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市资不抵债 穆迪:地方债务远超估计

国际金融评估机构穆迪公司周一发表公告称,中国审计署关于银行对地方政府贷款规模的数据可能少报了人民币3.5万亿元,并警告说,地方贷款数额巨大可能对中国银行系统构成威胁。穆迪表示这一问题或推动穆迪将中国银行系统的评级前景调整为负面。

地方债务远高于官方统计

近日,中国官方首次宣布各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额达到10.7万亿元人民币,该数字占中国经济的27%,不少专家还质疑这个数据的可靠性。

中国审计署公布的统计数据称,银行向地方政府发放的贷款金额约为人民币8.5万亿元。在周二发布的报告中,穆迪将审计署6月27日公布的数据和中国银监会发布的报告进行核对后发现,审计署可能漏报了3.5万亿元的银行对地方政府贷款。

穆迪认为这部份漏报的贷款违约风险最大,回收的可能性很小。并据此推断中国银行业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要远远大于此前的预期。报告认为,中国银行系统的不良贷款规模可能占总贷款规模的比例的8%~12%之间,而一般情境下的不良贷款比例应该在5%~8%。

渣打银行中国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上周四在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中国的政府负债总额相当于GDP的71%。远高于中国审计署公布的20%。渣打预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欠的4万亿到6万亿元贷款永远不会得到偿还。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说,综合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对政府平台未偿还债务的估算数字以及审计署的报告,可以得到更真实的地方政府债务数据。通过综合这些数据,他认为,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在15.4万亿到20.1万亿元之间,约占中国GDP的40%到50%。

78市资不抵债40市县借新还旧 危机浮现

中国审计署的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高于100%的市级和县级政府分别达到78个和99个。还有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已经进入“拆东墙补西墙”、循环举债的周期。截至2010年底,有22个市级政府和20个县级政府的借新还旧率超过20%,还有部份地区出现了逾期债务,有4个市级政府和23个县级政府逾期债务率超过了10%。有传言称上海和云南的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在偿还贷款方面正遇到困难,这标志着一波还贷困难潮的开始。

瑞信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博客)指出,地方政府债务是他研究国内经济17年来的最大难题,在房地产市场尚未出现任何大幅放缓迹象下,这颗炸弹暂时不会引爆,但中国政府再不出手,很可能对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评级机构惠誉认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可能占到中国银行业坏账的30%。

保障房贷或使地方政府债务恶化

《新世纪》周刊周一援引行业人士及政府官员的话报导,中国大多数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资金链已紧绷到极致,为保障房住房建设融资发行的企业债券是一根新的救命稻草。然而报导指出,如果监管不当,保障房债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债务出现一些新问题。

报导称,许多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开始闻风而动,打算借保障房的政策东风发债融资。报导援引某评级机构人士的话称,90%的城投公司都能和保障房沾上边,只要装进保障房项目,就能改头换面去发保障房企业债,还能走发改委的绿色通道。

银行业绕过房贷限制给地方政府放贷

旨在抑制贷款增长的新监管规定出台后,地方政府和银行就设计出了聪明的新办法,绕开官方渠道向患资金饥渴症的企业提供资金。

福建省的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对他筹措资金的办法做了解释。他需要筹资近人民币20亿元建造一座大楼,其中10亿元他通过预售房屋的方式筹得,但大楼要想完工仍有约8亿元的资金缺口。这位开发商现在正转而寄希望于一个创新性的资金来源:保证将未来可获得的个人按揭贷款作为借款抵押品,虽然这一抵押品眼下尚不存在。也就是说,这位开发商要求未来会向其购买住宅的人向给开发商贷款的银行申请按揭贷款。

为绕开银监会的禁令,地方性银行分支机构安排向它们借钱的企业与它们富有的个人客户“聚会”,会上银行将打包起来的贷款推介给富有投资者。银行会提供“含蓄”的支持,贷款不会出现在银行的账目上。

这样一来,中国的金融系统就成了一个失控的金融体系。这些新的资金来源使人对北京是否有能力控制金融体系产生了疑虑,也令人不禁对它是否有能力缓解通货膨胀并防止房地产市场暴跌心生怀疑。

中国银行业接受政府救助无可避免

瑞信(Credit Suisse)的经济学家陶冬在国家审计署公布了中国地方债务数据后发表报告称,中央政府最终需要将地方政府欠银行的债务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剥离出来,并调整银行的资本结构。

路透社报导说,北京正在考虑的一项救助方案是,中央政府可能会接手地方政府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的未偿还债务,以确保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债务违约,这种违约会打垮中国经济。

陶冬说,中国银行体系内部的压力正在不断加大,因为土地销售不断下滑,地方政府却有越来越多的债务即将到期,而土地出售是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银行越来越担心地方政府偿还现有债务的能力不断恶化。

渣打银行认为,有初步迹象显示,在地方政府层面上,巨大的财务困境正在形成。

瑞士信贷的陶冬说,中国审计报告将地方层面85%的债务归为由地方政府担保或直接承担责任,似乎是为中央政府最终为潜在损失承担责任铺路。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