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Confucianism didn’t suffer contabescence?

儒学长期不衰亡的原因

作者:昵不来

第一、两千年中,中华文明的相对拓展和相对封闭。

相对拓展是指:中华文明是以中原文化为核心,在两千年的征伐战中、不断与周边少数民族文化融合。这种融合是地理的融合、文化的融合、血脉的融合。两千年来这种融合是没有断续的,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中华文明、中国之地理。

相对封闭是指:两千年来,中华文明的形成、中国地理的形成,都仅限于东方世界。向东、因大海相望,征伐战遗弃了岛国日本;西南、因大山屏障,隔离了与印度文明的交融;向北、大漠长驱,一直是中原文明忧患之地,但分分合合、生生不息的交战,终因元、清两代融为一家;向西、中亚地区一直是中原文化的集中辐射地,时分时合;亦因此阻隔了直接与地中海文明(即西方文明)的融合。如此,因应地理环境、大一统的国力因素形成了相对封闭于西方文明的中华文明。

正是这种相对拓展和相对封闭,为两千年的儒家文化奠定了延续的自然基础和社会基础。“相对拓展”使得儒家文化不谈“秩序世界”、回避“物质世界”的弱点,在拓展中得以稀释。“相对封闭”又使得儒家文化的优点充分得到生息,得到发展。

第二、儒家文化与帝王制度遥相呼应

汉代儒学之所以能够从众多学所中脱颖而出,是因为董仲书的儒家文化和治国方略、弥合了社会各层人士在战后思安定的心理诉求,所以能够在人们心中扎根发芽。就如同当民主和生存矛盾时,宁可忍受非民主之煎熬、也要求得生存之物质、生活之安定。这就是当时儒学脱颖而出的社会环境。它是建立在农耕经济基础之上的帝王精英文化。

其所倡导的重农轻商建国思想,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治国思想,虽然利于治国安邦、教化民生,但实际上却灭了人欲、扼了人智。而这种灭人欲、扼人智,又恰能为统治者提供最“经济”的治国成本。在农耕生产力尚未发生质的变革前,这种统治文化是有效的。

儒学的教化思想是:通过打压草根文化的恶、来褒扬精英文化的善,从而教化民众循规蹈矩帝王的“秩序世界”。这在当时的农耕生产力环境中,客观上平衡了帝王制度、农耕生产力、主流文化的均衡发展。并在两千年相对拓展又相对封闭的历史长河中,以汉文化为根、发展成了今天的中华文明和独一尊的儒家文化。

中国的儒家文化是在久分必合、合久必分的帝王更迭战中形成的一种帝王精英文化,是生存环境相对封闭的真空文化。当其赖以生存的农耕生产力发生革命性变革时,当工商业主导人们生活时,儒家文化灭人欲、扼人智的教化逻辑将会暴白于天下,暴露出其缺陷。

当在更大的“征伐战”中与外来文明相撞时,就会重演两千年前中原文化与黄河流域文化的融合景观,两千年中汉文化与蒙、满等等文化的融合景观。融合实乃人类文明发展曲: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融者昌、独者亡,螳臂当车、断路自绝。

第三、儒家文化和农耕生产相生相克。

两千年来,儒家文化不是促进了农耕生产力的发展,而是遏制了农耕生产力的发展 。帝王制度下自给自足的农耕生产力是儒家文化的杰作,也是儒家文化赖以独尊的沃土。在西方文明未侵蚀前,自得其乐。真有天人合一、逍遥自在的人间美景。文化上呈现的是融道、融墨、融法、融术,金鸡独立、群英共处的指尖舞蹈。

“相生”就是:儒家文化的独尊地位与帝王制度下的农耕经济生产力互为依存。儒家的“重农轻商、无知便是德”就是旨在框定人的视野、遏制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对人民政施的“心理世界”教化就是要人民的思想、人民的逻辑思维、人民的智慧按照代代相传的统治者既定的方向前行和想象。同时:蜗牛一样的农耕生产力发展速度、也为儒家的“教化逻辑”铺设了弯弯曲曲的康庄大道。

“相克”就是:儒家文化和农耕生产在互为依存的生存环境中,任意一方的生存都是以另一方的“裹足不前”为代价的。两千年来,农耕经济裹足不前、中华文明固步自封、国门已洞开仍迷蒙于“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种激昂高涨的口号似的爱国热情中。

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社会现象,难道还硬需要从古文堆里研究出正统的逻辑吗?其实,这“从古文堆里研究正统的逻辑”思维方式本身就是儒家文化为人们设置的“静止轮回”怪圈。怪圈不破,儒学难以新生、中华文明难以抗衡现代的西方文明。

历史的车轮是不以某个文明中心为独立循坏体的,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必将从更大的范围建立起更大的文明中心。当鸦片战争中、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时,送来的不仅仅是鸦片,还有百姓视野的洞开、理性智慧的萌生(儒家的独尊文化并不是完全灭绝了中国人的智慧,相反的是创造了中华民族独一无二的“人情世故之智慧”。

在那受尽屈辱的一刹那间,儒家文化独霸天下、威严一尊的神圣面孔受到了先驱们的质疑。外来文明驱动的知本生产力冲破了自给自足的农耕生产力,撞击了只关注“心里世界”、回避“物质世界”、不谈“秩序世界”的儒家文化塔楼。

但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爱国热情中,精英们仍旧捍卫着不谈“秩序世界”。如今是心欲膨胀、物欲横流、贪欲满天飞。何也?——不谈“秩序世界”之恶果。“封闭的秩序世界”在现代文明、现代生活的冲击下,就更显“虚伪”了。时下有人提出的读经、国学、儒学等儒家文化,拜托千万不要是“不谈秩序世界”的教化逻辑了。

综上所述,两千年中频频的帝王更迭史、自给自足的农耕生产力,造就了人们求心安、慕生息的心理诉求,哪还有闲心着摸:是要百家争鸣或是要独一尊呢?这就是“独一尊”的社会基础。

如果不是外来文明与之相撞,在以自给自足的农耕生产力为基础的帝王社会中,儒家文化就是一部平衡人心、生产力、社会制度的浩宏帝王社会哲学史。历朝历代的大儒家就是名副其实的帝王社会哲学家。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与保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