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中共十八大猜想

(频注:本文发表在半年前的明镜月刊。尽管我获得了更多新的信息,现仍保持本文原貌发在明镜网上)

除了毛泽东一人万岁无党无派的时代之外,中共十八大可能是预热时间最长的一次中共党代会。现在,不仅仅有关十八大的政治耳语热流于朝野之中,媒体、出版的有关题材亦开始热络。人们普遍不相信未来几年政策会有根本性变化,用舆论调控百姓思想,用军警扼杀反对力量,用金钱软化内外矛盾,仍然会持续且有效,是可以使中共政权在星火之中仍能免于崩溃。所以,人们开始期待,新的人事也许才能使中国转型重新获得动力。同时,人数不多却有强大代表力的政界权贵和商界钱贵,在急切谋取这个划分江山扩张股份的机会。

下面要讨论的问题,正是人们很想知道的:十八大有没有意外发生?谁在决定谁在布局?各派势力有消长?很多人都有可能提供答案,基于对之前中共党代会和现在政局的认识,基于一些流传的小道消息,甚至基于自己的希望和想象……但是,没有人可以提供令人完全信服的答案,包括党国老们,也不敢说:这是定案。

于是,我们的讨论变得诡秘,也有趣。这不是政治学,因为没办法用学术框架作出预见。但是,这些讨论和未来的过程、结果,给政治学提供了最引人注目的解剖对象,它使得之前的转型理论显得过于简单。从这个意义上,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是没有错的。21世纪,没有一个如此庞大的国家的转型仍是未定之天,没有一个如此强大的政党的领导人更替还不可预测,它当然可能决定这世纪全世界人民的福或祸,也使得我们这个恶俗的权谋话题具有了世纪和世界意义,可以大胆借用“哥德巴赫猜想”的说法,将本文命名为:中共十八大猜想

十八大有多少意外?

我们很容易回忆:从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四次党代会结果看,每一次党代会都出现了意外。

1992年中共十四前,军人在民间遭到痛恨,在政坛上却颇有威慑力,杨家兄弟杨家将,军领党国之势锐利难挡。谁曾想到老人发威,弱主翻身,杨家麾下数百新星悉数遭贬,却出了个胡锦涛。

1997年中共十五大前,“江落石出”之说言之有理,激动人心,谁曾想到,乔石是“乔”之石,挡不住江水滔滔流,巨浪卷石细无声。

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和平交权成党意民心,胡锦涛取代江泽民不是意外。谁曾想到,“七上八下”成了李瑞环罩门,小木匠熬成老木匠,正是退休时。

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共青团势力了得,“三胡”(胡耀邦、胡启立、胡锦涛)的传人势在必得。谁曾想到,刚在上海没坐热交椅的习近平成了王储,李克强倒成了备胎。

虽然历史有时重复有时不重复,但出意外是政治尤其是中共的常态,所以我们还得猜测一下十八大的变量。

最大的意外是胡锦涛连任——这也是最小的可能。近臣图谋胡总连任不难理解,合理性也可编出一捆,不过党意民心似乎认定,让总书记干两届够了。虽然没有民选,但人们对总书记任期的默认和一般民主国家民选总统的任期限制接上了轨。所以,如果有人霸王强上弓,箭会反弹回来的。

另有一个意外是习近平接不成班——这也是较小的可能。自从习近平四中全会没有出任军委副主席,有关习的不利传言便倍增,不过细究起来多是捕风之言。习近平倍感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他也不是一个特想冒头的人,但他是几个群体共同的符号,是一种稳定的符号。

再有一个的意外是李克强连管家都当不成,当个名高权空的委员长,由王歧山接总理。这种说法流传甚广,但可能性也不。王歧山当然有能力,可他自找的太子标记,这个时候是最大苦头。如果习近平不接班,王歧山接总理可能性就增了。

还有意外是,各派和谐不成,政治局常委会规摸扩大或缩小。有人说,扩大有利江人马,缩小有利胡人马。令计划、俞正声、刘延东等人的留或升,与此相关。

我们列出了上述意外,如果还有其它意外,那真是意外了。

需要指出的是,从整体而言,“意外”在1989年六四之后变得有节制多了,不是你死我活,而是我上台弄权你下台享福(另类君主立宪),你可以叫“破船理论”:折腾太过大家落水。所以胡总警告同志们:勿折腾。党还有个文明用词:同舟共济。

四人布局谁来当权?

我们也必须承认,今天中共内部有了很多套“明规则”:例如任命规则形成七十多项条款,晋升与工龄、教育水平和每五年必修的党校课程挂钩。担任省市长必须接受评级,依据是一长串看似由管理咨询师拟定的数字指针,经济增长率、投资、当地的空气和水质量以及公共秩序,理论上都是绩效评估标准。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马德利就指出,中组部已摆出资深跨国猎头公司的全部架势——利用心理测试和测谎仪,并与拟提拔的官员的同事作秘密面谈。

然而,这一套复杂的评估、科学的制度太容易被我们“优秀的年轻干部”们破解了,无论是学历、政绩或环保指数(科学发展观)、机关评分,都不难达到上级的要求,只是年龄篡改的机会少了些(将军们的机会多些)。

现在,“优秀的年轻干部”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了,决定他们仕途命运的是点将者:不管白老鼠黑老鼠,被领导看中的才是最好的老鼠。

那么,谁在决定中共十八大人事?很多人是可以排除在外的,李鹏、朱镕基、乔石、李瑞环、吴官正、尉建行、李岚清、罗干、刘华清等老常委们,他们中有人自嘲基本上属于三保户:保命(长寿)、保子女(发财)、保享受(国家领导人待遇)。逢年过节时,胡总会去看望他们,他们顶多发发牢骚,语调还算平和,他们其实很知足了:哪一个国家容得了如此众多的国家领导人呀,夫复求?有一些常委虽然仍在台上,人事话语权也是较小的。和至少十位知情人士和专家讨论,多数相信对十八大人事能够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是四人: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

江泽民可能是最近十多年遭到最多非议的领导人,从另一个角度看,江泽民表现出某种政治冲动或灵活性。没有任何权威的消息说,江泽民如当年赵紫阳所透露的邓小平那样:拥有最后拍板权,但江泽民和李鹏、朱镕基不同,他是退而不休。只要他的身体许可,他的声音至少在十八大前仍可能是最强的,同时他的顾忌也比胡锦涛少。

江泽民支持习近平上台是很明显的,习从福建到浙江,尤其是到上海,江都是关键的点将者。虽然习的父亲反对元老们将胡耀邦弄下台,也反对六四镇压学生,但习仲勋也反对邓小平将江泽民换下来的念头。这对于当年的江泽民而言无疑是恩。

当然习近平出线远不止这些,常年掌管组织人事的曾庆红的推动也是不能或缺的。习近平这张牌不仅削弱了共青团势力,延长了红色家庭们的血缘,更重要是,提供了一个现实的政治缓冲空间和未来的政治想象空间。

对于江泽民、曾庆红而言,力保习近平是不太可能动摇的。即使他们并不是没有备胎——这个备胎是也容易得到胡锦涛支持的李源潮,但现在看不到动用备胎这种必要性。

胡锦涛作为总书记,在十八大上可以动用的权力较为合法和广泛。其实从十六大之后,我们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胡锦涛采用的是地方围中央战略:除了最重要的几个省市,调升的人多有胡系色彩。

在未来政治局上,可以看到胡锦涛努力的成果,这使得胡在退休之后,某些个人的印记不会被清除。更长远的利益是,胡是否着手培养习近平之后的接班人,从而让隔代指定三代传?港台的媒体派发了一些接班人名单,但这不是本文所关心的。本文先想讨论的是:他能将令计划推上常委之座吗?稍后,我们会略为深入地讨论这一点

温家宝其实是一个更值得剖析的人物。他对民主的诠释、对书本的着迷,使他更象一位最高领导人,而且象是一个可以领导中国民主化的领导人。但他只是总理,这大大局限了他的雄心,同时,当他努力打造平民总理形象时,网友居然送他一个“影帝”的绰号。温总理或不明白,民主就意味着一种尽可能不相信领导人的文化,这正是很多政客拒绝民主的根本原因。不过,相比胡锦涛,温家宝还是有更多的动力去培植人马,而且不止是在国务院,只是,这些人马在十八大上要冒升到最顶层并不容易,无论是王岐山还是李克强,没人认为和他相关。

团派太子秘书最后一战

团派、太子党、秘书帮,都不是很精确的说法,太子当然未成党,秘书当然难成帮,但这些词汇得以流传,是因为很形象,而且真切地符合中国政治现实。然而,本文在此却要宣布:团派、太子党、秘书帮势力将在中共十八大上达到顶峰,然后衰落。

因为胡耀邦、胡启立、胡锦涛、李克强的相继崛起,许多人将到共青团任职视为未来领导人的指标。的确,我们一查现任省部级领导人的背景,发现很多人有过共青团任职的经历。其实这和八十年代元老们急于建立第三梯队有关,不少人尤其是高干子弟只不过将共青团作一个临时跳板,任职并不长,而且那个时代仍是意识形态主导,共青团那一套吹吹喊喊还有些舞台。

在过去几年,共青团势力得到全面性膨胀,但是他们得到的认同感越来越低。尤其是那些职业团干真正提升到实权部门,明显力不从心,一如军队的军事指挥官退役到地方,业务能力几乎要重新开始训练。对于一个必须用高速经济增长、用高效行政能力填补政权合法性空洞的政权而言,职业团干那些花架子是没有用而且被人瞧不起的。

李克强正是这种看法的受害者。这个聪明也有可塑性的新星,有过主政河南和辽宁的机会,政绩却都乏善可陈,至少风头不及李源潮、薄熙来、汪洋。他的失误在于,他太模仿胡总了。但时代有点不同了。汪洋就走出了另一种格局,与王歧山也有一比。

职业团干成为未来最高层领导人的机率越来越低,共青团作为一种势力自我认同感也会越来越弱。共青团仍会存在,但会俱乐部化,只有极个别人会去沾点团气,还是要尽快到实务部门磨练。

当然,中共十八大上,在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层次,有共青团背景的人之多,前所未有,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更是其中佼佼者。

比起共青团,太子党在中共十八届政治局更要强势,上述三个团派人物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其实都是中共中高层官员的子弟,或者叫革命后代:李源潮是中共华东系的要员李干成之子,所以老陈丕显刻意要培养他;李克强的父亲五十年代就是一县之长,官至副厅,在六七十年代也不低,他的岳父程金瑞“文革”前就是河南团省委副书记、省青联主席,八十年代初向中组部副部长王照华极力推荐李克强;而令计划的父亲也是副省级的离休官员(原来说他是处级官员,实在是低估他了)。习近平、王岐山、薄熙来等,加上在军队上来的太子军,以及还有希望的俞正声、刘延东(虽然年龄接近上限),更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他们彼此有分歧但血缘认同感比共青团要强:江山是我们的老子打下来的。

问题在于,中国“富贵不过三代”的宿命论仍然有效,上述太子党的势力,在十八大之后便会衰落,而且几乎看不到接班人(江泽民、李鹏、李岚清的儿子们也就要个正省副部)。他们可以欣慰的是,他们后代有的捞足了,可以到全世界挥霍;有的是西方名牌学校学生,有的是西方上流社会的尤物,他们有了更的舞台,有了更开阔的视野,他们会成为美国公民、加国公民,他们不会再挤到中国政治舞台上。即使有一两个,也多只是台湾章孝严那种角色。

秘书,是中共政治中最大的“影子部队”。在中共元老时代,或因为元老体弱不良于行,或因为元老文化不多不擅言词,秘书就是元老政治的执行者、操弄者,当年邓小平、陈云等人的秘书,本人就是高级干部,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在他们面前都不敢大声。江泽民刚升为总书记时住在招待所,同住一地的宋任穷秘书刘泽彭(中组部副部长)居然对他爱理不理。当然,随着元老政治结束,新一代领导人个人素质较高,秘书的政治功能也就急速萎缩,沦为生活秘书,打点行程居多。那位刘泽彭很快被贬,薄一波的秘书王益甚至身陷囹圄。

元老们秘书近年达到顶端者,前有曾庆红(余秋里秘书)、现有习近平(耿飙秘书)。但之后呢,罕见了。

令计划是一个例外。熟悉他的人说,这是一台工作机器,除了打几下乒乓球,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工作工作。胡锦涛要去的地方他要先行,胡锦涛的新闻都要经他审定。他低调、温和,在中共十七大跃升也遭遇不多反对。胡锦涛对他的倚重使他将在十八上更上一层楼的传言凿凿,有说胡锦涛只保令计划进常委,甚至有说胡锦涛力推令计划作习近平之后的总书记。这当然有些夸张,很难相信未来中共最高领导人没当过一天诸侯。

姜异康,这位李鹏时代的秘书,也是政治局委员的可能人选,现在是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他属于职业秘书,但他最终能否成为政治局委员,得靠他自己而不是李鹏。

所以有人说,秘书,现在如果想在仕途发展,就得早点自我下放。等到领导人退休,那就最好去公司了。

简单的结论是,中国明规则仍然僵化落后于现实,现实是十八大候选人表现出的活力使中国政治有了大众戏剧性,而当这些有明显标记的团派、太子党、秘书帮势力消退之日,也就是中共血缘政治、意识形态、黑箱政治消退之时,政治人物必须站在舞台上而不是主席台上。如果中国人有足够耐心等待的话,那么2022年中共二十前后,将是新一代中共领导人真正政治变革的开始:一切都有了可能。

这是猜想吗?不,希望。

(《明镜月刊》第2期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