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ure of Chinese economy 2

博鳌论坛主题演讲(资本篇)

主持人:下面有请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赵晓教授。

赵晓:我记得前面还有一位嘉宾未演讲,怎么突然到了我,很高兴借此机会,大概是25分钟,希望不要超过,讨论流动性的问题,并且将中国经济以及房地产的问题进行探讨。

直观的看法是,流动性跟货币是有关系的,另一方面,跟经济的体量也是有关系的,刚才金博士讲了一面,我认为货币是天平中另外一半,还有一半是经济,两者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可以说是流动性太多了,也可以说是经济性发展不够的,如果发展的够,将货币吸纳了,流动性就是平衡的,甚至会说流动性是不足的。

还要回到经济来谈,刚才金博士精准的讲到中国经济的特点,就是用货币驱动,可以说是将货币当做激素来吃的经济,货币驱动的经济在2009年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中国的经济可以归纳为通胀的经济,为什么不叫做通货膨胀,我们观察CPI的话,去年从110月份基本上是负增长的,基本上没有通货膨胀的,但是房价暴涨,股价也暴涨,同时经济出现了政府担心的过热的现象,我们将跟货币相关的一系列内容,不仅仅表现在CPI上的现象称之为通胀经济,现在无法维持下去,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通胀经济后拿什么来拯救中国,同时房价的调控大家已经众说纷纭,接下来会是怎样的,政府的调控像钟摆式的回头,还是怎样接下去调控,如果政府不像过去钟摆式的调控,而是一路的走下去,我们能够拿什么来替代中国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拉动,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前面金博士谈了流动性,后面我就谈谈中国经济,尤其是下一步中国经济怎么办,对此进行讨论。

最近我总是想,过去中国经济增长很快,我们知道前三十年是全世界增长速度最快的,平均增长速度超过了10%,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不是我们做的很好,不敢说我们做的非常好,因为许多的改革和许多的事情并没有做,例如国有企业改革甚至是倒退的,很多事情未做,也活得很好,刚才金博士讲到货币的因素,也有其他的因素,因为货币要能够发出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有一些条件能够使你的货币发出去,例如美国也想将自己的货币发出去,也想用流动性的办法撬动经济的发展,美国为什么发不出去,我们靠什么使流动性增长,靠什么拉动中国的经济,我想了想,有几件事情。

一件事情是跟中国的人口红利有关的,过去三十年有滚滚的人口红利,劳动力价廉物美。而且都是年轻人,他们的储蓄率是非常高的,投资率也是很高的,因此支撑了经济增长。

这种模式我们持续了三十年,到了2010年进入了转折点,因此上午大家都在提拐点论,还有一点是跟周围的出口联系在一起的,过去三十年如果离开了出口是无法谈得清楚中国经济的,中国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货币投放,实际上是跟美国有关的,因为中国经济好,美国经济不好,美国要不断的扩张自己的货币,但是很多的货币又跑到中国来,美元进入中国,我们要用人民币对冲,因此是被动的货币政策。实际上跟出口的经济形态是联系在一起的。2008年以前因为美国有房地产金融泡沫,从而拉动了中国经济的出口,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

上午还谈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房地产的高速增长,也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强大的动力,差不多直接和间接的拉动占了20%30%。进一步的总结,我就发现过去三十年可以归结为一个发展战略,就是依托全球化基础上的外需依赖型的增长,中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过去三十年中国参与全球化,在全球化分工中得到最多好处的国家,同时为了增加国际竞争力,为出口提供动力,改革战略是全面压力生产要素,进一步的强化和提升了中国国家竞争力,这些年劳动工资低是有道理的,我们就是要用低工资保持中国的国际竞争力,我们引进外资也将低价压得很低,也是为了提高出口竞争力,就是将所有的好处都用于出口商。

因为中国的制度环境,因为这样的发展战略,中国的国际竞争力是超强,最终的结果不仅仅将欧美干掉了,甚至将亚非拉都干掉了,过去制造业的比重,只有中国是上升的,欧美都是下降的,连发展中国家都是下降的,只有中国是上升的,中国这样的发展战略,实际上将欧美干掉了,目前欧美的危机跟中国是有关的,他们的制造业被掏空的,资本大量的转移到中国,因此出现了崩溃,两个海平面要对接,中国是低的海平面硬生生的将高的海平面拉低。

依托全球化基础上的外需依赖性的增长,这种增长动力在2008年碰到问题了,因为欧美不行了,已经被我们拉下来了,想买我们的产品买不起了,以出口为依赖性的经济遭受重挫,我们就采取了新的办法,用政府刺激的办法托住经济。

前面讲的这些因素都在发生变化,人口红利、出口红利、楼市红利等动力都在消失和消退,可以说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美国认为自己的经济很坏了,结果欧洲经济更坏,欧洲现在在讨论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这就意味着再想出口的话就很难了,5月份的数据显示,出口有再下降的风险,具体的数据不详细的阐述。

与此同时,中国随着出口的下滑,中国经济的增长也面临挑战,大家最担心的是通货膨胀的问题,目前来看价格基本上不是问题了。

房地产的调控大家都在讨论,政府如何出政策,因为影响到下一步的经济走势。房地产即使政府不调控也会面临新的问题,中国过去多年来出现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他们买房买车,我们称之为重度消费,他们的需求从实质的需求变成了投机的需求,现在有钱人都有房屋,不是自己住了,而是进行投机,这种投机性的需求演变到目前的阶段,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使没有政府的调控,市场本身也会出现新的变化。

现在政府的调控将经济周期提前或者是终止,本轮调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政治化,这跟过去不一样的,过去109次调控,但是这次跟过去是不同的,已经政治化,从某种角度来讲,政府面临着选择,是要救楼市还是要救人民,因为人民买不起房屋,是让富人自杀还是让穷人生活不下去去杀人,是救楼市还是救人民,回过头来讲,是否要政府救自己,如果调控不下去的话,政府就有可能倒下去了,因此我的判断钟摆式的调控应该是不会继续的。

大网仍然在不断的收紧,前面我们说的人口红利的问题,已经走到了尽头。中国社会转型的压力甚至比经济转型还要大,前面谈到了经济转型的压力,实际上社会转型的压力更大,整个社会已经坐在火山口,富士康连跳的问题只是将火山口揭开,当出现连跳的时候,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富士康员工内心的失衡,前面的讨论过程中,主持人也有类似的评论,这是不对的。如果将这样的事件归纳为员工内心的事情,如果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就会听到这样的事情,有的人说心理辅导是没有用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们心理辅导,否则就走到了火山口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三大因素和利好,都在消退甚至是消失,我个人判断出口的利好基本上消失,以后会从两位的增长变成一位数的增长。政府是否有可能像2009年那样刺激中国经济,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关键是通胀经济的问题,看到流动性膨胀,因此要防范风险,从今年以来,政府的政策也在不断的改变。

同时,政府开始注意到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2009年吃急饭的办法,政府自己制造增长的办法是行不通的。今年以来货币的供应相比去年在快速的回落,已经从30%多的增长到目前的20%左右的增长,接下来会调整到预计中的10%左右,贷款的发放跟去年相比也是回落的。如果三大动力都在回落,看到的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黄昏,我们看不到未来会是怎样的,我们看到的是增长过程中黄昏的景象,接下来我们每年都会保8%,到了2011年还会再次提出保8%

国际上大宗商品指数在冲高回落,说明经济不太好,国内无论是钢铁还是蔬菜价格都在回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在回落,上半年通货膨胀不会超越3%,因此加息是不会考虑的。

上一轮库存的增长带来了中国经济的复苏,随着第二次的去库存化,我估计第四季度经济下滑是相当明显的。

中国出现了很多新的迹象,例如很多人将资本从中国大陆出逃,因为海外的房屋很便宜,刚才金博士举了个个房价特别高的城市,不能完全的说出问题,国际上很多好的城市,包括基础设施很好的地区的房地产价格是很便宜的,应该拿中国的房价跟他们进行对比。

我们甚至看到,有些人将人民币抛掉,反而变成美元,因为看到中国经济比美国更坏,没有最坏,自己更坏,有人认为中国经济比欧洲更坏,因此将人民币和房屋卖掉了,认为三年内人民币兑美元会达到10以上。

东南亚经济经历了三次触底,都是6%左右的经济增长,两次探底,最终在2002年后才彻底的走出去,之间有5年的时间,中国经济二次探底是必然的,W型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知道底部才是危险的。

发展方式的转型才是关键,房地产的调控只是一个开始,中国需要根本性的改革和经济性的转变。转型应该在20052007年进行,当时“吸鸦片”很舒服,无论是吸出口的鸦片还是出口的鸦片都很舒服,今天开博鳌论坛也是缺乏反思的,但是目前是最后的机会,2010年世界经济反弹,给中国带来短暂的机会,我们要趁着稳定的机会进行转型。

现在大家再提出一些办法,4万亿元结束后,可以通过新兴产业拉动经济,有人提出可以通过收入倍增的计划通过提升工资增加消费。中国目前已经是产能过剩,如果继续的话,就会陷入大的危机。

目前企业的利润太低了,政府没有动力,解决不了问题。城市化级城市化基础上的内需太低了,核心的内容是从全球化外需增长模式转换到城市化内需的增长模式。这就意味着抑制高房价是专项抑制房价改革,我们称之为第二次房改,外需增长专向内需增长,内需增长为城市化提速。

打破土地财政,打破政府的垄断,重建中央政府的财权和事权。2008年中国增加一个城市人口需要的投资额是50万元,未来增加4.5亿的城市人口需要增加225万亿元的投资,相当于今后每年的投资都是2009年的状况,大家认为2009年的投资是比较高的,而且是超常增长,实际上可以成为未来常态的增长,可释放的需求空间,使中国经济在未来的15年每年增长9%

中国一定要从高房价的道路走向低房价的道路,中国城市扩张的概念是大力发展保障房,如果未来一半的人口及新增人口住在保障房,按照人均25平方米建筑面积计算的话,就可以改变民工赚钱后将资金汇回家,改变储蓄低迷,消费不足的问题,也可以下处任志强提出的土地重复占用的情况。

农民大量的进程,可以释放很多的土地,进行集约化的经营,将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引入农民,使得拐点往后退,进一步的稳定中国经济的增长。如果农民都可以进城的话,中国需要的劳动力是5000万左右,可以释放的土地是6000万亩的土地,未来耕地总规模是2300万亩,远远超过目前规划的土地,因此中国发展城市化不存在土地不足的问题。

中国的人均地是偏低的,台湾是1.2,日本是2,香港是1.6,我们只有人均0.7%,中国还可以走大城市的道路,百万以上的人口占地是中小城市的1/6,如果从节省土地的角度来考虑,应该走大城市和城镇化的发展道路。

同时还要强调一点,中国现在转换增长模式是极好的机会,因为中国的城市化带来更多的城市人口和资源的需求,对国内和国际资源都是巨大的压力,当前全球的金融危机中国城市化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因此资源的价格是偏低的,使中国可以减少成本支出,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中国靠凯恩斯主义只能过一、二年,长久的发展要靠邓小平,带给我们的就是制度创新,最终归结为一句话,跟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有关的,房地产的调控不能走回头路,必须看成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开始,因此2010年我个人相信,最关键的问题是八个字,楼市降温、中国加油,谢谢大家。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