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ligence mythology Korean has been broken

韩国“勤勉神话”正被打破

今年46岁的李光日(音)高中毕业后在一家服装公司就职,1995年在首尔东大门区开了纺织厂。他把布料供给服装厂,每月销售额达2亿韩元。他用该笔钱还经营了当时还是领先的网络购物商场。但因亚洲金融危机,李光日走上了下坡路,当时他的关系银行——同和银行倒闭后,他经营的工厂也跟着倒闭了。

李光日说:“从2000年春天起,每天晚4点出车一直开到清晨4点,一次也没下车,憋尿就尿在塑料瓶里。当时只有一个心思就是要东山再起。这样一个月可以挣180万韩元,可是过了半年身体吃不消,就拉倒了。”

本月10日下午,在京畿道富川的一公寓区,李光日把刚炸好的鸡肉串摞起来。他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工厂倒闭后,10年开出租和在夜市卖服装,从去年7月起改做流动鸡肉串生意。李光日在辗转住宅小区的夜市,摆摊卖服装和首饰,从去年和妻子一起开着卡车,跑首都地区各住宅小区,卖炸鸡。他们每天上午10时出去第二天凌晨2时回家。他们住的是月租20万韩元的韩屋。

10年来一天从未睡过6个小时以上。当然一天也没有正经休息过。尽管如此,这日子还是老样子。父母和我们两口子,还有三个孩子,连吃饭带供孩子上学没有可剩下的。勉强维持生活,但一步也迈不出去。”

借个小屋开小店的个体户、因低工资和随时被辞退困扰的非正式职工、每天夜里为明天的工作担心而不能入睡的临时工……尽管夜以继日地工作也难以保障基本生活费的穷忙一族(Working Poor)在迅速增加。他们忘寝废食拼命挣钱,但扣去孩子们的补习费、各种收费和伙食费,存折上就所剩无几,他们过的是不折不扣的贫困生活。

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美国记者大卫·希普勒曾经说:“穷忙族是介于贫困和安乐之境界的人群。”他们有自己的工作岗位,每月都有工资发,乍看很像坚实的中产阶层,其实工作不稳定,也没有积蓄,只要失业或生病立即会沦落为贫民。

这种穷忙族的增加,在韩国也十分严重。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估计,努力工作而收入不到最低生活费(以四人家庭为准,每月132.6609万韩元)的人,到年底最多将达到211万名至227万名。比起2007年的156万名,两年来增加了55万至71万名。

保健社会研究院的研究员卢大明在2007年发表的论文中分析说:“韩国还没有有关穷忙族的具体标准和统计,但如果采用广为使用的欧洲标准,可以推算达到271万至301万名。”考虑到穷忙族逐年增加的情况,韩国的穷忙一族可估计为至少300万名。

眼下还是中产阶层,但情况稍微恶化就会沦为穷忙族,这样的“准穷忙一族”也为数不少。只靠丈夫的工资则难以为继,于是夫妻一起去工作,或做两份、三份工作,从而月收入勉强达到200万至250万韩元,这样的家庭若夫妻两人中一人失去工作或生病,就会随时就会沦为贫民。

穷忙族和准穷忙族,他们有劳动能力和意志,而且正在拼命努力,这一点上他们与残疾人、孤寡老人、隔代抚养家庭等传统贫困阶层不一样。他们怕沦为贫困阶层不惜干两份、三份工作。不仅如此,他们拼命挣钱以摆脱目前的困境。

发生亚洲金融危机之前,今年49岁的金玉彩(音)在首尔钟路区的中餐馆当经理,月薪250万韩元。他租住在15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一共积攒了5000万韩元。每月还给老家的父母寄20万韩元的零用钱。他的目标是再积攒些钱,租个交抵押金的大房子。

但经济危机让饭店关门了,金玉彩的生活也走下坡路。两三年没找到工作,积蓄也花光了。他不但没有住上大房子,反倒搬到了自2004起居住至今的南山贫民区。

现在,金玉彩每月的收入是90万至100万韩元。从早上6点半到9点半,清扫首尔会贤洞居民中心,月收入是40万韩元。上午10点到下午2点清扫南大门市场附近大厦的楼梯和卫生间,月收入是40万韩元。下午偶尔会有搬家公司的零活,一周能有12次,每次3万韩元。金玉彩的支出有房费20万韩元、伙食费30万韩元以及手机费、烟钱、电费、交通费等。

金玉彩说:“打3份工作,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每月也只能攒下20万韩元。虽说没有欠钱就很幸运了,可一想到每年最多能攒240万韩元,就觉得前途黯淡。”

金玉彩做2份清扫活和1份搬家公司的零活,但其收入合起来只不过110万韩元。图为,9日金玉彩在首尔会贤洞居民中心打扫卫生。

今年51岁的一家出租车公司的白领职员林某一天上两次班。上午6时到晚6时去首尔永登浦区的办公室上班,下班后回家赶紧吃晚饭,然后7时去附近的加油站干到深夜12时,5个小时挣1.75万韩元(每小时3500韩元)。

“轿车收的钱多,而且大多用信用卡结算,所以钱数差不了。可是摩托车就不同了,一次加几千韩元的油,有时不小心会少收。如此,当天的工资就算飞了,因为我得补上少数的油钱。进口小摩托车,有的用柴油,有一次困了就稀里湖涂加了汽油,结果被年轻的车主挨了一顿说。”

他还说:“我的工资不到200万韩元,靠这点工资无法置备服兵役的儿子回来上大学的学费。所以哪怕一万韩元得多挣一些才是。正巧家附近有个这样的地方打工,真是万幸啊。”林某的儿子明年这个时候退伍,为儿子一年存300万韩元左右,就是他时下的目标。

专家们认为,劳动贫民问题的出现始于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当时不分白领、蓝领出现了大量失业。这些人勉强重整旗鼓的2004年,又因信用卡风波国家经济再次受挫,从而下海之后试图独自创业的人们就难免接连倒闭。

正式工作不断减少,非正式岗位反而在增加。去年年末肇始于美国,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更是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韩国贫困问题研究所所长柳贞顺说:“非正式员工深受失业的忧虑和低薪的困扰,小规模个体户则每当经济衰退引起消费疲软时,都最先遭受打击。他们即使努力工作,也无法摆脱贫困状态,每当经济动摇时,都会沦为‘最先受害的牺牲者’。”工资上涨率追不上居住费、教育费和物价上涨率的步伐,这也助长了韩国穷忙一族的增加。即,越来越多的人收入增长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基本生活费增长的速度,即使努力工作也难以改生活质量下降状态。

首尔大学社会福利系教授具仁会说:“就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只要拼命工作,节俭生活,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能生活的不错。这种健康的劳动理念和希望深深植根于韩国平民心中。然而在过去的10年里,即使付出了努力,也看不见生活好转的希望。人们不再信奉‘只要努力就行’这一信念,社会底层开始弥漫着挫败和不安的情绪。”

◎关键词:穷忙族(Working Poor

穷忙族是指即使努力工作,却依然很穷的人群。该词汇出现于美国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21世纪初期后,开始全球流行。一般的定义是指,就业工作却无力积蓄,一旦患病或失业,就会陷入极度贫困的阶层。据估计,韩国的穷忙族约有300万人左右。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