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来大陆人文学界一片荒凉

中共这次庆祝六十年被认为是最大的事情。所以一切都要保持国内的安静、平稳,或者稳定、和谐的状态,所以对新疆维吾尔人特别压制,就怕他们造反、弄出事情来,使他们这个六十年不能好好庆祝,可见他们紧张到什么程度。

此外,一切在网路上都要保持安静,不能对党提出任何异议。上一次我已经报告过像万里已经提出来,这六十年中间并不都是光辉,有很多很多不光辉,像文革、大跃进等等。他提的还是某一方面,都是政治方面、经济方面。我现在只是讲我所熟悉的学术界,特别是人文学术界,比如说历史研究这个大的领域,这是共产党从前控制得非常严的一个地方,不准任何人乱说一句话的。而这六十年来,你看看中国大陆在这个研究方面有没有任何原始性的贡献可以供后人参考的。

我来讲第一个就是知识分子,或者我叫他们知识人。中国的知识人自从共产党来了以后就变成被压制、控制的对象,所以就不给他们任何自由,首先就要改造他们。所以我想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的动手,并不是大家现在都把1957当成一个关键,就是反右,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反右是全国性的规模,因为有超过百万都是高等知识界的知名人物被关起来,被打入右派分子的这种阵营。成了右派分子以后,你就为人所不耻了。

大家都说从这一年开始共产党压制知识人。事实上,在我最近研究郭介纲日记、吴宓日记、邓之诚日记,这都是些老先生,他们当时一天一天记下来的事情,我所看到的知识人最先受全国性系统的打击第一件事情,就是1951、52年的所谓思想改造。

这个思想改造,普通人不知道,现在当然有人研究了,大陆好像谢泳先生也写过这类的文章,我没看到,不过别人告诉过我。思想改造的意义就是开始第一波对知识分子下手。这个思想改造运动,我们看到许多记载,像吴宓记载的四川的情况,像邓之诚记载的北京的情况、郭介纲所记载就是上海的情况。而郭介纲日记比较详细,他在思想改造运动中,提出许多可怕的情况,有许多很有名的知识分子、很有名的学者,就因为过不了思想改造这一关,就自杀了、或者是被下放了,就是放到某一种地方去学习。他提的人名很多,这里我就不必重复了。至于他自己,还是因为共产党想利用他,那时候毛泽东要把他调到北京去,所以要保他过关,保护过关的上海学术界唯一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是保护过关,他也吃了无数的苦头。每天要被逼着写检讨、写报告。

所谓的思想改造,首先就是要把自己过去一切对共产党不利的、所谓对人民不利的所做所为,坦白说出来。说出来以后然后再改进。所以写这个东西是极为痛苦的。因为郭介纲在国民党时代做了很多事情,都跟国民党有关,所以更难写这个交代。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很大的关口。我们要讲共产党对人文学术的摧残,我想1951、52年思想改造是第一波。第二才轮到反右。

反右更是不得了了。那是有系统的,特别是在人文学界、特别是在历史学界。反右以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片万马齐喑的局面,没有任何人再敢说话了。所以我们看这些情况,就可以想到共产党六十年来的所做所为是多么可怕。而这最后二、三十年,我们不能细讲了。它是用金钱跟权力结合,要腐蚀知识界。 所以中国尽管有许多很好的学者,但都不能出头。真出头的人都是跟党有密切关系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六十年来的人文学界是一片荒凉,而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起色。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