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被抓 中南海的沉默来自于内部的分裂与拆台

截止到今天为止,艾未未这件事情依然影响非常大。从我们上期节目做完到现在,艾未未这件事情发展得比较特别,意思就是说,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前后有十天的时间了,中共除了媒体有所栽赃,给艾未未抹黑,包括外交部的发言人洪磊,都直接讲艾未未将依法惩处。艾未未还没定罪,怎么叫依法惩处?就是这样类似的说法是中共习惯性的。但是它出乎意料的就是说艾未未这件事情竟然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就太大了,达到什么份上?几乎世界上主要国家的政府,外交部,都以正式的方式向中共当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求释放艾未未。

整个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现在我能看到的,就是说中共是以艾未未经济上有问题的这样的一个说法来抓的他,普遍大家认为是它的借口了。从我看所有的文章,包括海外对这件事情的关注程度,以及中共,包括环球时报、新华社以及外交部的发言人对艾未未这件事情的说法,给我更大的感觉就象是运动,我说这个运动就象我们四、五十岁的人所经历过的这种运动,文革,反右,类似的运动,有这种感觉。因为从处理艾未未这件事情本身来讲,它不象其它那些,因为艾未未个人的身份太特别了。按道理说,它碰艾未未非常不划算,不值得。艾未未他所做过的事情个人化极强,他基本上表现了一个自由的艺术家和独立的个人人格这一方面表现得极其强烈,他要求的是自由,要求的是公正,我觉得代表性更强一些。

就是说他做事情的这种独立性,你很难把艾未未跟其他一些相关的人完整的连在一起。从我做过的,包括我在《今日点击》当中做过很多关于艾未未的节目,接触过很多介绍文章,我更觉得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个在反抗中共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他这个位置就显得更加突出,不象说一些维权律师或者是网上的一些作家。维权律师他触及到的很多是一些民众的一些基本的利益,最底层人的,最普通人的基本的利益受到当地握有权力的人的侵害之后,这些律师站出来为他们打官司,为他们维权,这是一些律师的做法,包括陈光诚,包括滕彪,这些人的做法是这样的。

我记得在前两期的节目中也给大家提到过,所谓的在中国的茉莉花的革命,我个人认为实际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并没有完全成型,或者说是不存在。我提到这个说法是因为我一直坚信,所谓的茉莉花革命的散步的最一开始应该是中共贼喊捉贼,他们先干的。但是当这件事情出来之后,他们把这风放出来之后,他们在第一时间抓了包括滕彪在内的几乎所有的在过去两三年里头非常活跃的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现在一直在抓。到了第二期,第三期,一直到现在,我倒是认为,是很多民间的普通的老百姓,一些普通的民间人士,借助这个说法把它延续下来。所以在第二期、第三期周末的时候,星期日号召大家散步的时候,大家注意到警察非常多,而实际谁是散步的看不出来,结果警察又害怕,就把外国记者抓了,这是我们那一期节目当中跟大家分析的。

其实包括艾未未自己曾经也发表过他不支持这种茉莉花散步,茉莉花革命,因为它会很容易把这些参与者置身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而大家没有一个相应的组织,相应的间架结构,这样散兵游勇的状况就是很不利。那现在的问题就出现了,为什么前面循环的过程一直到今天,艾未未竟然被抓了,这个给我的感觉非常蹊跷。

稍微有一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其实动他是不划算的,因为他在国际社会当中影响力太高,这是第一;第二,在老百姓,民间他影响力更高的是那些三十多岁的人,有几十万人是他的粉丝,而他所代表的思想是这种独立的自我个性的表现更强。此外,因为他是一个现代派的艺术家,所以他表现出来的东西极其具有思想性,但同时极其突出个人的意愿,意志,个人的理念。那这种自由的现代派的艺术家,对于现在的中共来讲,再加上艾未未自己家庭的背景和他在国际社会当中的声誉和声望来讲,中共动他是不划算的。

其实现在大家可以看出来,中共无论对他做什么,都不会被国际社会所接受,中共无论对他栽赃什么样的罪责,其实在整个国际社会当中有一种感情上的心理倾向,中共说什么都是假的,就是这么个概念。但是如果留他在外面,不去抓他,不去碰他,其实对中共有一种缓冲的余地,我个人的看法有这种感觉。就是你不要把事情做绝了,当你把事情做绝了的时候,谁都不干了,我说的是这么个意思。

而反对中共的,能够发出声音的,主要是国内这些人。这些人你都给他抓净了,包括艾未未是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它的代表性是从这种自由思想和精神层面,这种追求自由和公正的角度具有代表性。如果你把这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给抓了之后,因为他不比其他人,就是因为他的国际声望太高,所以你抓他之后就等于向国际社会的价值观进行挑战,这就是我一直在静静的看的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到底为什么?

当艾未未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反应非常大的却是德国媒体,德国媒体要相比英国媒体和法国媒体反应的更大,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在本月初,德国的一个叫《启蒙的艺术》在天安门广场,原来的历史博物馆,现在的国家博物馆展出。这个展览馆被关闭了很多年,这次重新开幕展出,而把德国的《启蒙的艺书》这样的展览放在那儿,是当时作为一种文化的交流。

我在德国之声的网站上看过一些文章,就希望说透过这样的启蒙的艺术所追求的价值观念,就是自由,人权,个体的这种解放,追求的是这些东西,所以在我看来当初德国是希望有这样的一种传递,透过艺术的形式。而在办这个展览的时候,德国外长也亲自到北京去参加了这个展览的开幕式,这个前后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在德国之声当中在艾未未被抓之后有这么一篇文章,他说十八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它的核心价值就是自由精神,独立人格,天赋人权,宽容理性,这是它最关键的。

而这一次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艺术品是得到了德国联邦外交部的大力资助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就出现了,启蒙运动的核心价值却与现今中共所掌握的中国相差甚远,远的不是一点点,是太远了。也正是因为相差甚远,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状况,就是说在德国出现了两个声音,有一些人要求撤展,对中共抓捕艾未未的抗议,包括德国的外交部长已经召见了中共驻德国的大使,以此提出抗议;但是作为政府的角度来讲,很多人说我们愿意抗议,但我们觉得我们不应该把这个展览撤出来,这是分开的两件事情。

另外的思想说的就很清楚,正是因为启蒙的艺术它就是要展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艺术创作自由的这样的启蒙的基本理念,但是中共抓了艾未未就是对整个艺术展的侮辱,所以从这一点上说就必须应该撤出来。德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米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说,实际这个展览是给中共搽脂抹粉,实际是给中共助台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就应该把这个展览撤掉,这是说的比较明确的。包括德国的文化部长,德国的外交部长都是谴责了中共的行为,但是坚持认为展览应该撤。

在这样的对峙过程中,这样的冲突过程中在德国引起的反响非常大,反响大的超乎想象。德国几乎所有的媒体几乎都在几天之内连续报道这件事情,登出各种的评论。我觉得这个问题出现了一个概念,就是艾未未自身的价值观念,艾未未自身的安危已经直接触及到国与国之间以及国际社会之间的这种价值的冲突。

其中《南德意志报》写过一篇评论,《中国的良知沉默了》,他指艾未未是中国的良知,是许许多多正直而勇敢的中国人之一,他的被捕标志着中国达到了新的最低点,也是打了德国对华政策的一记耳光,德国现在应该发出明确的政治信号,这是指德国政府了。

而且报道当中特别提到,艾未未的整个从艺术家转变成为政治活动家的过程当中一切都是为了别人,跟他自身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他已经成名了,他是当今世界上著名的,或者说最有价值的中国人艺术家。你要从赚钱的角度来讲,他的作品的价值,他的作品拍卖换取金钱的价值,也是中国人当中的凤毛麟角。他有钱,他有名声,他有一切,他有家庭旺族的背景,我是指他父亲艾青的名声,今天包括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所有的人都是读他爸爸的诗,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长大的。艾青被誉为红色诗人,是中共统治年代极具代表性的人物,而且他很多的诗都以爱国主义在宣讲,再讲给别人,包括我自己在内这样普通的中国人,将近三代人。艾未未在这种背景下他可以享受他自己的名望,他根本没必要去做这些事情,但他做了。

在这篇文章当中他提到艾未未为四川大地震几千名学生在腐败官员建造的豆腐渣工程遇难时,他为了让死去的人有尊严,希望找出他们都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死的时候是多大,就找出人这样最基本的东西的时候,想还给死去的人以尊严的时候,却触怒了中共,而且他还为那些无辜坐牢的维权人士发出声音,对于中共所掌控的媒体说他的艺术越来越趋向于政治化的说法,艾未未的回答也非常清楚,一个独裁政权掌控下的艺术家只能创造政治化艺术,艺术服务于生活,我们的生活是政治化的,那艺术自然也就政治化了。这个是没错了,国内就有很多朋友提到说叫参与政治,有人给我的留言也说石涛是参与政治。

我说你说等于白说,为什么这么讲?今天你出生就是政治,因为你出生的时候你要做出选择。你今天生孩子的时候你只许生一个,所以你要挑是男的是女的。谁让你生一个?是因为党的政策要求你只能生一个,所以你生了一个你不能生第二个本身就是政治,所以在你的孩子没出生的时候已经是政治性产物了,当你选择是男还是女孩的时候,甚至于看自己的太太怀的是女孩,到医院去做人工流产的时候,你未出生的女儿由于政治被你亲手杀掉,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其实很多的孩子,就在今天政治的氛围当中,在她在娘胎里尚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政治杀死了。就象艾未未说的道理一样,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政治化的国家当中,所以我们的一切也必然是政治的。

而在这一篇文章当中接着是这么讲的,他说艾未未是一个正直的人所说的话,中国的历史上有很多勇敢的人,他们就因为类似的态度就备受煎熬,他提到了屈原。他说屈原当初可能就象现在的艾未未一样,如此执着的针对专权腐败进行斗争,而著名的诗人李白和苏东坡,以及包括艾未未的父亲艾青,都是受过类似的迫害,就是因为他们作为艺术家,作为正常人,作为文人,他们要秉承文人应该有的良知和做人的意志,讲出他们真实的想法,所以他们得罪了独裁者,所以他们就受到了类似艾未未所遭受的迫害。

在这篇文章里提到另外一个说法,就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的中国,达到了新的道德的最低点。北京的共产党人为了维护权力,而日益采取极其非法的方式,他们没有任何正常的法律手续和程序,就让很多活动家消失了。一个盲人的维权人士和外国记者还被殴打,外国对这种过分行为的批评,遭到了伶牙俐齿的政府女发言人的讥笑。中共领导人显然已经得出结论,西方现在更需要中国,而不是中国更需要西方,艾未未称这种思想是危险的罪过。中国与西方的这种交流,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只能是相互往来,西方涌向中国市场的同时,中国人也希望用西方的技术继续发展,彼此尊重。

所以这篇文章最后的结论是,中共领导人已经开始告别对外国人以礼相待,同样也告别自己在改革年代的政治自由化,从而破坏了邓小平的毕生的事业,一个让象艾未未这样的艺术家和启蒙者消失在铁窗之后的国家已经达到了新的道德的最低点。其实我个人的说法,谈不上道德的最低点,这个国家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道德。这个国家所谓的道德底线,我举个例子,谁对我好谁就好,谁对我不好谁就不好,今天在评论价值观念的时候,很多人是以我个人的利益的得失来衡量对方的好与坏,完全是利益。

而在四月六号《纽约时报》发表了另外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直接就叫做《一个艺术家承担了中国的良心的角色》。艾未未被警方抓捕并失踪,他实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二十一世纪的人物,拥有全球意识,善于运用媒体,结交广泛,他也是一种文化形态的代表,而这种文化,西方人大多不熟悉,但在中国却历史悠久。在艾未未三十年的艺术生涯当中,他经常冒着个人的风险,把艺术和现实社会结合在一起,发出了对中共当局直言批评的角色,并向中共当局发出了他最严厉的批评。在被抓,被拘捕之后,他能否在中国继续保持这样的角色,目前看来已经很难说了。

文章接着说,艾未未创作的作品很多是极其有思想性的,有些让外国人感到莫名其妙,比如在二〇〇七年在德国卡塞尔举行的纪录片电影节上,他展出了一件名为《童话》的概念艺术品。他在整个展出期间,摆出了一千零一把中国的古董椅子,让人们可以随便坐,他在外边用一千零一个从明代到清代的房屋拆除下来的门搭成了一个建筑,而这种古代的房屋在中国各地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当中已经被拆除掉了。透过互联网,他招募了一千零一个中国自愿者,在电影节期间,在卡塞尔生活。

他说,总而言之,艾未未让人感到中国吸引人,但也令人困惑,同时又可怜。这些椅子坐上去感觉不错,但是人们很难明白,那些来自中国的人的意思,而这些人他们同样也不清楚它们为什么要在那里。用旧门打造起来的建筑最后倒塌了,总体来说《童话》让人看到了中国的前途不妙。我个人的感受,一千零一,这是童话的意思,而那些古董椅子是指中共独裁政权的价值观念,谁坐在上头谁都会享受,谁都会感到享受,不愿离去。而拆下的门搭成的建筑最后倒塌,就是历史的一切都被毁掉了,历史的一切都被坐在这些椅子上的人毁掉了。那它毁掉的是什么?毁掉的是中国传统的文化,它所维护的是权力。

当然象这样的作品,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这取决于个人。但是他所描绘出来的,应该是今天中国人生活的基本环境。其实就象文章说的,坐在这些椅子上感觉不错,但是弄不明白这些中国人干嘛来了。就象中国人生活在中国的土地上,你会说他干吗?为了房子,衣服?搞不懂。就是说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已经弄不明白了,因为历史上留下来的痕迹,文化的和道德的,已经被拆除掉了,已经被摧毁了。被谁摧毁了?就是中共这些衣冠禽兽们领着大家干的,中国的历史被摧毁了。可是,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面对中国所发生的事情,搞不懂,我觉得他所描绘的是这么个概念。

那回过头来,这期节目我主要提到的就是,为什么要抓艾未未?我个人认为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抓他给中共带来的麻烦远远超过不抓他,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是为什么抓了?其实何清涟女士在一篇文章当中提到过,说今年瑞士银行已经放弃了匿名式账号,是因为受到了一些压力,紧接着响应联合国的号召,制订了一个独裁者法案。如果一个国家的独裁者被国际社会认定为独裁者,那他所有在瑞士银行和瑞士国土上的一切财产将被冻结并被归还给所有国。这就是大家看到的,在突尼斯和埃及发生推翻独裁者之后,三个独裁者,本阿里,穆巴拉克和卡扎菲家族,他们在瑞士的一切财产都被冻结就是执行了这个法案,因为这个法案是从二零一一年二月一号生效的。

中共针对这个状况出了一个新的条例,中共在三月十四号发了一个通知,提高了向海外投资的资金的自由限度,原来资源性的海外投资底线是三千万美元,超过的要经过审批,结果现在提高到三个亿,非资源类的投资,原来的限额是一千万美元,现在提高到一亿美元,就是向海外投资需要审批的金额的额度提高了十倍,这就造成了象钨矿公司的总经理,原来三千万美元就需要申报的投资,而现在只要不超过三亿都不用申报。这就为国家资产外流开了绿灯,限制减小。这就意味着中共高层握有实权的家族,已经意识到国内的局势非常紧张,所以以法案的方式,为他们所掌控的企业转移资金创造方便。

那为什么艾未未被抓了?其实这跟德国启蒙艺术展有关联。艾未未的被抓,因为现在是胡温主政,因此国际社会认定这是胡温干的,所以真正被抹黑的是他们,而掌握政法委系统的是周永康,而周永康是江泽民的人。所以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中共内部权力之争的过程中,利用这些有名的人物,来相互设置障碍,破坏对方的形象,无外乎是中共内部权力之争的外在表现,而且正在激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释为什么艾未未被抓之后,中共官方最高层却迟迟没有任何表态,针对这件事情,中共高层已经没有共识。

艾未未被抓并不是中共高层的一致同意的,中共高层可能存在两派,甚至三派。而他们对外又试图保持一个整体的形象,所以才会出现沉默。八九六四的时候,中共的上层也是沉默,没有说法,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现在的情况跟那时一样。中共目前有在大规模提高利率,是为了遏制通货膨胀,这与八九年情况类似。所以艾未未被抓的原因,极有可能是中共内部几大家族权力之争已经白热化了。为了给对方栽赃,为了制服对手。那谁有这样的权力?我们以前介绍过,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每个人分管一项,政法委归周永康主管,所以应该是周永康要抓艾未未,直接就是为了给胡温抹黑,而周永康这么干一定是受到江泽民的指使。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