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ess is a forced mask of personality

成功是副强迫性的人格面具

方舟子把学术打假的注意力,从学术新贵转到了商界名流。

方舟子质疑“打工皇帝”唐骏的留学创业等经历多处造假,其自称的“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是假的,因为查不到有他的博士论文。这应该是一条很有说服力的质疑,一个有博士学位的人,如果没有学位论文,除非是荣誉博士,当然如果像国内很多领导也有博士学位,可以由导师和秘书替他写论文,那是另一回事。

再就是方舟子调查,唐骏的英文简历称他在1993年在洛杉矶创办的那家软件公司,在加州政府公司注册数据库里根本查不到相同甚至相近的信息。

我注意了一下,网上有些人的跟帖,大概唐骏的崇拜者很多,都在质疑方舟子动机是出于嫉妒。我随意摘抄了几条留言:“方舟子给唐骏提鞋都不配!”“狗屁学历,只有人家水平能力高就好了,你眼红什么啊!

如果这些是网络枪手的策划,倒也罢了,如果这代表中国主流的公众意见,那实在是一件让人痛心的事。首先表明这些人没有人格平等的意识,不管谁钱多,谁地位高,在一个具体的问题上,再牛的人物也压不过一个“理”字,能把事实和道理讲清楚就行,扯什么谁给谁提鞋呢?

这让我想起去年在台湾听一位女老师讲的故事。她曾认识一个在圈子里非常活跃的人。这个人长得很帅,而且年纪轻轻就是一家公司的老总,生意做得很出色。最让人佩服的是,这个人的履历简直无可挑剔,可以说他和超人的唯一区别就是他把内裤穿在外裤里面而已。按这位帅哥自己的说法,他不仅是硅谷的海龟,而且还是台大的高材生和棒球队的主力。大家都知道,在台湾棒球运动员受崇拜的程度。而且这位帅哥,还喜欢绘声绘色地描绘,在棒球队里自己是如何的神勇,讲得举座啧啧称羡。

结果有一次意外与同时期的台大棒球队的朋友聊起这位帅哥,他根本想不起有这么一位“主力队员”。更有好事者再去查,发现整个台大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毕业生。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圈子里传开了,可唯独那个帅哥自己不知道,他还是在各种聚会上“不经意”地说起他的台大往事,大家都当笑话来看他表演,直到有一次终于有人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在这以后很长时间,就再也见不到这位超人兄了。

那个女老师讲这个故事时绘声绘色,而我听时却觉得简直毛骨悚然,太残忍了。我并不觉得那位超人兄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他并没有想伤害任何人,他只不过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出色一些,在别人面前让自己的形象更完美一些。就像一个打工仔,哪怕住在棚户区的群租房,在上班的时候,也要穿上自己在枕头底下压得平平整整的西装,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在挤公共汽车前买煎饼果子填饱肚子,到了公司楼下,却要在星巴克买一杯咖啡端在手上,回家他其实从来不读书看报,但在办公桌上,他经常放一份财经类杂志或者《时间简史》。这些人都在迎合这个社会的势利,而给自己戴上了一副理想人格的面具,可见在这个社会角落里还存在着虚伪!

这次的事件中,我尊重方舟子先生所从事的工作,但我又痛心,其实唐骏先生这么多年真的也很不容易。

而最可恶的是诸如“方舟子给唐骏提鞋都不配!”这体现出无条件的势利社会气氛,是这种社会气氛,使每一个要往上走的人,都要戴起成功者的人格面具,把自己装扮得像个超人,庸众也为这种超人欢呼,这样成功者就更要把自己装扮得完美,否则就对不起这样的欢呼。

我们的社会到底出什么毛病了,一个人只有“成功”才能得到最基本的尊重么?不成功的人,就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这让大家都像得了强迫症一样。一个社会要让人活得这么累,又是何苦呢?(郭宇宽 青年学者)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