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mption upgrades in bubble

中国私募基金年会中期论坛金岩石演讲

2010年中国私募基金年会中期论坛于731在北京金融街丽思卡尔顿酒店隆重举行。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发表主题为“股市在绝望中落地,消费在泡沫中升级”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金岩石:很荣幸,题目还是68的题目,68为什么要强调股市在绝望中落地?就是索罗斯的一句话,“股市在绝望中落地,在欢乐中升腾,在疯狂中结束”,每一个周期都是一个从绝望到疯狂的过程。由于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这个市场,于是绝望和疯狂过去每5年到10年来一回,在中国一年至少得来两回,所以我们不断的在重复着一个周期。

丽江会议我提出了一个新的统计方法,今天在座的多数都是专家,我想大家可以在这个思路上再进一步开发。因为0810月我在央视讲情绪性底部的时候,情绪性底部这个概念我是用四个量化的指标来给大家解读的。第一,分红率超过存款利率;第二,市盈率接近甚至超过历史最低点;第三,新股破发率超过30%;第四,全市场上市公司的破净率超过12%。这是当时我讲的股市进入极度悲观的状态,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经济复苏的曙光,但是情绪性底部已经告诉大家股市在绝望中落地。

同样用这四个指标我们看今年5月、6月的市场,会情绪的看到前三个指标全部达标,也就是分红率、市盈率、破发率,只差一个指标没有破记录,我又增加了一个指标,这个指标验证了索罗斯的一个观点,就是我们是不是存在着一个疯狂与绝望的周期。大家都承认6124点是极度疯狂,那个时候正是由于这种风,非理性繁荣,极度疯狂,如果没有政策干预这个市场会直奔8000,但是由于政策转向,金融海啸市场急转直下,我们在1662点期间进入的极度绝望状态。

如果把两个极度,极度的疯狂和极度的绝望量化,我们先给大家一个容易理解的指标,那就是在这个指数区间的交易量,指数区间的交易量15天作为均值,在6124点作为100,在1664点期间是0.20,就是20%。当股市缩量80%的时候,这是一个绝望系数,于是我们用这个绝望系数再度验证3478点之间的交易量和6月前后这一段时间的交易量,我们再度看到绝望系数出现了,也就是以6月份的交易量和3478点就是去年8月份的交易量直接作为对比,我们会看到0.24%,就是下跌的空间非常有限。这就是当时我讲,就在眼前,再往下你们应该可以承受,就是说再有5%最多10%我们应该可以承受了,市场已经进入了极度绝望的状态。

在绝望中落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绝望状态?是因为股市三架马车出现了一个变化,我们都用宏观经济三架马车来解读经济增长投资、出口、消费,在股市当中实际上我们在理论上的三大流派基本面技术面行为面分别代表的就是我们关注这个市场的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情绪面的观察事实上是一个宏观的角度,所以我讲微观用基本面看股、中观用资金面看行、宏观用情绪面看势。

以这三架马车作为股市的一般特征,在中国还必须知道有一个政策面,因为三架马车后边有一个驭手,驭手手里有一根缰绳——货币政策有一根鞭子——财政政策,中国的牛市通常是在驭手驱动下三架马车齐头并进而形成的。

在上半年我们很明显的看到,基本面跟随着经济复苏不断报出乐观的数据,而资金面由于大家不断想着政策退出、政策退出、加息,就像楼上的那只鞋子迟迟没有下来,但是却连续等了三只袜子,三只袜子就是三度调整存款准备金比率,三度调整存款准备金比率,加上我们把M2年度增长目标降到17%,相对于200927.59%这是一个很大的缩量,所以股市在犹豫中看着资金面的搜索,情绪面很明显处在一个左右摇摆的状态,看着基本面想上车,看着资金面想下车,就在犹豫之中楼市调控由于地震,把我们推上了极度悲观,这就是我当时想的楼市地震、股市遭殃,是因为股市、楼市进入了家庭,现代家庭发生了一个本质的变化,就是以男人为中心的家庭变成了以女人为中心的家庭。过去男人在家里被称为老爷,所以我们讲“妻贤子孝”,就是用妻子的贤惠和孩子的孝顺来延续男人的尊严,其实代表了中国文化中最无耻的一面再往前走就是多子多福妻妾成群。

现在社会,同样是三口之家,夫妻俩带一个孩子,多了两张纸、多了两口人,这就是房子和票子,当房子和票子进入了家庭,我们才会看到现代家庭出现了一个标准的经营模式,就是用票子看着老婆,老婆看着孩子,孩子扛着老公,老公扛着房子,老婆拿着房契,和谐社会。现在男人从老爷变成了老公,就意味着被公用,现在的男人出去种田,现在的男人得出去重四块田,政府、企业、职业、体育,偶尔还被别的女人用一用。老公的地位决定了在股市、楼市背后实际上是现代家庭妇女,房子加老婆才叫家庭妇女。带来的结果是,一旦楼市出现危险,就必然通过女人们的心态而传导到股市所以楼市地震、股市遭殃、情绪面极度绝望。在这样一个绝望状态下我们来看我给大家解读的情绪面的疯狂与绝望,供大家参考,下次我们再次来验证。

疯狂与绝望事实上给了我们另一个结论,就是一旦楼市休战、股市反弹,楼市为什么会休战,这是我研究中国的政策效应。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简单讲就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一只闲不住的手——政策你永远不可能假设闲不住的手不存在,带来的结果就是闲不住的手总闲不住,政策如风、货币如水,风动水动,水涨船高。当我们看不懂政策的时候,我们只能看水,所以以货币量来看政策,我们才会知道上半年虽然同样是适度宽松,但是它已经转化为适度从紧。

为什么在适度宽松的口号下转变为适度从紧?这是我另外一个指标,在座的专业人士大家也去研究一下。我们把中国的政策体系解读为开车挂档车速之间有一个关联变量,经济增长8%以下政策基调必然是扩张,经济增长810%基调转为稳健,经济增长1012%基调转为宽松,经济增长超过12%政策基调必然变成从紧。无论你说什么,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货币政策的基调所代表的关联性使得我们看到第一季度当经济增长11.9%的时候,增长有过度、过热之忧,政策松中趋紧,二季度我们看到增速急转直下,11.910.3%,我们看到政策开始回归,现在我们担心的是三季度政策会极度宽松,为什么呢?就是三季度有破8之忧。

当我们把机构的预测,主流机构对全年经济增长预测集中在9.510%区间,你们把一二两个季度的数字排除就会看到第三、第四季度如果是9.5%,一定有单月至双月破8,在GDP数字当中出不来,但是你们可以看工业生产增长指数,因为中国的工业增长指数和GDP之间有一个11.5之间的对价,就是工业增长1.5经济增长1,所以只要出现单月工业增长速度增长低于12%就有破8的迹象,一旦破8政策不管说什么必然从趋稳回归到趋松,甚至极度宽松。这样的概念下第三季度或者第四季度存在的冲高过度回落的危险,冲高过度回落的危险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们对下半年的政策环境有一个基本判断,这就是“三不”,三句话,第一,货币政策不加息;第二,信贷政策不收紧;第三,楼市调控不加码。

当楼市调控不加码这样一个传闻开始在市场中流传的时候,三部委联合声明说坚定不移的坚持调控楼市,说到这儿本来挺好,不能再多说一句,但是三部委联合声明多了一句话,就是坚定不移的执行国十条,只要说了坚定不移的执行国十条,等于向市场送了一个信息除了国十条之外没有更多的,等于是让大家看到了楼市调控不加码的政策预期,所以股市应声反弹,这就是过去两个月时间内看到的股市触底反弹、楼市酝酿上升。所以我还是坚持一句话,6月份买股、12月买房,楼市还得继续上涨。

当然,最近关于我有几句话现在炒的很凶,得罪了不少人。我说,想在城市实现居者有其屋,不是真傻就是装傻,因为那是当年杜甫的梦,广厦千万间我们看到了,如果你真相信这句话,我想我再说一遍,不爱听也得听,那就不是真傻就是装傻了,因为一旦城市变成了稀缺资源,我们争夺着稀缺的空间,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变成了对空间的争夺,所以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楼市价格上涨,这个趋势就来自于城市化背后的两个流动性和一个稀缺性。

这是我前年年底在广西阳朔开会的时候讲的,两个流动性,一个是人口的流动,一个是货币的流动,人口加货币的流动必然带来人口的集中、货币的集中、资本的集中、资本的积聚、人才的积聚,使得我们生活中城市的生存空间本身变成了稀缺性。当两个流动性加一个稀缺性的时候,城市化的发展趋势带来了一个结果,那就是超级都市圈模式。超级都市圈模式在所有的亚洲大国都在重复着,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城市发展的二八定律,城市人口来会出现一个80%进入中心城市、20%散见其他若干中小城镇,如果我们相信这个道理,在20252030年城市化基本完成,中国的城市人口将达到10亿人的时候,我们要回答的问题就是,8亿城市人口进入哪些地区。这就是我讲的城市化大趋势带来的结果。

如果我们用这样一个道理来看,实际上我们是在农业、工业还没有真正完成现代化的时候,我们率先启动了城市化,我们如果把农民比喻为黄领,面朝黄土背朝天,黄领占主导的社会生存经济,我们把工业社会比喻为蓝领,蓝领工业社会,我们逐渐的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我们把现代城市服务业比喻为白领,于是我们看到中国正在进行的是一个黄领、蓝领同时向白领过度的过程,在欧美国家历史的长河给了我们一个选择,从黄领为主到蓝领为主到白领为主,但是我们现在等不急了,必须创造一个城市白领阶层,吸收农村出来的剩余劳动力,这就理解了现代中国的一个基本道理。

当我们把中国特色解读为一个简单的概念,就是我上次讲的,从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为什么要把这个概念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模式或者基本方向呢?是因为我们冷静的看这个世界,再简单不过了,我们能够走出金融危机,是因为我们只做了一件事,发票票,发票票带来的结果是,截止到今年的4月底,我们的广义货币总量超过了欧元。2月份我们还没有超越欧元,但是欧元贬值、欧元货币增长量放慢,带来的结果是在097月中国的广义货币M2总量超过了美国,在2004月底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折算成美元又超过了欧元,所以中国是一个典型的超级货币大国。

超级货币大国这个概念,加上我们都熟悉的超级人口大国,我想两个超级大国,如果我们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再加一个超级,就是超级都市圈,结论是什么呢?就是超级泡沫,超级泡沫正在升腾。我们看这三张饼就知道我们未来的发展模式,实际上不是我们能选择的,我们今天、昨天作出的选择已经决定了我们未来没有选择。

我们看工业,今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GDP强国,我们再看消费,一个简化的世界五大货币区,中国在这张饼中占比刚刚超过10%,这时候我们看着这个数字,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种悲哀,我们1314亿人口的国家,我们的消费却不到日本的一半,而日本只有1.3亿人口,我们却不到美国的20%,而美国只有34亿人口。所以我们太简单不过了,我们印了这么多的纸、干了这么多的活,但是我们没有给我们自己留下消费的空间。所以未来发展的方向,看着这三张饼,我想没有什么可争议的了,那就是从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

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必然要越几道坎,但是我现在特别关注的是三道坎,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人口红利的终结,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谈论着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拐点讲的是农村无限劳动力供给开始逐渐下降。今天开会前我和君亮聊,他就讲了工资上涨太快了,说明农村的无限劳动力供给开始下降了,于是带来了刘易斯拐点就是工资上升。我想再请大家看另外一个拐点,就是人口的老龄化,人口的老龄化是在人口学当中给我们提出的另外一个拐点,就是经济增长到一定阶段,60岁以上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劳动力人口增长的速度,这是第二个拐点。第三个拐点,是城市化进程中出生率下降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伴随着农村人到城里人,出生率必然出现下降,因为生活的压力带来的结果是,人们不愿意生孩子,今天我们用一胎化的约束,并不等于我们真能约束住但是等某一天我们取消一胎化人们也不爱生了。

所以当三个拐点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相继重合,带来什么结果呢?带来的结果是,我们的消费能力下降,我们的生产能力下降,而我们的工资在上升,这就是中国未来1015年可能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威胁,叫做未富先老未老先衰。未富先老、未老先衰使得我们不得不关注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当一个国家的年轻人失去了承担风险的能力,当这个国家的年轻人组成的家庭失去了生育孩子的欲望,这就是一个国家即将走向衰亡的前奏。所以我们在未来看着轻松,但是我们有三道坎、两大可能“未富先老、未老先衰”。

我们很多人对于这个概念还缺乏理解,当我们看到城市化,泡沫开始升腾,实际上我们应当感谢资产泡沫升腾使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了理由,能够消费,当我们看到房价涨了,其实房价涨的是虚拟的泡沫,但是我们却由于有了这个泡沫开始放大了消费。所以正是伴随着中国的楼市繁荣,消费品市场在中国极度繁荣,带来全球消费产业、奢侈品产业衰亡的过程中,中国的泡沫拯救了不知多少厂商。我们应当看到虚拟经济在中国的升级,目前这种泡沫化的消费、泡沫化的升级还没有真正的驱动我们消费的增长。

中国的消费驱动力究竟在哪里?所以我们还得回到家庭,如果以家庭为单位研究消费,一个家庭花钱最多的就两样,一个是房子,一个是孩子。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货币、这么多的产能,消费却如何之低?是因为我们这两件事没做好,第一件事,我们放弃了生育权。欧美国家,以我国家给大家画的这张饼,美、欧、英、日,标准家庭都是45口之家,而中国除了超生的之外标准家庭是三口之家,少一口人,而且少的是花钱最多的一口人,意味着我们少了30%的消费,这就是中国消费力不足的第一个原因。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在全球大家都在争生育权,冰岛都快破产了,如果你现在到冰岛生第二胎,给你工资照发、所有费用报销、国家出钱给你雇保姆。连俄罗斯都说,二奶现象不好,但是二奶是一个社会财富。

尽管我在很多场合讲这个话都被删除了,但是今天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知道1978年一胎化政策的时候,当时的中央文件我亲口听的,解读的非常清楚,我们希望这一代人为祖国的繁荣昌盛作出牺牲,一胎化政策强制执行,30年后我们将根据当时的情况取消这个政策。大家想一想,30年是哪年呢?2008年,已经到期了,如果我们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未来将由于我们今天的一胎化而走向未富先老、未老先衰的话,我们就淡化了未来的发展。

关于中国消费率调查,我给央视出了个主意,你们调查五环外黑灯率、黑房率,黑房子的连续30天就是投资房,亮灯的不管是自己住还是租都是消费房,从这个概念来看五环外绝大多数房子是黑灯的,接近70%。我们正处在黑灯瞎火城市化的阶段,当房子是黑的,它是投资品,投资品驱动的城市化必然是投资挤占消费,当黑灯的房子都亮起来了就可以看到周边的物业、周边的商业必然升值。所以当住宅价格高而物业价格低、商业房产低的时候,这个地区一定是黑房率高于亮灯率的地区。

所以解读中国未来的消费驱动力,以房子和孩子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让女人们的肚子大起来、让房子的灯亮起来,这就是解决中国未来发展的基本目标。这个目标我们如果从今天开始努力,我们有可能克服三条曲线对我们的影响,这就是走向消费大国的关键。在这样一个概念下,家庭理财必须伴随着收入增长,泡沫的升腾必然驱动着消费增长,所以在一个泡沫化的经济复苏面前,我们应当看到危险胜似威严,大家好自为之。谢谢大家!

Advertiseme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