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評價佛朗哥

李 遙

刊於《開放》雜志2011年2月號

●編按:佛朗哥是西班牙當代史上一位極為重要的政治家和軍事家。他在三十年代內戰中打敗親蘇左派聯盟,實行三十六年反共親美的獨裁統治。二戰之後推行經濟開放,造成中產社會,最後選擇開明的繼承人,死後政治改革,解除報禁黨禁,實現民主化,西班牙重返歐洲強國地位。本文是本刊首次發表重新評價這位生卒年代和毛泽东只差一年的獨裁者的文章。值得讀者留意。

西班牙從佛朗哥(1892─1975)的獨裁和平轉型為民主憲政,被世界譽為典範。按照西班牙著名史學家畢歐·莫阿的說法:給西班牙帶來民主的,不是信奉共產主義的工人社會主義黨或其他左派政黨,而是佛朗哥。

七十餘年來,左派輿論始終把佛朗哥稱為叛軍,並指他所背叛的是他為之服務的第二共和國。這是否公正,還是讓歷史事實來說話。

內戰後面臨斯大林控制的危險

以工社黨為主的西班牙左派有兩個基本政治目標:建立社會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和確立無神論。工社黨代表巴勃羅·伊格萊西斯在一九一零年七月的議會上說:「我所代表的黨追求的是結束社會對抗…包括取消法院,取消教會,取消軍隊……」一九三四年十月左派各黨無視合法選舉產生的第二共和國政府,舉行斯大林操縱的武裝暴動,成立「阿斯圖里斯社會主義共和國」,以及所謂「西班牙聯邦共和國」的「加泰羅尼亞州」。一九三一年至三六年左派實踐無神論,焚燒教堂,殺戮神父修女、破壞宗教文物等。佛朗哥反對那些暴力革命行為,就是反對背叛了第二共和國的左派革命。佛朗哥進行的軍事干預便是為捍衛第二共和國, 避免被斯大林扶植的左派併入共產主義軌道。所以畢歐·莫阿得出結論:「佛朗哥起義並不是針對合法政府,而是針對革命。」

對一九三四年的左派暴動,政府派軍隊干預並很快控制了局勢,但一九三六年左派再次聽命於斯大林發動暴力革命時,以佛朗哥為代表的軍事干預卻未獲成功。後來演變為內戰,並導致獨裁體制的出現,是始料未及的。

因為第二共和國從一九三四年革命爆發就已經名存實亡,因而內戰結束後期待再回歸共和無異於夢想。西班牙皇室顧問、作家、哲學家和政治家薩因斯·羅德里格斯提出過這樣的設想:假如內戰勝利的西班牙人民信任佛朗哥掌權,而他卻要放棄權力並移交給皇室阿方索十三的話,會發生怎樣的情況呢?他推論道:「假如一九四五年重建君主制,那麼人民陣線將會拿走第一屆大選,而斯大林就會成為西班牙的主宰。」史學家弗朗西斯科·托雷斯以大量的史料為佐證,肯定了薩因斯這一推論的可信性。就這樣,排除了回歸共和或重建君主制的可能性。工社黨首次大選獲勝是在一九八二年,但「那時西班牙已經實現工業化,擁有佛朗哥時代所創建的中產階級,而共產主義下滑之勢業已如自由落體。」

內戰中引發的仇恨需要時間淡化與消除,為確保和平安定,防止西班牙被左派引上斯大林共產道路,實行獨裁統治便成為首選方案。這應該是佛朗哥獨攬大權的第一個原因。

佛朗哥繼承人卡洛斯主持民主改革

西班牙保守派始終認同傳統的君主制,佛朗哥一九三七年明確表示過要延續阿方索十三的「香火」。但他不是皇族,要復辟君主制就要選擇繼承人,這也需要時間。這應該是佛朗哥堅持實行獨裁統治的第二個原因。

一九四七年頒佈的《繼承法》,宣稱西班牙為「王國」,儘管實際上既不是君主制也沒有國王。一九五八年和一九六七年又先後頒佈兩項基本法對此作了修正,把西班牙定義為「國民運動君主制」。在佛朗哥執政近四十年期間,關於應該採用君主制、攝政制、還是總統制,其內部也各執一詞。

現任國王胡安·卡洛斯是阿方索十三的長孫,父親是胡安·德波旁,封號巴塞羅那伯爵。按輩分,佛朗哥的繼承人、西班牙復辟王朝的第一任國王理當是巴塞羅那伯爵。但是由於他政治上「隨風搖擺,變換不定」,佛朗哥排除了他做國王的可能性,而是看好他的兒子胡安·卡洛斯。佛朗哥萌生此念是在一九六四年或更早,一九五四年他寫信給尚流亡在外的伯爵說,卡洛斯應該返回西班牙受教育,「以便為將來擔負國家領導的責任和義務做好準備」。一九六九年,西班牙議會宣佈卡洛斯為佛朗哥的繼承人,卡洛斯宣誓忠於佛朗哥政體。在佛朗哥統治的最後幾年,關於國家的方向、君主制的前途、各方政治力量的平衡等,處於更加複雜的未知狀態。一些人認為胡安·卡洛斯會繼承獨裁統治,另一些人把他視為實現民主的希望。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佛朗哥辭世,兩天後國王胡安·卡洛斯登基。事情終於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新君主胡安·卡洛斯一世沒有繼續佛朗哥的獨裁體制,而是順應民意和時代潮流進行民主改革。卡洛斯便成為指定他為接班人的那個體制的「推翻者」和「埋葬者」,托雷斯把它定義為「立法政變」。

轉型成功奠基於佛朗哥和平統治

胡安·卡洛斯是一九七五到七八年民主轉型的中心人物。七六年末全民公投通過政治改革方案,七七年宣佈西班牙共產黨合法化,還通過了《赦免法》。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六日全民公投誕生著名的七八憲章,明確西班牙的國家制度為君主議會制,承認一九七五年佛朗哥指定的卡洛斯一世為西班牙國王,國家元首,並三軍統帥。政府由保守派、中間派和社會主義派共同組成。顯示當時各派政治勢力已經超越不同意識形態的分歧,承認異見存在的權利,具備接受與異議共存的能力。這是佛朗哥治下四十年的和平秩序產生的結果。

西班牙第一任首相阿道夫·蘇亞雷斯是中右保守黨民主中間派聯盟(CD)的發起人和領袖,他在前憲政時期以及民主過度之初起了重要作用,他的政府做出許多寬鬆措施,包括被指為時過早的解禁共產黨等左派組織。三十年後的今天,許多人仍然堅持認為蘇亞雷斯合法共產黨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另一種意見則認為他是一個有智慧的反共者。

西班牙左派當時非常尷尬﹕又要接受合法化法令,又不情願承認右派合法權力。他們口頭上不再提馬列主義,但在感情上始終對輸掉內戰耿耿於懷,直到民主憲政時代,還對右派心懷仇視不能平等看待。儘管左派領袖岡薩雷早在七八年就因選敗宣佈放棄馬列而改信社會民主主義,但他們至今還唱國際歌,做共產黨的儀式。民主憲政三十年來,左派不斷挑起黨派鬥爭,尤以目前的薩帕特羅政府為甚。

胡安·卡洛斯一世登基以來,西班牙經歷了六任首相,分別代表了西班牙不同意識形態的政治力量──保守派,中間派和社會主義派。西班牙在佛朗哥之後三十餘年的民主過渡被認為是順沿佛朗哥路線發展的結果。史學家畢歐·莫阿寫道:「改革之所以成為可能,恰恰是由於擁有繁榮經濟的政策基礎,具備了國民和解的寬鬆環境,而這些條件都是早在改革之前就已經造就了的。並不是過渡轉型使西班牙人民達成和解,而是預先達成的和解容許了沒有太多坎坷的轉型過渡。」應該說,沒有佛朗哥四十年統治時期的和平生活和經濟發展,就難以達到後來的和平轉型。

有一點十分清楚,即西班牙左派不會給人民帶來民主。有巴勃羅·伊格萊西斯的話為證:「我所代表的黨,當法律允許它達到它的所需時就在法律之內,當法律不允許它實現它的目標時就在法律之外。」如何想像一個動輒「造反有理」的黨,一個追隨列寧斯大林搞暴力奪權的政黨會接受民主的約束?即使在這層意義上,帶給西班牙民主的也是佛朗哥而不是社會主義左派。

二○一○年五月九日於馬德里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