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the Confucian traditions bring to Chinese?

儒家“道统”究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历史上所有那些叫唤维护“传统”的人们,事实上都只是在维护儒家一家的“道统”。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到孟子、董仲舒、韩愈,到程朱,到陆王,到“第三期新儒家”,以及到最近的一帮盲目地叫唤“传统”的先生们,显然即是如此。然而,如此儒家的“道统”,究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呢?

感谢“第三期新儒家”们在他们的【宣言】中所指出的,这个“道统”的“神髓”,即宋明儒的“心性之学”,而且该【宣言】还说:

它(指“心性之学” )既不同于希伯来人的“宗教”,所以中国人没有神的“上帝”,很显然,中国人也就不可能会有“人人在上帝面前的平等”;

它也不同于希腊人的“哲学”,所以中国人没有哲学的“真理”,很显然,中国人也就不会有“人人在真理面前的平等”;

它亦不同于罗马人的“法律政治”,所以中国人没有公正的“法治”,很显然,中国人也就不会有“人人在法律面前的平等”;

其实,这种“不同”还应该继续说下去:它更不同于近代西方人的“科学”、“民主”、“自由”,所以中国人没有发现、发明、创造的智慧,没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没有自由的思想、言论等等。

按照逻辑,“第三期新儒家”的先生们本应该顺理成章地立即得出如下结论:中国儒家“道统”“神髓”的“心性之学”,为中国人带来了异于其他一切人类的人与人之间“天经地义”的永恒的“不平等性”。

可惜,第三期新儒家的先生们完全抛弃了人类正常的逻辑,却来了一个大逆转,认为中国人反而因此而具有了一种特殊的“天德”、“天理”、“天心”的“道德本体”,而且还说得更邪乎,中国人的这种由特殊材料组成的“道德本体”即构成了中国人的“内圣”,由“内圣”经过“天人合一”而达到了与“宇宙本体”的合一,于是即可“返本”而“开新”出全面的科学、民主、自由,并从而最后达到强盛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外王”。

我不明白,这究竟是第三期新儒家的先生们在进行哲学推理呢,还是在做白日梦呢?我认为,这显然是在做白日梦。

我不相信做梦,我只相信逻辑,只要中国人还是“人”,就不可能“特殊”到不需要逻辑。而按照逻辑,由上述种种的与其他人类的“不同”,我们只能得出如下的结论:

中国儒家的“道统”,及其“神髓”的宋明儒的“心性之学”,给中国人带来了人与人之间“天经地义”的永恒的“不平等性”,以及由这种永恒的“不平等性”而引起的其他一切有害的后果。

以上还只是“逻辑”的回答,其实,历史事实的回答也正是如此。中国人直到今天还不得不为了自己同他人的平等而作出艰巨的努力,甚至还不得不为此而付出痛苦的代价。难道这不是严峻的真实么?

一直为维护“传统”而耿耿于怀的新儒家的先生们,最关心的是中国人“特殊”的“道德”。可是我不能不告诉这些先生们,中国人的所谓“特殊”的“道德”,纯粹是“私德”,全然不具备“公德”,这种仅仅是“私德”的中国人的所谓“特殊”的“道德”,除了永远为“人治”的“君主极权专制”的体制张目之外,它永远不可能为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的权利张目,永远不可能为中国人的“民主”、“自由”、“科学”张目。

儒家的“道统”,从而儒家的传统,以及作为中国文化“神髓”的宋明儒的“心性之学”,它们究竟为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呢?除了上面所说的“天经地义”的永恒的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性”之外,还带来了如下所述的“天下”人群的几乎不变的人口组成结构: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属于善良的、任人宰割的、迷信(天命、大人、圣人之言)的蒙昧者,或称“绵羊人”,他们绝大多数是最下层的不识字的农民。

百分之十左右的人属于驯顺的装善的伪君子,或称“牧羊犬人”,他们绝大多数是迷恋儒家学说的文人或武士。

百分之零点几的人属于凶残的极权专制统治者,或称“假恶丑人”,他们嘴上说的是儒家的仁义道德,手上行的则是法家的严刑峻法、残酷暴力。顺便说说,中国的所谓正史,记录的几乎全都是“假恶丑人”以及部分“牧羊犬人”的历史。

长期以来,正是因为具有上述的几乎永恒不变的人口组成结构,所以中国人从来就是“一盘散沙”,只需少数人即可统治庞大人口的中国。这对于觊觎中国丰富资源的周边野心勃勃的少数民族的统治者来说,真是太有诱惑力了。

中国人历史上最大规模地变成“亡国奴”,就曾有三次:唐、元、清。至于小规模地由少数民族当皇帝,在魏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时期,则是常见的事情。只有不足百万人口的少数民族即能统治上亿人口的中国,他们靠的是什么呢?靠的即是儒家道统所维护的中国人“天经地义”的永恒的“不平等性”,以及残忍的法家“人治”的暴力,尤其是还有上面所述的几乎永恒不变的中国人口的组成结构。

最近的一次少数民族入侵当是日本。在中国总共只有大约三百万兵力的日军,竟然还领导了一支纯由中国人组成的有八百万兵力的伪军,他们究竟靠的是什么呢?他们靠的仍然是儒家道统所极力维护的中国人“天经地义”的永恒的“不平等性”,以及由此而导致的“一盘散沙”性。这一次,如果没有美国、苏联以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援助,还有日本人自身的愚蠢,中国人会不会“亡国”,还真是未定之数。

今天的一些人们还又在极力呼吁恢复继承由儒家道统所形成的“传统”,他们究竟是想要什么呢?他们还想让中国人再“天经地义”地永恒地“不平等”、永恒地“人治”下去一万年么?

我可以明白地告诉这些人们,我坚决反对这样的“道统”和“传统”,而且我并不认为这样的“道统”和“传统”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已经“中断”,事实是,由儒家的伪学自始至终所极力维护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天经地义”的“不平等性”和“人治”的社会体制,直到今天还在强有力地继续延续着,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你们呼唤“传统”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不平等性”和“人治”制度就该是中国人的永远的人性“标志”么?你们不需要“平等”,不需要“法治”,我需要,我相信更多的人们也像我一样需要。我主张终结这个早就该死的“道统”和“传统”,重铸中华民族的新道统,它应该是由老、墨、孔三圣的伟大思想所共同组成的完全新的道统。关于这个新的“道统”,我在后面将会有专文论述。(待续)2006222

我没看过福泽谕吉的书。但是从你的这段文章中我看到,福泽谕吉实际上否定了把孔孟之道作为一门政治学说的合理性,认为孔孟之道不应该掺和到政治上来。但是他并没有说要摈弃孔孟,没有否定它在伦理道德上的价值。他说:“孔孟如果能摆脱政治上的羁绊,他们的事业将无比宏大。”与其说他否定孔孟之道,不如说他给孔孟之道安排了一个恰如其份的位子。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