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cianism = pseudoscience

儒学=伪学

作者:赤脚耕农

儒学造成的道德标准不是从人性出发的标准,最终造成了中国人善于弄虚作假的特性,这种弄虚作假不能诚实做人的特性又导致了国人在自然科学探索上的低能因为弄虚作假只能用于政治和权术,它是科学探索上的大敌。

可是目前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呢,我认为,可以把问题简单化,我们应当认真反思自己的言行,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法和手段都应从从人性出发,而不是否定人性(我们的很多道德观念是要人做圣人,是否定人性的,因而也是虚伪的的道德),只有这样,民族才能在全球化的大潮中成为强者。

事实上,很多崇高是人所共知的虚伪,这种东西比堕落还要坏——在煽情的理论流行的时候,人所共知的虚伪无所不在——它的理论虽然崇高,但却无视多数人的利益——这种偏执经常得到“某些人”的认可。

作者:昵不来

如果两眼只知“经书”美、双耳不闻窗外事,则无异于禅师敲鱼涌禅经、弥勒大肚笑红尘——脱离现实。

儒学之弊不在经文、经义,而在迎合“政治”和被“政治”利用。黎鸣深恶痛绝的“儒学”之所以叫伪学,就是两千年的帝王政治文化将“儒学”推崇到了独尊之学所致。

经两千年的“政”、“经”合流,一、儒学养成了“清高之学”,难以摆脱“齐国、平天下”的救世主情结二、儒学发展成了“真空之学”,试图在现实社会环境之外、锻造统治现实社会之英才。

如此岂不荒谬也!

————————————————————-

中国文化发端于商周时期的贵族文化。它原本就是一种统治者文化,甚至包含着强烈的宫廷文化的色彩。儒学思想中的那些文化观念:仁、义、忠、孝、圣人、礼、天、天命,在孔子降生以前,已经全部形成了。孔子没有给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任何有价值的思想,也没有剔出任何一条腐朽没落的文化观念孔子是商周文化的全面继承者。

老子是商周文化的批判者。庄子是商周文化的否定者墨子是商周文化的发展和超越者,墨子提出了兼爱非命平等等新的文化观念。孔子作了什么?——孔子什么也没有做,他把来自商周的古老文化传统一股脑照单全收而且重点突出其中最腐朽的一个思想观念:礼。

礼,到春秋时期实际上是一个已经被全面抛弃的文化传统,除孔子之外,老子庄子墨子从不谈礼,因为没有谈礼的必要,礼已经死亡了。但是,孔子的努力却使商周文化中最腐朽的礼得以“复兴”,并且,这礼统治中国人的思想直到清朝末期。所谓的伦理纲常就是礼。儒家文化的精神核心就是礼。礼的魔力不是来自于人们对礼的自动认同,礼的魔力来自于礼把统治者放在等级秩序的最高端,并且诱使全社会的人去向统治者顶礼膜拜。礼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化观念,礼是一个由最高统治者掌握的魔力法宝。

没有孔子和儒学的努力,礼将是一个在两千年之前就被中国人忘记的文化观念;伦理纲常,不会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枷锁和思想桎梏。仁义忠孝,本来也许是有一定的文化价值的,但仁义忠孝既然选择以礼为自己的价值尺度,也就失去了砥砺和增加中国人道德水平的功效。结果是,中国人讲仁义道德最多,但在中国的历史上,我们既缺少仁义,也缺少道德。

事实上,到赵宋的时候,仁义道德就被直接解释成“伦理纲常”。

什么是礼仪之邦?——柏杨解释说:这其实就是一个酱缸。

用自己的一生,孔子犯了一个小错误。用两千年的时间。中国人犯了一个大错误。

错误的性质是一样的。孔子信而好古,他不怀疑、不批判、不否定,一味地笃行古道。我们信而好孔,我们也不怀疑、不批判、不否定,一味地笃行圣教。

在两千年的时间里,我们所信奉的竟然是一种来自半原始半文明的商周的文化传统。尽管孔子给这种文化传统穿上了诗化的美丽外衣,可是,这种文化传统仍然是商周的文化传统。一群半原始半文明的文化初民发明了这种文化,孔子把它交递到他的后人的手上。

我们还打算复兴这种文化传统吗?——我们不要忘了:在两千多年之前,老子曾经怀疑过、批判过;庄子曾经否定过;而墨子,曾经超越过。

但是,如果我们要复兴的是一种精神,事情就另当别论。

老子的怀疑精神和批判精神;庄子的否定精神;墨子的超越精神和博爱精神,对中国人的精神解放都是一件件无价之宝。甚至盗跖的反抗精神和击壤者的蔑视精神,对今天的中国人都具有重大的借鉴意义。

只有孔子,我不知道我们可以跟孔子学习借鉴些什么。孔子有思想,《论语》以当成一部诗来看,但是说到精神,孔子这人是最缺少精神的。孔子如果有精神,孔子的脊梁就能够挺立起来,儒学就不会成为统治者的听命学说,中国人就不会被教化出如此深刻的奴性。

在《论语》中我们可以看到孔子的脊梁骨在统治者面前弯得有多深。孔子的脊梁骨的曲度,准确地衡量了中国人的奴性的深度。

中国传统文化能不能复兴和怎样复兴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但问题的真正实质是:复兴什么!

笼统地说复兴一种文化传统没有任何意义。指望着复兴一种已经消亡了的文化价值体系势不可能。所有的思想都会过时,最深刻的智慧也会被超越,只有精神是永恒的。一个民族的历史上如果曾经出现过一种精神,一种真正伟大的人文精神,这才是一笔永远也不会过时的文化财富。这才是我们唯一需要复兴的东西:一种文化精神。

问题是:中国人需要这种精神吗?

老实说,在那些高举文化复兴大旗的专家和学者身上,我没有看到他们对于精神价值的重视。我在他们身上再次闻到了一股来自历史的奴性的遗臭。他们指望着复兴的是一个现成的文化价值体系,而不是一种真正高尚的的文化精神。

在历史上,学者和文人,一直是中国人中奴性最深的一个群体。如果我们看到他们脊梁笔直地站在什么人的面前,那一定是他们正面对着一些比自己更低一级的奴才。

在统治者和圣人先师的面前,他们一定不敢挺起自己的脊梁来。他们不会批判、不敢怀疑,不能否定,他们只会拾前人的牙秽。他们这些人看的书较多,被奴性的病毒感染的较深。或者说,当大多数中国人已经走出奴性的泥潭时,他们是最后一批被感染上奴性病毒的人。他们孤独自怜,自怨自艾。

他们的所谓复兴传统文化,不过是期望着别的人也和自己一样重新被感染而已。他们有文化、有学问、有知识,唯独缺少文化的最根本的要素:文化精神。可只有他们才想到要复兴中国的传统文化,这真是传统文化的巨大的悲哀。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与保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