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jun’s university is a diploma mill

关于唐骏学历造假事件引发的几个思考

我们该如何认识诚信问题?

吴士宏与IBM的故事流传广泛,面试官问吴士宏女士会不会打字,吴女士撒谎说会。正是因为这个谎言,吴士宏得到进入IBM的机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这个面试的故事也被无数人提起,传为美谈。

为什么没有人讨论吴女士的诚信问题呢?

学历造假是否涉及到诚信问题?

造假和诚信是矛盾的,为什么会问这样奇怪的问题呢?这恐怕要结合当下的社会背景来探讨。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教育很失败,大学扩招又严重,民办大学参差不齐。一个本科学历乃至本科以上学历很难证明持有者的真正的能力。教育的失败就不多说了,大家有目共睹。

谈到学历造假,我个人就曾多次碰到这种现象:用人单位对应聘者非常满意,但惟独在学历上皱眉头,思来想去,竟然主动和应聘者着商量伪造学历……

当学历造假成为社会的潜规则时,学历造假恐怕就难用来界定一个人诚信与否。

选择诚信是否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个人学历是用人单位招聘、加薪、升值的重要条件(在某些地方就是硬性指标,你谈都没得谈),你的诚实换来的不一定是别人的赞赏和认可,更可能会与各种好事失之交臂,甚至还可能让你倒大霉。当那些足以改变你人生轨迹的机会来到你面前的时候,你会选择诚信吗?

没学历的人该如何生活?

你有没有想过,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足以胜任这个世界上80%的工作,而门槛则是一种利益的保护机制。

你有没有过这种愤慨:明明自己足以胜任,却因为各种各样的资历问题屈居人后?

在中国有很大的一个群体,他们有足够的知识素养和学历能力,但是没有文凭,又没有自己的土地,在大城市漂泊……

这些人才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最重要的一个群体,他们中间会出现新的中产阶级、高科技工人、新兴产业的领导者、自由工作者等等,可现实并没有给他们这么多选择的机会,随着生活成本的提高,他们的生存空间被压缩的更小,这就是中国产业升级和社会未来的尴尬与无奈。

一个人的学历是否足以否定他的一生?

在社会上,用人单位大多倾向于第一学历,成人自考和函授在这点上显得过于苍白。如果一个孩子,因为经济问题,没能完成学业,他这辈子恐怕就和“高学历”无缘了。即使这个孩子之后成为老板,他也无法真正弥补这一点,社会在学历上的歧视让他留有阴影,买个学历作为心理补偿也无可厚非,何况此时的他已经获得足以拥有高学历的资格和能力。

现在网上可以搜得到很多国外知名大学的公开课程,我身边看得人很多,其中就有很多没有上过大学的,但是他们对这些课程的热爱甚至要超过部分大学生。谁又能来满足他们的求知欲呢?

如果我们的大学像国外那样,无论什么年龄都能读,并且拥有足够的教育水准,我想很多人会从“低学历”的怪圈中解脱出来。那些清华北大旁听生创造的各种“奇迹”是否从侧面上反映了现代教育的悲哀?

学历造假,在中国不仅仅是个人诚信问题,更是一种社会现象,当我们在批判唐骏造假的同时,是否该有更多关于社会和教育的反思呢?毕竟唐骏只有一个,但后者却是我们每个人和后代都要面临的困境

唐骏母校是文凭工厂?

唐骏称,他从未自称拿过加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他拿的是美国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的博士学位。他说,西太平洋大学有两个,在夏威夷的是野鸡大学,而他读的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是正规的大学,是获得认证的,虽然是三、四流的大学,但是绝对不是野鸡大学。

唐骏出示博士证书希望平复造假传言

而方舟子指出,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同样是没有获得认证的、卖文凭的野鸡大学,被称为“文凭工厂”。

事实到底是怎样的?让我们来看看唐骏母校的“前世今生”。

1976年至2006年间,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有两个分校,一个在夏威夷,一个在加州洛杉矶。

2004年,美国总审计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特殊调查办公室在一份调查报告(点击查看)中将西太平洋大学、巴灵顿大学、拉科罗斯大学等若干所学校认定为标价贩卖文凭的“文凭工厂”(diploma mill),并调查出加州西太平洋大学买卖文凭的价格为:学士2295美元,硕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不提供授课指导,且需一次性付款。

200510月,爱尔兰《独立报》披露,爱尔兰政府首席科学顾问Barry McSweeney获得了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其学历显示,经过仅仅12个月的学习后,他于1994年从西太平洋大学获得了生物技术及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尽管MaSweeney后来在多项领域有所建树,但仍迫于舆论压力辞职。

而在澳大利亚,南昆士兰大学的一位讲师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由于其学位也是自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处获得,他因此被禁止使用博士头衔。

2006年,夏威夷分校被夏威夷政府消费者保护办公室起诉,后被法庭判决解散。当时加州分校见其兄弟院校被勒令解散,声称其与夏威夷分校毫无关系。早在2004年,加州分校就被转手,2007年改名加州美丽华大学(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在20096月获得了远程教育的认证,但不提供博士学位。

方舟子认为,在096月获得认证之前,加州西太平洋大学都算是野鸡学校,不管叫的是什么名字。他说:“美国的名牌大学不是中国名牌大学,不会允许你‘在职读博’,靠糊弄出一个‘成功’或一篇论文就可以获得博士学位,那是卖文凭的野鸡大学的做法。”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