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and Digests

什么叫掩耳盗铃?把“明天”作为敏感词儿和谐掉,就真的没有“明天”了吗?谁出于恐惧把词汇“明天”和谐掉,现实的“明天”对谁就更可怕。

微笑散步怎么能推翻政权?如果一个政权因为微笑散步而垮台,那是这个政权有问题。

镇压要是能维护统治,我们今天就真的是生活在秦200世了。镇压只能让统治者覆没的结局更惨。当秦始皇焚书坑儒堵死和平理性之路的变革后,推翻他的是不读书的刘项,最后是20万秦兵在巨鹿一夜被坑杀。其时,据马谷坑儒700人仅6年。

如果暴力真能够消灭反对者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是暴君的天下了。独裁者应当明白,当讲理的都被关押、流放和屠杀时,暴君将面对的是刘邦和项羽!“刘项原来不读书”。

那些说“和则双赢斗则双输”的人并不真懂得“囚犯困境”的博弈策略建议。另外两种情形是:当一方合作而另一方不合作时,不合作一方会得寸进尺地压榨合作一方。因此,囚犯困境的博弈策略建议是:当对方合作时,你要合作;但地方不合作时,你一定要斗,让对方付出代价后理性地选择合作。

有人告诫我不该在准备不好的情况下革命。且不说革命不是一个人或一个集团可以发动的。问题是:问这话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好像革命是可以准备好了再干。其实,革命都是突发事故引发的;与突发事故不同,人民想要一场革命。“准备好了再干”已经说了20多年;以后还会再说,说到革命成功之前。

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想让子弹飞?我总是回答我不玩枪,怎么可能希望子弹满天飞?问题是统治者用暴政维护腐败不公的发展镇压一切和平理性的声音,人民除了忍受,就只有让子弹飞了。这是暴政的后果。不想让子弹飞的仁者们,该去对制止暴政。

两天前,我在推特上写下一段话:“自由民主好比不死的凤凰,它可以失败一百次一千次,但每一次它都会浴火重生。相反,共产专制只能输一次,它一旦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不少推友对这段话大表赞同。也有推友提出异议。一位推友写道:“如果你看过《浪潮》,就不这么想了。”这位推友的异议很有意思。我不妨对此做一番分析。

中国政府承认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平民是反人类罪

2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的15个理事国举行紧急会议,经过一整天的密集磋商之后,一致通过了制裁利比亚卡扎菲政府的第1970号决议。

制裁内容包括4个方面:1、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2、禁止卡扎菲和家人以及16名亲信出国旅行,3、冻结相关人员的海外资产,4、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利比亚当局镇压平民的行动提交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进行处理。可以说,这一制裁案几乎动用了除开军事介入之外的所有制裁手段。

在会上辩论议案时,利比亚驻联合国代表发言,声泪俱下,恳求各国代表投票支持制裁,特别要求把卡扎菲政府送上国际刑事法庭。他的发言止住了中国代表所谓“不干涉内政”的论点,成为辩论的转折。

一个主权国家政府的代表,请求外国政府联合起来制裁惩处自己国家的政府,并且一见到各国同意制裁,立即流下感激的热泪。这在联合国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第1970号决议的伟大意义在于,正如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所说:“它史无前例地迅速和一致决定,将一个国家的人权问题提交到国际刑事法庭进行处理。”

不消说,这一点正是中国政府最害怕的一点。本来在这次会议上,其他国家早就表示同意了,唯有中国代表迟迟不表态,因为中南海就半天拿不定主意。众所周知,现在利比亚政府的所作所为,就是1989年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这一点,卡扎菲自己就一再强调。卡扎菲两次电视讲话,都以中国政府在1989年出动军队坦克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为例,为自己镇压利比亚平民的行为作辩护。

这就使中国政府陷入极大的困境:如果它不投赞成票,那等于把自己和卡扎菲捆在一起推上被告席,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如果投赞成票,那等于从理论上承认了1989年天安门屠杀是反人类罪,应该被追究责任。

中国政府是最后一个投票的。出于无奈,它不得不投下赞成票。在表决之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作解释性发言,说:“考虑到利比亚当前极为特殊的情况和阿拉伯及非洲国家的关切和主张,中国代表团对安理会刚刚通过的第1970号决议投了赞成票。”

2月28日的英国《泰晤士报》发表署名文章(注)指出,阿拉伯人的觉醒可能会深刻地影响中国的政策。中国政府在它所参与的最重要的国际机构--联合国--和大家一道,立下了一条明确的规矩,那就是,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民众是犯罪行为,政府的领导人可能也应该被追究责任。

不错,中国政府投票同意联合国第1970号决议,并不等于它已经承认了六四屠杀的罪行,也不等于今后它就不再会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平民。我注意到,国内官方媒体在提到第1970号决议时,只说了3项制裁,即,武器禁运,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有意隐瞒了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利比亚当局提交国际刑事法庭这一项。可见,中国政府还在欺骗中国人民。这表明它还无意改恶从善。但是那毕竟也说明了,中国政府自己也知道,在道义上,在法理上,它无法否认,它不得不承认,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本国平民是反人类罪。
------
(注)Libyan tremors will be felt as far away as China;The Arab awakening could profoundly affect policy in Beijing and London, and herald a new dawn for the EU. by Bill Emmott, Times (London); Pg. 23; Feb,28,2011.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