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hind the vicious attack is national servility

恶毒攻击茅于轼事件背后的国民奴性

徐斌

茅于轼老先生现在麻烦了,被一群恶犬猛咬。这是有福的,因为被恶犬攻击是伟大的标志。这一切都源自于他发布的一个课题报告——18亿亩耕地红线不可、不能也不必守。其实是正常学术争鸣,但他说近期很多来信臭骂他:汉奸、卖国贼、白痴等等。可怜茅于轼老先生搞了一辈子学问,居然给这般羞辱,他本人认为不过是利益集团作崇而已,这般鸟人说也说不过他,只要骂娘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否则何以出此污言秽语?

他错了,我观察了一下网络江湖,骂他的,未必都是五毛。

基本都是傻逼和愤青,都不是拿薪水的。

麻烦表面的根源,就在于这个课题是福特基金会赞助的。

所以是汉奸,要痛骂。但行业人都清楚,要是福特基金会赞助,就是汉奸的话,只怕中国学术界找出爱国人士就几乎不可能了。因为差不多有点道行,或者想拉课题的学者,多多少少都朝类似国外的基金,申请过类似的课题,按网络傻逼愤青标准,都应该砍头,满门抄斩——卡擦!

茅于轼挨骂,是他的观点跟中国流行观点相悖而已——中国人实在饿怕了!

就这个耕地红线讨论而言,在学术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因为相关文献堆积如山,学者论证和历史事实也摆在那里,稍作文献检索整理就可以得出相关结论。

中国历史上最大饥荒就是在计划经济最严厉的时候——1960年,这也是政府对耕地乃至所有生产资料控制最严厉的时代。有心人不妨观察一下,事实上上个世纪乃至今,人类规模最大的饥荒都发生在社会主义国家。1917年苏联乌克兰大饥荒,中国1960年代饥荒,还有现在朝鲜的饥荒。至于为什么,这里不做阐述。北大学者卢峰在总结中国农业周期时候不禁感慨:我们历史上最大的饥荒就发生在政府控制生产最为严厉的时期,为何现在我们还迷信政府管制农业就会解决粮食问题呢?

因为奴性,长期战时管制体制铸就大多数中国人的奴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

耕地红线的意义是什么?意义是农民不得对土地使用权做更改。想象你是一个农民,你有一块土地,本来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种粮食也好,盖房子也好,或者做高尔夫球场也行,只要你觉得高兴,对自己有利,你都随意干,你拥有这样权利。这时,政府来了,说,这块地,你不能盖房子,不能做高尔夫球场,甚至不能种桃树,只能种粮食。你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憋屈?因为你权利被剥夺了啊。

好了,正义之士认为,政府这样做是对的,必须这样做!如果不种粮食,最终我们都得饿死。这话,他不是农民,他当然这么说,如果他是农民,会这么说吗?他是希望自己的权利被剥夺呢?还是希望拥有对土地的自由支配权呢?网络愤青骂茅于轼,那是没地,那他要是有一块土地,你说他是希望自己有使用土地的权利呢?还是放弃?还喜欢骂茅于轼?

那么耕地变成建设用地的权利属于谁呢?属于政府。确切说,属于各级政府的官员。中央官员比省级官员权利大,省级官员比市级官员权利大,市级官员比县级官员权利大。政府征收耕地规模,按级别来,耕地占用农民补偿有标准,这标准一般是现有农作物几年的价钱。当官的大嘴一撇,下面狗腿子搞一个城建规划出来,这耕地就变成工厂或者高尔夫球场了。如果耕地是农民自己的,由他自由支配,你认为他会随便将耕地转为建设用地盖房子或者高尔夫球场吗?

不会的,他会算计的,会比较的。估摸这块地一年打多少粮食,现在转换用途划算不划算,算得肯定比政府细致。你有一块地,你也比政府规划专家算得精明,因为这地是你的,利益让你胜过十个规划和土地专家!但政府官员不同了,因为他要出政绩,任内财政收入要上去,农业能有什么出息?工业发展要用地啊,耕地转换用途,这帐就是不划算,他也得征收,因为对他有利啊。中央政府不愿意了,中央也感觉不对头,矛盾就源于此——18亿亩红线,你得给我顶住。

顶得住吗?顶不住,过去顶不住,现在顶不住,未来更顶不住。道理很简单,中央领导就那么几个人,办公室审阅文件都来不及呢,哪里管得过来下面的事情?就是出去督察一番,也就两个眼睛,两个耳朵,你以为他们是神?60年大饥荒,中央决策层最后才知道下面缺粮缺得这么厉害——瞒上不瞒下,是老规矩了。

非但土地权利如此,其他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如此。什么金融安全啦,医疗系统安全啦,还有什么通信安全啦,等等,数之不尽,说之不完。

其实很搞笑。因为所谓产业不对外开放,就是剥夺每个中国人和外国人做生意的权利。好了,假如你问一个网络愤青,他手头人民币不能换美元,不能存外国人银行,不能买外国人大豆,不能进外国人医院看病,不能出国,不能购买农民土地,不能到国外打工,不能……我可以开出无数他不能,但在其他国家能的公民权利清单。

你问他,这么多限制,他爽不爽?他要说爽,我只能说,日本SM毛片很流行。

当然,他也会说,我没钱,所以这么限制对我没有意义。他永远不会明白,是因为他没有这些权利,所以没钱,而不是他没钱,所以不在乎这些权利。至于他为何不懂,只能说他是傻逼,我不打算给他们开课说这些。

林肯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谁自愿做奴隶的,可见奴隶制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要到中国,我肯定他不会这么说,因为他会看见太多的人自愿放弃自己的权利,非但如此,还辱骂不断替他争取权利的人,甚至是一个善良的老人。

这世界奇妙吗?不奇妙。

当年古罗马有人痛斥执政官克拉苏,说他巩固奴隶制度,最终会威胁整个罗马自由社会,克拉苏阴沉沉的回应:“不是我去奴役他们,哪里有一群奴隶呢,他们需要一个主子”。

本杰明·富兰克林说,那些因为担忧安全而放弃权利的人,不能,不配享有自由。是的,是啊,你看看那些骂茅于轼老先生的话吧,那不是傻逼,那是奴隶,他们不配享有自由,他们需要一个主子。

问题是,你需要吗?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