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中国失败的2009年

作者 林兰

岁末年初,忆旧迎新,本台专访了居住在北京的独立作家高瑜,谈中国即将过去的2009年。

中国今年主要两件大事:六四20周年和建政60周年

我认为一个是六四20周年,当然这是民间的,其次是中共建政60周年。中国所作的以及允许的,就是隆重的阅兵式。这两个纪念日表明了民间和官方对中国前途的不同看法,而且这种争论由来已久,从“民主墙”起,知识分子提出了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结果遭到邓小平的镇压。 六四也提出要加快政治改革、新闻自由,反腐败等等,又遭到了最血腥的镇压,这20年来“天安门模式”一直在中国继续。

对于中国建政60周年,30年未见,全国人在电视里看到一个非常惊憾的一幕,就是“毛泽东思想万岁”重新出现在游行方队里,而且统领了四个方阵:即毛泽东方阵、邓小平方阵、江泽民方阵和胡锦涛方阵。就是要用“毛泽东思想万岁”来统领中国前进的步伐。毛泽东在中国建立了一个一党专政、集权专政的制度,以社会主义的名义搞了许多政治运动,使中国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这才促使中国政府要重新为它的合法性找出路,才有了邓小平的改革。邓小平的改革以四项基本原则统领,四项基本原则还是维持共产党一党专政,没有其它的,但是在经济上走资本主义路,借助全球化、享受全球化的好处,把资本主义引进了,把外国的资本引进了,技术引进了,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世界工厂。

天安门模式与中国模式,建立中国模式的两个基础:人口红利土地红利

中国这些年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尤其今年,世界遇到经济危机,它还能维持GDP增长8%的发展速度。作为经济的发展,这种目标是非常惊人的。但是这是怎么取得的,有中国模式的手段,这种中国模式在对外宣传上,只是宣传其经济发展、成绩规模、北京的高楼大厦的叠起及中国的富裕。这种富裕成为向世界展览的橱窗,都是中国权贵的橱窗。他们成了世界上最富的一批人。但是却掩盖中国模式到底是怎么来的。其中包括毛泽东为中国留下的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的现实。这个现实过去叫“剪刀差”,就是压低农民农业收入来支持工业。到现在这30年,中国 “剪刀差”依然存在。农民的实际的二等公民的地位没有变化。 这在中国官方的一本介绍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的权威书籍里有非常明确的统计数字。中国利用了“人口红利”,基础是毛泽东对农业、农民、农村的剥削,这种剥削现在依然存在。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唯独中国出现了“农民工”。大批的农民、在农村的富裕劳动力都转到城市,这是任何国家在经济发展城市化当中都会出现的现象,唯独中国的农民不能改变其农民的地位。还是二等公民,所以叫他们“农民工”。农民工就是在低工资、低福利、低人权的状况下为中国的工业化付出他们的一切。中国的商业资本主义利用他们的廉价和低人权向全世界出口廉价商品。

在这种情况下,农产品的价格还是低的,这样就压低了农村农业发展在GDP中所占的数字,实际支持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而没有发生很大的通货膨胀。这就是“人口红利”所贡献的。

另外就是“土地红利”,中国现在农村的维权运动基本上都是出于土地问题,政府现在干脆把土地的收入作为财政主要收入部分,用低价购买农民的土地,而耕者有其田是毛泽东取得革命胜利所依赖的。三年的解放战争主要靠土地分给农民取得农民的支持,用他们的血肉扩充了解放军,结果牺牲的几乎都是农民。但是解放后短期的土地改革使土地归给了农民,很快合作化就把土地受到集体手里,所谓的合作化是集体的实质就是国家的,因为在中国国家是唯一说了算的。 这种“土地红利”经济学家党国英教授的计算,大约20万亿的土地收入只给了农民一万亿,而且他将这19万亿再买给开发商,政府的收入翻倍。所以造成房地产拉动中国的经济,2009年也主要依靠这个。

经济发展、中国模式是建立在这两个“红利”基础上的。中国政府不敢公开宣传经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高速度中国模式是怎么取得的。正因为没有这个自信,所以只有靠“天安门模式”、靠枪杆子继续维护政权。

请你们记住一个中国名字:刘晓波

中国在今年六四20周年禁止民间公开纪念八九民运,不敢公开真相。任何国家的国庆都是人们自发庆祝,没有国家用军警、武警完全在封闭的情况下举行一场游行、一场检阅。我刚刚从捷克回来,捷克天鹅绒革命20周年,我参加的那场纪念就是从查理大学出发,一直到国家街,在那里举行了几十万人的庆祝活动。他们让我发言,我发言的题目就是“请你们记住一个中国名字:刘晓波”。我讲了刘晓波因为签署“08宪章”正面临审判,现在审判已经到来。我觉得利用圣诞节期间完成对刘晓波的起诉和审判,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具有黑色幽默的结局。全世界都在合家欢乐,只有中国利用这个机会,以免引起世界更大的反响。你们的政府领导人在过节,你们的传媒也在过节,你们的政治家也在过节,所以我就在这会儿审判。这是他们机关算尽,绞尽脑汁,更多表现了他们的心虚。

刘晓波可以说是六四镇压二十年后最大的一起政治案、最重要的一个政治案。能够以一个“08宪章”及6篇文章中作为他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罪证”,而且还有一个罪名是“勾结国际反华势力”,用这些纯粹的文革的语言来审判一个思想者、一个知识分子,可以由此看着天安门模式和中国模式二者的关系。“天安门模式”是保卫“中国模式”、也就是保卫一党专制政权所采取的一种方式。

现在中国向全世界炫耀“中国模式”,避免世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对不符合人类文明的方方面面的批评。他们要把中国模式作为世界文明的一种方式推向世界,是多么的荒唐可笑。

2009年是中国失败的一年

我认为中国的09年是绝对失败的一年,它要不失败,就不会审判刘晓波,不会审判“08宪章”。如果是真正取得伟大成就的话,就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在圣诞节期间搞这样一场最荒唐的人权审判。我觉得这显示了它的非常不自信。六四20周年和建国60周年的2009年对于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年头?我相信会有一个公正的历史记载。这个记载不会由巨资承办一个豪华奥运或者盛大的国庆庆典来决定。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he Steep Road to Freedom.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