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路内部人士:温州事件 偶然中的必然

浙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业内专家表示,这次事故是自1998年德国高速列车事故以来,世界上最严重的事故。由于中共当局经常将小事故掩盖,所以这次的大事故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 7月23日20时27分,由北京开至福州的D301次列车行驶至温州市双屿路段时,与杭州开往福州的D3115次列车追尾,造成D301次列车4节车厢从高架桥上掉落。死亡的人数已上升至35人,受伤人数上升到210人。痛定思痛,在唏嘘35个生命惨烈逝去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是天灾还是人祸?是偶然还是必然?“大干快上”的高铁秀的背后,到底埋藏了多少鲜为人知的安全隐患?   事故原因 专家释疑   原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设计和工程质量管理的工程师魏景翌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自1998年德国高速列车事故以来,世界上还没出现象这次温州列车追尾这么严重的事故。这次事故让中共所吹嘘的高铁技术世界第一的谎言彻底破灭。   魏景翌认为,防止列车追尾的技术其实并不新鲜,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了。业内人士都知道,每辆列车都有一个信号区域,前车因故停车之后,后车是不允许进入前车的信号区域的,自动“闭塞信号系统”很快就会把信号传输给后车,后车会自动刹车。如果这套自动系统失灵的情况下,中心调度系统的屏幕墙上会显示出该车信号消息,那么值班人员应该把情况及时通知后车,这就是人工报警系统。如果工作人员疏忽的情况下,前车后车还有一个无线通信系统,可以保持相互之间的联系,这在铁路运输的规程上是最基本的要求。从这套系统来看,事故的发生固然有硬件设备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在管理上出现问题造成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表示,在正常行驶过程中,如果前方有车停下来,自动闭塞系统装置会通过信号提示后面的车。“自动闭塞装置要求6公里以内,没车的时候才可以开行,距离前车4公里内就亮黄灯,提示减速,距离2公里时会显示红灯,提示要停车。动车紧急情况下自动制动系统现在还没有实现,行驶主要依靠人工进行。司机的判断和操作是动车行驶中至关重要的因素。”   据网上资料显示,中国的动车司机培训只需要10天,而德国是几个月。   铁道部的“潜规则”   魏景翌透露,其实,铁道部一直以来有一个“潜规则”:出现事故,货车报、客车不报;没死人的可以报,死了人的、层层上报后高层同意后才能报。事故调查也是经过加工的。人们都知道印度的铁路事故多,其实中国大陆的铁路事故并不少,很多都是被隐瞒下来了。   原广州铁路局行政部李德君(化名)对大纪元记者透露,据她所知,以前发生的大量的被隐瞒的事故,其实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并不是很难遵守的违反操作规程所造成的。为什么职工的责任心不强呢?最关键的因素就是,铁路系统是垄断行业,贪污腐败、官僚习气、任人唯亲。“整个系统风气都不好,一线工人怎么会有什么工作的积极性呢?”   李德君强调,自动车开通以来,由于硬件设施未跟上,设计、工艺、技术、设备都达不到速度的要求,不可为而强为之,必然故障不断。还有铁路并未全封闭,高速运行的动车撞死铁路职工和路人的事件时有发生。“在节假日,靠大量的武警和公安沿途看守,这么长的铁道线能看得过来吗?”   广州铁路局俱乐部工作的施天啸(化名)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姐姐在动车组第一条线上的广深线上当列车员,动车的名字叫“蓝箭”号, 由于动车出现故障是家常便饭,列车员戏称之为“烂贱”号。由于小事故是经常掩盖,所以这次酿成大事故,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   集体贪腐 名利双收   魏景翌指出,由于高速铁路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中国大陆目前并不具备相应的技术条件,而从国外引进了动车系统之后,其他配套系统并未成套引进,并且从德国、法国、加拿大及日本引进的相应技术互不兼容。而在引进国外技术的时候,国外厂商在合同中只保证时速200公里/小时,而为什么铁道部非要要求300公里/小时呢?   魏景翌透露,在刘志军任铁道部部长之前,中国从英国引进了160公里/小时的准高速。刘志军靠溜须拍马上任后,在北京铁道部曾听同事说,刘志军有两个凡是: “凡是前任部长干过的事情,我一律不干;凡是前任部长用过的人,我一律不用。”为了名利双收,他一定要搞高速列车。当时04年黄菊分管铁道部,由黄菊亲自定板,急功近利的高铁就一拥而上。   施天啸认为,赶工期、招投标不透明,在中国大陆铁路系统是最突出的问题,也为铁路建设留下安全隐患。2006年,原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董事长吴俊光、副总经理陈少宏等四位副总经理因涉嫌集体贪污被“双规”可见一斑。   中华网论坛yjyajj发帖透露,他所知道的,中铁电气化局近两年在国内的施工承揽上千亿,那么多的工程怎么能忙过来呢,好多工程都是分包出去,中间抽管理费,呵呵,二包、三包、甚至四包的工程能是合格的鬼才相信!大家不知道的黑幕多的是,铁路工程开标时天大的笑话,几十个亿的工程,各家报价仅仅差距几十万元,甚至十几万、几万元,大家想想可笑吗!有的离招标概算仅差一点点,哈哈,中国的招标,铁路的招标,黑的不是一般呀,不出问题才怪,大家还是少坐为妙!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当愤怒燃烧时…胡温第一次直面江家帮

江泽民曾对江绵恒说,要闷声大发财。前提是“大发财”,怎么样能大发财又不让人知道呢?那就是“闷声”。铁道部就是个闷声大发财的最好领地,所以直到2011年还是江系人马掌控的。 ● 江一“活死人”震动铁道部 江活着,就要全力保住这块大肥肉,但2010年10月,江的身体健康很糟糕,当胡温知道江每况愈下,而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时,2010年10月小试牛刀,先把贪腐严重的中铁集装箱运输公司董事长罗金宝免职,并展开调查。 这一调查,牵出了麻绳上的一串蚂蚱。 2011年2月,《前哨》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说的是1999年5月9日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和1999年7月20日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悔过自新或总结教训,而是通篇都在辩解。意思是什么呢?江希望自己死后对他的“中国第一贪”的儿子手下留情。原来,江快要死了,想给儿孙们留后路。 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事?别的领域不说,今天单说江系把持的铁路系统。 2011年2月,贪污金额高达20亿人民币的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被免职接受调查。 2011年2月,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被免职接受调查。 张曙光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马前卒,是刘志军实施贿赂、分配高铁工程的执行者。张曙光发妻在美国洛杉矶有三处豪宅,在美国和瑞士有存款28亿美元。 刘志军的贪腐问题是老问题了,纠缠了好多年就是解决不了,在刘志军出事当晚,张曙光仍有出席铁道部召开的全系统视讯会议──牛!但牛了没几天就被免职接受调查了。 先别说张曙光,就说说这个刘志军,如果他能贪污金额高达20亿人民币,那么周永康会拿到多少?江泽民能拿到多少? 财路断了,周永康气急败坏的去向癌症晚期、行将就木的江泽民告状。听到侄女婿周永康添枝加叶的汇报后,江气上加急。但是此时的江连摔杯子发泄怒气的力气都没有。江说:“我还没咽气,他们就动手了!” 江泽民本来就气量极小,妒忌心极强,听完汇报后,一股股的恨意不断冲击而来,使江的病情加重加速。2011年4月,癌细胞随着恨意布满江的全身重要脏器,专家们都认为挺不过去5月,医疗小组并把江的病情汇报给中央。 当江进行大手术时,铁道部上上下下的江地盘也在进行大手术。 2011年6月,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被双规。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邵力平被双规。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马俊飞被双规。 2011年6月,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厚智被免职接受调查。 2011年6月,铁道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双规。 2月免职的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招供,6月铁道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直接双规。 7 月6日,知道内情的亚视宣布江死亡,7月7日江的铁杆儿、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命令新华网宣布江不但没有死,还牛B的活着。随后亚视吱拗了半天才道歉。但随后传出,医学专家诊断的脑死亡就是死亡,但江系就是不同意给江拔喉。因为没拔喉,心电图还没成一条直线。就是个活(死)人! 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江系人马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天真的认为,江没被烧了,就算活着。但是,你们挡不住7月23日下午赖昌星在北京下飞机,挡不住7月23日晚上8点27分温州双屿“和谐号”动车组发生重大恶性追尾事故。 江在2002年曾对贾庆林说:“你不干了,我就完了!”现在远华走私大案的主角赖昌星回来了,不但贾庆林完了,活死人江泽民也完了,还有23日上午新晋升为上将的、江的昔日大管家贾廷安也得说说清楚。 谁会想到7月23日竟是江与江系的克星,这仅仅是开始。 ● 周永康跳出来发的哪家子指示? 动车事故发生的第二天,7月24日,“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周永康同志、张德江副总理等中央领导分别作出重要指示。” 奇怪,四人中只有周永康没有冠上头衔,而只用“同志”。难道他没有头衔吗?有哇,“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 ”,那么给动车事故作“重要指示”时,为何却没了头衔呢?因为不搭嘎喔。不搭嘎为什么要跳出来发指示?这……你得问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啦。 周永康是石油系统出身,北京石油学院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毕业,1967年到大庆油田六七三厂地质队当实习员、技术员,1985年当石油工业部副部长,1996年到1998年在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任总经理、党组书记,直到1998年调到国土资源部当部长前,21年没有离开过石油系统。 虽然周永康从1970年开始担任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地质团区域室党支部书记、大队长起一路往上升,但真正使他进入“党和国家领导人”圈子的是江泽民。 1999年至2002年周永康任四川省委书记,人所共知他经常借工作之便强奸宾馆女工作人员。他的妻子风闻后忍无可忍,与周永康分居。 后来,省委秘书很奇怪,不知周书记为何往北京跑的次数超过了去宾馆,难道北京还有更大的诱惑? 原来,周永康去北京向江泽民大献殷勤、猛表忠心时,无意中听到王冶坪的侄女枕边有个空位。周永康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于是跑的就更勤了,江也正好想在公安部安插上自己家的人,然后让周永康接替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职位。于是一拍即合。 回四川,周永康先让亲信开车撞死自己分居的老婆,然后在2002年离开成都,到北京低调上任公安部部长。这么大的事新华网居然没有报导,只在公安部自己出的小报上透露说,原部长贾春旺调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任公安部新部长。后来被揭发出来,新华网才补登。 石油系统出身的周永康,现任职务又是政法委书记,怎么在动车出事后跳出来发指示呢?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 过去的内燃机车使用的是柴油,与周永康还勉强能搭上点儿关系,可内燃机车现在已经不用了。现在使用的动车,全部为电力动车。动车的动力全部由外部的电源提供。也就是铁路线路上方的电网,提供25000V的电,动车通过受电弓,将电网的电引入车内,再通过变压器将电压转为可用电压范围内的电,给车下的电动机供电。与石油完全不贴边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