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内部人士:温州事件 偶然中的必然

浙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业内专家表示,这次事故是自1998年德国高速列车事故以来,世界上最严重的事故。由于中共当局经常将小事故掩盖,所以这次的大事故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

7月23日20时27分,由北京开至福州的D301次列车行驶至温州市双屿路段时,与杭州开往福州的D3115次列车追尾,造成D301次列车4节车厢从高架桥上掉落。死亡的人数已上升至35人,受伤人数上升到210人。痛定思痛,在唏嘘35个生命惨烈逝去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是天灾还是人祸?是偶然还是必然?“大干快上”的高铁秀的背后,到底埋藏了多少鲜为人知的安全隐患?

 

事故原因 专家释疑

 

原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设计和工程质量管理的工程师魏景翌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自1998年德国高速列车事故以来,世界上还没出现象这次温州列车追尾这么严重的事故。这次事故让中共所吹嘘的高铁技术世界第一的谎言彻底破灭。

 

魏景翌认为,防止列车追尾的技术其实并不新鲜,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了。业内人士都知道,每辆列车都有一个信号区域,前车因故停车之后,后车是不允许进入前车的信号区域的,自动“闭塞信号系统”很快就会把信号传输给后车,后车会自动刹车。如果这套自动系统失灵的情况下,中心调度系统的屏幕墙上会显示出该车信号消息,那么值班人员应该把情况及时通知后车,这就是人工报警系统。如果工作人员疏忽的情况下,前车后车还有一个无线通信系统,可以保持相互之间的联系,这在铁路运输的规程上是最基本的要求。从这套系统来看,事故的发生固然有硬件设备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在管理上出现问题造成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表示,在正常行驶过程中,如果前方有车停下来,自动闭塞系统装置会通过信号提示后面的车。“自动闭塞装置要求6公里以内,没车的时候才可以开行,距离前车4公里内就亮黄灯,提示减速,距离2公里时会显示红灯,提示要停车。动车紧急情况下自动制动系统现在还没有实现,行驶主要依靠人工进行。司机的判断和操作是动车行驶中至关重要的因素。”

 

据网上资料显示,中国的动车司机培训只需要10天,而德国是几个月。

 

铁道部的“潜规则”

 

魏景翌透露,其实,铁道部一直以来有一个“潜规则”:出现事故,货车报、客车不报;没死人的可以报,死了人的、层层上报后高层同意后才能报。事故调查也是经过加工的。人们都知道印度的铁路事故多,其实中国大陆的铁路事故并不少,很多都是被隐瞒下来了。

 

原广州铁路局行政部李德君(化名)对大纪元记者透露,据她所知,以前发生的大量的被隐瞒的事故,其实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并不是很难遵守的违反操作规程所造成的。为什么职工的责任心不强呢?最关键的因素就是,铁路系统是垄断行业,贪污腐败、官僚习气、任人唯亲。“整个系统风气都不好,一线工人怎么会有什么工作的积极性呢?”

 

李德君强调,自动车开通以来,由于硬件设施未跟上,设计、工艺、技术、设备都达不到速度的要求,不可为而强为之,必然故障不断。还有铁路并未全封闭,高速运行的动车撞死铁路职工和路人的事件时有发生。“在节假日,靠大量的武警和公安沿途看守,这么长的铁道线能看得过来吗?”

 

广州铁路局俱乐部工作的施天啸(化名)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姐姐在动车组第一条线上的广深线上当列车员,动车的名字叫“蓝箭”号, 由于动车出现故障是家常便饭,列车员戏称之为“烂贱”号。由于小事故是经常掩盖,所以这次酿成大事故,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

 

集体贪腐 名利双收

 

魏景翌指出,由于高速铁路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中国大陆目前并不具备相应的技术条件,而从国外引进了动车系统之后,其他配套系统并未成套引进,并且从德国、法国、加拿大及日本引进的相应技术互不兼容。而在引进国外技术的时候,国外厂商在合同中只保证时速200公里/小时,而为什么铁道部非要要求300公里/小时呢?

 

魏景翌透露,在刘志军任铁道部部长之前,中国从英国引进了160公里/小时的准高速。刘志军靠溜须拍马上任后,在北京铁道部曾听同事说,刘志军有两个凡是: “凡是前任部长干过的事情,我一律不干;凡是前任部长用过的人,我一律不用。”为了名利双收,他一定要搞高速列车。当时04年黄菊分管铁道部,由黄菊亲自定板,急功近利的高铁就一拥而上。

 

施天啸认为,赶工期、招投标不透明,在中国大陆铁路系统是最突出的问题,也为铁路建设留下安全隐患。2006年,原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董事长吴俊光、副总经理陈少宏等四位副总经理因涉嫌集体贪污被“双规”可见一斑。

 

中华网论坛yjyajj发帖透露,他所知道的,中铁电气化局近两年在国内的施工承揽上千亿,那么多的工程怎么能忙过来呢,好多工程都是分包出去,中间抽管理费,呵呵,二包、三包、甚至四包的工程能是合格的鬼才相信!大家不知道的黑幕多的是,铁路工程开标时天大的笑话,几十个亿的工程,各家报价仅仅差距几十万元,甚至十几万、几万元,大家想想可笑吗!有的离招标概算仅差一点点,哈哈,中国的招标,铁路的招标,黑的不是一般呀,不出问题才怪,大家还是少坐为妙!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