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Coke: Efforts of the British rule of law

爱德华·柯克—-为英国法治而努力!

编者按:爱德华·柯克敢于面对国王的强权,并掷地有声的回拒国王无理的干涉,为英国以至于整个人类法治的进步做出贡献,向他致敬!

他们固若泰山,独享高贵,深知不必炫耀自己也会引起世人的注意,确信没有人推翻他们。(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法律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才能获得对它的认知。(柯克)

国王在万人之上,却在法律之下。(布雷克顿,13世纪亨利三世的大法官)

亚当斯称柯克是“我们青少年时代的启迪者”。杰弗逊赞扬说:在论述英国宪政和公民权利方面,没有人比柯克造诣更深。

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庞德,这位在20世纪上半叶对美国法律思想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法学家认为,正是在美国最初两代法学家的努力下,“柯克以人权和理性作为约束议会的基本原则思想在美国得以实现。”

爱德华·柯克爵士(Sir Edward Coke1552-1634)被认为是英国宪政史上最出色的法官和法学家。

丹宁勋爵这样评价他:作为检察总长,他是残酷的、不公正的;作为首席法官,他是聪明的、公正的,他以自己的法学著作而闻名于世,他是一个怪诞而多种性格的人。对于这样一位有机会站在各种不同职位的角度上来发表高见的人物,要求其观点前后完全保持一致,未免有点太苛求。

威廉·霍尔兹沃思爵士(Sir William Holdsworth)对他作了很高的评价:“科克对英国功法和私法的贡献就像莎士比亚对文学,培根对哲学,圣经权威译本译者对宗教的贡献”

四百多年前,柯克与国王詹姆斯一世之间的冲突是英国法律专业化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此后,英国的司法便成了职业法律家的垄断领域。1608年的1110,一个星期日的上午,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在宫中闲坐无聊,忽然想起,有一段时间没有到皇家法院去亲自审理几件案子了,何不去一趟,审一桩小民案件,解解闷儿,也顺便体察一下民情。于是国王一行来到法院,普通诉讼法院首席大法官柯克(Edward Coke)爵士和“英国的全部法官及理财法院的男爵们”在汉普顿法院当着詹姆士一世的面,反驳班克罗夫特大主教灌输给他的那个观点,即由于法官只不过事国王的代表,因而国王又资格亲自定案。科克是如是记录这件事的,“法官们告诉国王,自从威廉征服英国之后,无论在什么样的诉讼中,再没有出现过国王亲自坐堂问案的情形,这涉及到王国的执法问题。这些诉讼只能由法院单独坐处裁决……”。对此,国王的回答是,“他认为法律是基于理性的,他本人和其他人,与法官一样,也都具有理性。”但是科克指出国王的这种观点是荒谬的,这段话在英国法律史上极重要,我只得原文抄录--“的确,上帝赋予陛下丰富的知识和无与伦比的天赋;但是,陛下对于英格兰王国的法律并不精通。法官要处理的案件动辄涉及臣民的生命、继承、动产或不动产,只有自然理性是不可能处理好的,更需要人工理性。法律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之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科克继续写道:“国王勃然大怒”,并说“如此说来,他应当受法律的约束了,这种说法构成了叛国罪”。对此,科克用布雷克顿的话来回答:“国王在万人之上,但是却在上帝和法律之下。”《魏书·卫觊传》:“刑法者,国家之所贵重,而私议所轻贱。狱吏者,百姓之所悬命,而选用之所卑下。王政之弊,未必不由此也。”

爱德华·柯克毕业于剑桥大学,1578年成为律师。11后,成为议员,1592年担任皇家的检察长(solicitor general)。1606年成为高等民事法院院长(chief justice of the court of commom pleas)。尽管英王一再委以他王座法院大法官(chief justice of the king’s bench)和枢密院(the privy council)成员的重任,但丝毫改变不了他用普通法约束王权的政治理想。他那引人注目的、爱挑衅攻击的性格,他那坚定不移的意志,使其无论身居何种官职,皆使人强烈帝感受到他的存在。1628年,已经76岁的柯克成功发表了著名的《权利请愿书》,使之成为英国不成文宪法的一部分。按他的年龄,他的精力是惊人的。政治上,柯克继承并发展了布雷克顿的法治思想,在限制王权的问题上,他进一步明确指出:“除了法律与国家认可的特权外,国王没有特权。”而且,国王自己不能解释这种特权,只有法官才是权威的解释者。在《大宪章》的性质问题上,他认为《大宪章》之“大”,“不是由于它的篇幅,而是由于它所包含的内容至关重要切崇高伟大,简而言之,它是整个王国所有的基本法律的源泉。” 他重申,任何与他相悖德判决和法规“皆为无效”。科克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不愿意做国王要求我做的事。一名法官不应该应国王的要求而拖延审理的案件。”

此外,柯克还是位勤于著述的法学家。他把自己当大法官时审理的案件,编为法院《报告》(reports),逐年发表1600-151656-59)。他生前和死后出版的四卷《英格兰法总论》,奠定了他作为英国法集大成者的地位。他的报告包括了40年的法律判例,他记下了案件和判决,此外还加了很多自己的注释,他因其撰写风格的简朴而受到赞赏:“说话要讲究效果,平铺直叙、见解,这应该成为法律这种职业的关键素质。华丽的辞藻和漂亮的修饰并不能使真理增色。”科克在退休期间写的《法理》一书,以帮助“专心致志”的人了解英国的各种法律知识。法官斯蒂芬(Stephen)谈到这本书时:“《法理》对英国法律的影响比从布雷克顿时代道布莱克斯通时代的任何一本著作的影响都要大。”

他的成就不但影响了整个英国,更是对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亚当斯称柯克是“我们青少年时代的启迪者”。杰弗逊赞扬说:在论述英国宪政和公民权利方面,没有人比柯克造诣更深。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庞德(Pound),这位在20世纪上半叶对美国法律思想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法学家认为,正是在美国最初两代法学家的努力下,“柯克以人权和理性作为约束议会的基本原则思想在美国得以实现。”

在考文的《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一书中,认为柯克提出的司法审查观念,既应约束国王也应约束议会的基本法观念、法律之下的议会至上等思想深深地影响了美国制宪先贤和美国宪法。美国革命时期的领导人,特别是有法律背景的领导人,无一不从柯克的著述中获益非浅。在当时的北美殖民地,柯克的书和其他英国法律教科书卖得跟在英国一样火。尽管亨利。亚当斯,和汤姆斯。杰弗逊作为学生研习法律时,都曾经抱怨过柯克乏味单调的文风和只言片语、缺少连贯的评点,但后来他们都承认柯克的书让他们终身受益。在向渴望学习法律的年轻人推荐书目时,杰弗逊总是选择柯克等人的普通法著作。

在考文的《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一书中,比较了洛克与柯克两人的联系和差别。他认为,洛克的自然法观念突破了柯克就英国论英国的狭隘眼界,用普遍性的语言强调了一个普遍性的原理。“柯克努力使普通法历史上形成的程序,成为约束权力、特别是英国王权的永久手段,而洛克给立法权施加的限制,更看重鱼保护个人权利。”此外,柯克的论述常常有“托古改制”的味道,而洛克则直截了当进入主题。但在突出制度建设(如司法审查)方面,洛克却没有柯克的先见之明,柯克的看法发表在1640年英国革命之前,而且柯克是法律家,强调的是经验、历史、个案和特殊性。科克也被称为一位杰出的法律改革家。

曾任英国大法官的著名哲学家和法学家弗朗西斯·培根被认为是科克在王座法院唯一一个仇人,当在评价科克对法律所作的贡献时,他这样说:“要公平地评价每一个人。如果没有爱德华·柯克的报告……这个时代以前的法律就像一只没有压舱物的空船。”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