哈佛的Michael Jensen、罗彻斯特的Ross Watts及纽约大学的Baruch Lev。其中BallBeaverWattsLev成了会计学革命的“开国元勋”。我在1980年开始在芝加哥大学商学研究院任教时,已到了革命的第三代。我们这群“红卫兵”大部分也都成为学术重镇的当家人,两鬓微霜,四海授徒。

老默为芝大商学院建立了几个传统,深深地影响了几代学者。我到芝大时,老默已经是举世知名,他依然无论晴阴雨雪,每天到研究室,周末也不例外。日首穷经,是世界所有学术重镇的传统,老默不是唯一。可是芝大商学院的学风鼎盛,老默是居功厥伟的。老默难得的是以他的学术地位,他在芝大不开博士班的课,让年轻教师有出头的机会,不主动地收博士生,高高兴兴的为年轻教授所收的博士生做论文答辩委员。芝大每周五的财务金融讨论会,是财经界最重要的学术擂台,其“凶狠残忍”远近驰名。讨论室的座位排成凹型,老默的两大弟子,珐马(投资学开山祖师)及秀斯(期权学开山祖师,诺贝尔奖得主)各坐一端,讲者开口五分钟后,炮火就从两边而来。许多学术高手,在一刻钟内,就被攻得体无完肤。每逢年轻教师及研究生上场,老默都在开始时候,帮着挡挡,压压惊,那双安慰的眼神,是许许多多学术娃娃,跨出第一步,所依持的手。

美国的MBA学生是出名的难缠,大牌教授都躲这些“穷凶极恶、胸无点墨”之徒。而老默主动的教MBA的课,而且教大班课,让那些小大牌、老大牌、真大牌、假大牌,都乖乖地教MBA的课,尽一个商学院老师起码的天职。老默第一次注意到我也跟教学有关。我初到芝大是个不起眼的客座助理教授。客座助理教授通常是学术成果不足以为正式助理教授而可堪造就者,我就是这一类。在芝大,助理教授的身价比博士生高明不到哪里去,都是大庙里的小沙弥,我这客座助理教授就更不必提了。大概是位薄职卑吧,我教书特别卖力,在芝大的第一个学期,我的教学评分是全院之冠,老默见到我大大的夸奖一番。这件事以后,老默老远见到我都回收打招呼,我也慢慢有勇气同他聊天,谈些求学做人的道理。

由于大家都忙,更由于老默是众星捧月,我从不到他的办公室麻烦他,我与他的交情是饭桌上建立的。芝大位于芝加哥南市区最贫民窟的中心,学校附近甚为萧条。老师们无处可走,只能在校园里用午餐。因此,芝大的教授俱乐部(faculty club)是全美最好的(另外一个地处贫民窟的名校是哥伦比亚大学,它的教授俱乐部也是一流的)。这样的地理环境在芝大发展出一个传统,芝大教授俱乐部的午餐桌是人文荟萃之地。每天中午,老默在他的老位置上一坐,一大堆年轻教师在大圆桌上各就其位,就开始大摆龙门阵。这些龙门阵让我受益一生。

社会科学是一种思维方式,中国人在西方学社会科学,最难掌握的,就是进入发源于西方文明的科学理性思维方式,而只能在方法及公式的微末细节中打转。做学问非常像武侠小说中的练武功,方法及公式推导是学科基本功夫,只要出自名门大派,所学都差不多。能横扫江湖的一招半式是独特的思维方式,想学到手,就得非大师亲手点拨不可。我摸索出一套独门武功,缘于芝大三年的熏陶,受教于许多学术泰斗,其中之最就是老默。老默爱摆龙门阵,语锋每带玄机,言辞常含哲理,教我想通了什么是财务学及会计学研究。

芝大商学院有个规矩,每个教授都要在MBA的日、夜间部开课。日间部是在西面贫民窟环绕的校本部上课,而夜间部则在繁华的市中心“黄金里”(Golden Mile)上课。黄金里上大百货公司及五星级餐馆林立,城开不夜,我们教完夜间部的课后,都会找个馆子吃宵夜。老默有个学期与我同一时段教夜间部,我们成了宵夜伙伴,他在大陆银行当副总的妻子凯瑟琳也常加入。凯瑟琳是老默的学生,为人十分健谈。她不但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关于期货市场的博士论文还是经典之作。我们常边吃边聊,不觉已是午夜。夜深人静,煮酒论才,点评天下文章。老默深信“一个好的经济理论一定要吻合现实世界的资料”。他是芝加哥实证学派的主要代言人。我念了半辈子的书,总算在做学问上开了窍。

老默与我一样的四体不勤,身材矮小(170公分在美国是矮子),也与我一样是边线运动家(Sideline Sportsman),我迷篮球,他迷足球。不少大学想请他去演讲,都是以大学足球联赛门票为诱饵。有一年俄亥俄州大有可能打入玫瑰杯(Rose Bowl),风头极盛,俄大校长是个经济学家,素来敬仰老默,假公济私为他在边线的教练席上,安排了一个位置,同时让他与军乐队一起出场,把他乐得像个第一次吃糖的孩子,逢人便吹。芝加哥的冬天,有名的天寒地冻,朔风裂夫。老默拥有芝加哥熊队的长期球票,一直到他过世。经济学及足球是他这一生的至爱。

两年前,我为北京清华管理学院筹划一个现代的美式博士班,请他出任顾问。他欣然应允,但略带歉意的说,他的身体,已不复当年,恐怕跑不动了,我当时不知道他已经患了癌症,以为他是说因为老了而体力不行。还安慰他说:“你还年轻,少跑点,多休息点,我们一起游敦煌。”今年年初得知,这个愿望是永远无法达成了。

(原载2001510经济日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