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冷眼看“两会”实在太荒诞

作者﹕赵静芝 大陆每年都选在春暖花开的美好时节开“两会”,春天总是因此黯然了不少。 这种会议究竟属于什么货色,在大陆呆久的人早就属于“哑巴吃馄饨——心中有数”,本不想多言,只因为有个政协特邀代表叫李昌钰的美国“神探”说了几句“酒话”,我就索性来聊聊这个让人闹心的话题。 既然是“神探”,那不只是第六感觉灵验,估计第八、第九感觉也比常人精灵,所以,李神探的一言一行,显然比一般人高。据说李神探接到列席十一届全国政协四次会议的邀请后,曾经有担心:这会不会是传闻中的一个大聚会,因而怕浪费时间。但是,他几天会参下来,发现完全不同。用李昌钰的话来说,这是一次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政治体验。 看来李神探的确是老了,难怪台湾大选的枪击案到现在他都束手无策。老不要紧,但不要糊涂。既然神探都被蒙了,那说明中共在蒙人方面确实又上了台阶。现在,我们就从几个不同的视角,来观察一下两会吧。 MM越开越“靓” 这里说的“妹妹”不是出席两会的女代表,而是为代表们服务的女服务员。每年的“两会”,各地都要选送大量美女进京,这已经成了一个习俗,仿佛不多搞一些美女装点,就显不出会议的隆重。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议会,胆敢如此大张旗鼓把民女送去为代表效力的? 往轻里说,这叫太俗气,迎合一些代表的低级趣味。往重里说,这叫意识有问题,把美女扎堆往代表身边转悠,岂不是打造现代宫女?不少代表本来就不是啥好货,二奶、三奶、相好、情人一大堆,开个会还要搞那么多美女去撩拨,这不是分散代表“参政议政”的注意力吗? 代表们一下飞机,美女们穿着制服列队投来微笑。一入宾馆,美女们立即上来为你提包。一进会场,美女们携香过来倒茶。美女令“两会”充满脂粉气,代表如同进了“天上人间”,只是还没办法叫美女们坐在大腿上唱卡拉OK。但秀色可餐,半个月下来一些代表长几斤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提案越提越烂 每年的“两会”都会有不少提案,很多代表不知道智商有问题还是故意捣蛋,提的案既雷人又滑稽。 日前,在全国政协委员分组讨论上,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称,目前的城镇化让每个地方都千篇一律,不要鼓励农村孩子读大学。培养一个大学生成本不低,而且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而城市就业又困难,于是身处夹缝,势必成为一个悲剧。云云。 堂堂一个博物馆馆长公然宣称一部份人天生就没有资格接受更好的教育,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难道农村出生的人就要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 这样的低能代表,在“两会”里面一大堆。以往这些代表的提案有不少都是让人笑掉大牙的。如:将人民币改称为中华元、每周四天半工作制、发行千元大钞、关闭所有社会网吧、实行家务劳动工资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大家知道,两会如同美国议会的上院下院,若整天提这些个不着边的案子,这不是把参政当成杂耍场吗? 记得有一年,一个老奶奶辈分的人大代表在会上慷慨激昂的说,要把党中央提出的“八荣八耻”,让全国人民都能熟记背诵。果然,不多时间,有人就把它编成了歌谣,让幼儿园里牙牙学语的娃娃们哩哩啦啦地唱开了。中国本来就是个口号大国,居然还有人大代表肉麻恶搞。但历史经验往往是,很多优秀的道德品质,都在喊口号中被狗屎化了。 代表越开越“富” 每年的两会代表加起来有估计有近6000人,黑压压一片,赶大集也就这个档次。每人不要说发言,就是干咳几声加起来都要几百小时。每位代表会议花费不菲,光是吃喝拉撒睡外加娱乐没有几个亿下不来。去年每位代表还发了一台笔记本,今年发不发iPhone还是个谜。 北京市海淀区几年前召开“两会”,750多名代表和委员每人也发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U盘,此项共花费500多万元,还美其名曰,给代表们发笔记本既是为了要开一次“低碳的会议”,更是网上“履职的需要”。这完全是胡扯。变相的福利待遇还要拿一堆理由来愚弄老百姓,真是不知道脸红。 发言越说越“混” 今年广东代表团里总算出了个“忧民哥”。此人名叫贺优琳,在广东团全团审议发言时数度哽咽,他说“物价飞涨,我真不知道那些一两千块钱收入的老百姓是怎么熬过来的。”几句大白话,让老百姓听得热泪涟涟。 但不少代表讲话发言,都属于奇谈怪论。 有个著名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叫倪萍,就是过去每年的“春节联欢会”上总是要拚命挤几滴眼泪狠狠“激动”一下的主儿。她对于自己从来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有一套“宏论”。她说,之所以自己不反对、不弃权,是因为“我不添乱”,“我是(考虑)国家利益的,我热爱这个国家。” 倪萍一向给人的感觉是口齿伶俐的,但上面一席话让人觉得“政治素质”偏低,这样出工不出活的人去出席两会,完全是一种闹剧。爱国不应只停留在“不添乱”的浅层次,从人民利益出发,充分行使表决权,包括对自认为不够完善的提议干脆利落地反对或弃权,是一个代表最起码的常识,连这个也不懂,居然还去当代表,真是糟践了自己更羞辱了那个办“两会”的体制。 正是:年年“两会”年年滥,今年“两会”更荒诞;蒙人奇招数不尽,难怪“神探”无灵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Wael Ghonim: Inside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古奈姆演讲:埃及革命内幕 埃及人民18天赶走了穆巴拉克独裁政权,创造了奇迹,其中谷歌主管古奈姆被称为反独裁英雄。近日,网上传出他发表的一个演讲,称人民的力量远远胜过执掌权力的人!目前,他的演讲视频在网上盛传。 古奈姆说:“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懂政治;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玩它们那套肮脏的游戏;我 们会赢,因为我们没有政治野心;我们会赢,因为我们眼中的热泪来自于我们的心; 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有梦想;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梦想奋斗;我们最终真的赢了,不是因为任何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相信自己的梦想。” 这位谷歌行销中东及北非区经理古奈姆被埃及广大群众誉为英雄。他曾扮演网军角色,透过受欢迎的脸书(Facebook)网页,协助启动埃及1月25日爆发的抗议风潮,宣传民主抗议活动,1月27日他在开罗参加抗议活动被捕,遭埃及安全机构蒙上眼睛,拘押12天之久,获释后被推为反对政府运动的先锋。 古奈姆说,被捕后听到保安官员骂他是“卖国贼”,令他相当吃惊。他说,“所有怀着好意的人都是卖国贼,因为在这个国家,邪恶才是基准!”他又说:“假如我真是叛徒、卖国贼,我就会留在杜拜,住别墅,赚大钱,像其他人那样满不在乎地说:‘让这个国家去死吧。’但我们都不是卖国贼。” 3月9日,《新世纪》网站刊载了古奈姆的演讲和视屏,并翻译成中文字幕,以下是演讲全文: 这是革命2.0, 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是英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英雄,每一个人都有所贡献。 我们都知道维基百科,维基百科的创造性,就是每个人合作贡献内容,最终建立了世界上最雄伟的百科全书。 这种想法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世界最大的百科全书?然而埃及革命,革命2.0, 每个人都有贡献,或小或大,每个人有所作为,带给我们人类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革命篇章,令人鼓舞的是埃及人民彻底改变了自己。 看看现状,三十年来,埃及一直在走下坡路,什么事情都不好,什么事情都是错的。我们排名高的只是贫穷和腐化,没有言论自由和政治权利,这些就是我们伟大政府的成就。 仍然,没有什么动静,不是因为大家都很满足,没有沮丧,相反,大家都很沮丧,极其不满。 为什么每个人都沉默无语,就是所谓的心理恐惧的关卡。所有人都害怕。并非所有人,实际也要少数勇敢埃及人,我们要感谢他们如此勇敢,几百人被打被抓,但是大多数人都害怕,不想招惹麻烦。 独裁者离开了暴力就无法生存,他们要人民生活在恐惧之中,这么多年这个心理恐惧的关卡一直影响着我们。 终于有了因特网术,Blackberry, SMS等技术把我们大家连结起来,YOUTUBE,Twitter,Facebook这些平台帮助了我们。这些让我们感到,我并不孤独,很多人都沮丧,都不满,很多人都有着同样的梦想,很多人都在渴求自由。 也许他们过着世界上最好的生活,住着别墅,无忧无虑,但是作为埃及人,我们很多人并不快乐,尤其是看到视频里,一位埃及人在垃圾箱找食物,而有人从国库盗窃成亿财富。 因特网让大家说出心里话,互相协作,共同思考,形成一场启蒙运动。 卡里萨义德在2010年六月遭杀害,我仍然记得那张照片,记得照片里所有的细微之处,那真是令人发指,他被残忍的折磨致死。当局是怎么说的呢?他是吞食大麻哽死的,这是当局的答案, 他是罪犯, 他是个逃犯。 但是人们不再被骗,不再相信,因为网络使得真相大白,大家都知道真相,人们开始思考,他可以是我的兄弟,他是中产阶级,大家记住了他的照片。 一个网页做了出来,匿名管理者号召大家参加,那时没有计划,也不知道该接下来怎么做,几天后,数千人加入。愤怒的埃及人受够了,他们要求内务部长将杀人者绳之以法,当然,当局是不会听的。 神奇的是,人人都开始有一种拥有感,都觉得自己是网页的主人,大家开始出点子,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人提议“静站”,大家到街上去面向大海背靠城市,穿黑色衣服沉默站立一小时,不做任何别的,完后离开街道回家。 有人想,哇,静站,下一次呢,振动?人们嘲笑这样的主意,然而真的有人去了, 第一次有上千人在亚历山大市。把虚拟空间连接起来的人们带到了现实世界,大家分享共同的梦想,共同的挫折感,共同的愤慨,共同的对自由的渴望。 当局有没有从中醒悟些什么呢?没有。当局开始攻击人们,尽管那些人是何等的温和,甚至连抗议都算不上。 事情进一步发展,直到突尼斯革命,这个网页仍然由众人制作管理,匿名管理者的职责是征集意见,帮助大家表决,告诉大家正在做什么。大家拍下照片,大家报导违反人权的事例,大家提出主张,予以表决,付诸实践,大家制作视频,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人们互相促成,这就是网络的力量,没有领袖,那个网页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领袖,激励我们每一个人,给了我们一条路,是的,我们可以做到, 我们有同样的问题, 我们上街去。 看到25日街头的人们,我回去写道,25日前的埃及不再是25日后的埃及,革命正在进行,这不是结束,这是结束的开始。 我是在27日夜晚被抓的, 感谢上帝,前一天我向公司申请了休假,他们抓了我。我不想谈我个人的经历,因为这不是围绕我个人的事情,我被拘留12天,蒙住眼睛带上手铐,没有听见任何事情,什么也不知道,不能与任何人交谈。 出来以后第二天,我来到解放广场,真的,当我看到广场上的巨变,我觉得恍若12年。我从不曾想像,埃及人,神奇的埃及人,彻底变了,再也没有恐惧,每个人都变得强大,如此强大,要求自己的权利。 极端分子也变得宽容,谁会在25日前想像,成千上万的基督徒祷告,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在旁边保护他们,成千上万的穆斯林祷告,同样,成千上万的基督徒在旁边保护他们。 政府当局的主流媒体宣传机器多年来强加于我们的陈腔滥调统统破灭。这次革命将当局的丑恶暴露无遗, 而埃及人民,埃及男女同胞是多么的了不起,何等的朴实和令人惊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马克思、撒旦教、光明会与阴谋论

最近读了两篇论证“马克思是撒旦教徒”的文章,其中一篇只是引用了马克思一些涉及魔鬼的诗文和言论,从中推测马克思可能加入了撒旦教。笔者认为这些材料即使是真的,也很难说明什么问题:如果谈论魔鬼或者撰写关于魔鬼的文学作品就证明一个人加入了撒旦教,那么街头巷尾那些喜欢讲鬼故事的老太太和歌德、弥尔顿等大文豪不是全成了撒旦教徒吗? 另一篇文章论证的是马克思与光明会(illuminati)的关系,不过光明会不仅和撒旦教毫无关系,而且也不是一个邪恶组织,更重要的是,光明会在马克思出生之前就早已不复存在了。 光明会于1776年由亚当•韦斯豪普特在巴伐利亚成立,1788年在遭到镇压后解散,只存在了短短12年。光明会是一个旨在研究科学和哲学、促进启蒙思想的读书会,它主张理性、自由和平等,主张自然神论,反对极端保守的耶稣会和君主制。 可以说,光明会是当时欧洲启蒙运动的一部分,其名称“光明”的含义是“理性之光驱散迷信和偏见的乌云”,其中并无任何神秘主义成分。光明会确实是一个秘密组织,并且有着严密的组织形式,但这也是因为当时的巴伐利亚是一个专制国家,科学和鼓吹启蒙思想的哲学书籍遭到禁止,公开活动很容易遭到镇压。 撒旦教则有好几种。有欧洲民间传说中的撒旦崇拜,传说撒旦信徒举行黑弥撒时会倒放十字架,倒念圣经,杀人和动物做祭祀,集体淫乱等等,但并无充足证据证明其真实存在。有安东•山德•拉维(Anton Szardor LaVey)1966年在美国创建的撒旦教会,该教会禁止教徒有违法行为和不负责任的举动。 该教认为:“撒旦代表了放达,而不是节制;撒旦代表最清明的智慧,而不是自欺的假冒伪善;撒旦代表了对那些应该对他们友善的人友善,而不是把自己的爱浪费在去爱那些忘恩负义的人;撒旦代表有仇必报,而不是把自己的另一半脸伸出去;撒旦代表了所有所谓的罪,而它们都带来了身体上的、心灵上的和情感上的舒适。” 有路西法——希腊神话中的黎明之神——崇拜者,因为基督教认为路西法就是撒旦。最宽泛的撒旦教定义是:原教旨基督徒认为所有的无神论者、异教徒和非本教派的基督教徒都是撒旦教徒,有些原教旨基督徒甚至认为罗马天主教也是撒旦教。后面这些所谓的撒旦教显然与民间传说中杀人做祭祀的撒旦教截然不同。 至于为什么有人会把光明会和撒旦教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出于对秘密组织的恐惧。 可能是由于一些人把巴伐利亚的光明会和17、18世纪法国的神秘主义组织光照派(illumines)混为一谈——后者与诺斯替教有关,诺斯替教是基督教的一个异端,认为世界是由魔鬼而不是上帝创造的;可能是因为光明会让人联想到黎明之神路西法,也就是撒旦;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原教旨基督徒把一切不属于自己教派者都叫做撒旦教徒,主张启蒙理性和自然神论的光明会也不例外。 光明会早在1788年就已解散,但此后两百多年里,关于光明会阴谋的传说却甚嚣尘上,而且由于光明会一度与共济会(Free-Mason)关系密切,这种传说也演变成了“共济会阴谋论”。 传说光明会-共济会要对法国大革命负责,因为雅各宾党中有诸多共济会会员。同样的阴谋论在美国将会遭遇尴尬,因为华盛顿、富兰克林、杰弗逊、亚当斯等多位美国开国元勋都是共济会会员。 在美国,共济会不需要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尽管如此,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还是成为了政治斗争的武器,所指向的目标是托马斯•杰弗逊,联邦党人的文件称杰弗逊为“真正的雅各宾,现代‘光照派’(illumination)的真正孩子……这个国家的敌人。”杰弗逊的支持者则为光明会辩护,认为光明会所主张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哲学与在美国饱受尊敬的贵格派基督徒别无二致。 后来的阴谋论者则利用了美国国内对政府的不信任和国际上的反美情绪(Anti-America sentiment),把这些情绪与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结合到一起,认为光明会代理人掌管了美国政府、大企业、大银行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他们相互勾结,实施主宰世界的阴谋。 彼尔德堡集团、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基金会、美国国会对外关系委员会和三边委员会、国际银行机构、美国国税局、美联储、欧洲经济共同体和伍德罗•威尔逊、富兰克林•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吉米•卡特、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等美国总统,以及查尔斯王子、教皇保罗二世和戈尔巴乔夫等人都曾被认为是阴谋的一部分。 何新和宋鸿兵等人的著作和文章也是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与反美主义相结合的产物。 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也与反犹主义相结合,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和犹太人阴谋论相互交织。 20世纪初俄国革命爆发前夕,一份捏造的《锡安长老议定书》(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声称一个国际性的犹太人阴谋集团在俄国发动了革命,以便在基督教世界制造混乱,以此来实现犹太人霸权。 光明会-犹太人阴谋论也与反共思潮紧密结合,阴谋论者不仅认为马克思继承了光明会的衣钵,还认为正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前身,《共产党宣言》是其纲领)是光明会的一个分支。从这个角度来说,何新等人鼓吹光明会-共济会阴谋论,是和共产党的敌人站到了一起。 结语:为什么要反对阴谋论?光明会是一个推崇理性和科学的启蒙组织,有关它的神话却与其初衷背道而驰。反对光明会的情绪中不能说完全没有合理成分,尤其是这种情绪中也包含了美国普通民众对日益膨胀的政府的不满和恐惧。但无论如何,用阴谋论来解释使我们所反对的事物都是危险的。 其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阴谋论是不可证伪的。阴谋论永远不会受到挑战,因为阴谋论者认为:没有证据就是阴谋存在的最好证据,而相反的证据则是阴谋的一部分。阴谋论者是不可能被证据说服的。 第二,阴谋论者认为“一切我不希望发生的事都是某个集团有意为之”,这高估了人类的理性。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不可能遇见到自己行动的全部后果;敌人的理性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像上帝或魔鬼般施展阴谋。 因此阴谋论最终一定会走向神秘主义,认为魔鬼或者“历史”在幕后操纵着人类的行动,这种思想正是自由之敌。我们反对马克思的经济学和社会学观点,因为他的劳动价值论是错误的,因为他的阶级斗争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对他的观点作出批判。但我们反对马克思,决不是因为他是撒旦信徒或者敌基督。把敌人描绘成魔鬼,对理性讨论没有任何帮助。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