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中国人在哪些方面长期被欺骗?

大家知道,中国人和外国人的思维观念是不同的。 外国人注重守规则,思想单纯。比如在西方国家,宪法规定:政府为民众服务,不得有任何特权。那么官员就按照这个理念去做、民众也按照这个理念去监督,人们在运作过程中很少有人打折扣,也表里如一,做的什么样,讲的就是什么样。 而现代中国人则完全相反,中国人崇拜权势,思想复杂。中共官员标榜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把民众捧上了天:“人民当家作主”,可是实际做的却完全相反!中共官员贪腐成风,国家的财政收入成了他们中饱私囊的源泉,而国家财政收入来源于广大民众缴纳的大量的税!这一点,他们从不告知民众,更不让民众对财政支出监督。而且“稳定压倒一切”成了打压民众的藉口。即使这样,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讲的还都是对中共邪党、政府的歌功颂德!中国人天长日久受其熏陶,或多或少也学会了这一套……现在的中国已经发展到了诚信全无、假毒食品遍地、社会危机四伏的地步,纵观世界,没有一个正常国家像中国这样。 在中国,宣传舆论一直讲:“中国人民翻身得解放”。可是“解放”在哪儿呢?从毛泽东时代的一穷二白,人们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颤栗的生活,生怕自己被划入按人口5%比例划分的阶级敌人队伍中,到现在的官员贪污腐败、中饱私囊,而百姓凭力气挣钱反倒艰难?从哪儿体现出了中国人的“解放”?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人们从未被“解放”,可是那里的工人阶级从来都是富裕的中产阶级。 其实,中国人有太多的事情都是被欺骗的。大家知道,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个德国人的理论长期主宰了中国人。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所谓“理论”是不是骗人的?在中国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 大家知道,中国的舆论环境和国外的舆论环境是不同的。在中国,网络是封锁的,舆论是被中共控制的,人们只能接受一种意识形态的反复灌输,就是马克思主义。而在国外,情况则完全相反。国外没有网络封锁的事,舆论环境是宽松的,人们可以自由探讨交流。在这样的环境下,马克思主义虽然发源于国外,可是在国外却没有市场。那么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中国人被严重欺骗了? 其实中国人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对人类历史、人类社会、宇宙自然规律的认识全是错的,尤其是马克思的“唯物论”,把中国人欺骗、坑害得不浅。现在很多中国人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马克思、中共带到了即将被淘汰的危险边缘!所以认清马克思主义,认清中共,对于中国人来讲就是极其重要的事儿,千万不可等閒视之! 一、“暴力革命实行公有制”的实质,不是解放人,而是掌权者管控、奴役人们的手段 马克思当年讲,资本主义社会雇傭劳动是剥削,工人阶级受剥削压迫深重。所以组建了共产党,号召人们进行暴力革命,推翻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共产)解放无产阶级。这是共产党根本上对人的欺骗。 大家知道,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因为马克思领导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所以马克思是当时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衊的人,人们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 可是马克思遭到了怎样的“诬衊”、“诽谤”?人们“诬衊”、“诽谤”他的是些什么言论?我们被封闭的中国人了解不到这些。我们只知道,当时人们没有跟随马克思进行暴力革命。可是中国人很少想过,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推翻政府的言论文章,包括马克思研究的理论著作,当时在英国、德国都是公开发表的。既然马克思讲资本主义国家剥削压迫深重,为什么工人阶级不响应他呢? 事实上,在马克思生存的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就已经在实行跟现在一样的“宪政”。所以根本就没有过什么阶级敌对、阶级斗争,更谈不上剥削压迫(这一点,我们中国人不是没有人了解,在五十年代,有人就因为讲“阶级斗争是马克思捏造的”而被打成右派)。马克思为了鼓动工人阶级参与暴力革命,创立的是一套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荒谬学说。为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马克思自称发现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剩余价值学说”,这个学说现在拿来一看,几岁孩子都可以看出其欺骗性。而马克思讲的建立公有制解放无产阶级的说法,更是骗人的。在共产国家,人们根本没有一点儿对公有财产的占有权、支配权,反倒为掌权者提供了掌控全部社会财产、全面控制人民的亘古未有的特权。 其实,物质财富是人们维持生存的基本条件,只有独立的财产,人们才有独立的人格、人的尊严和自由。所以“联合的无产阶级”掌握财产,也就是财产共有,只能是一句空话。一旦个人财产被剥夺,人就会成为奴隶。纵观人类历史,个人拥有财产的权利,从来没有被剥夺过,无论是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还是生产力发达的现代。所以通过中国的实践,人们才真切体会,在财产被收归“国有”的情况下,在“代表无产阶级”的中国共产党专政下,人们的思想自由没有了(被随意改造了);人们的良知没有了(不敢说真话,不得不违心说假话);人们的生命保障没有了(稍不注意就以资产阶级反动派或反革命的名义镇压掉)…… 所以,共产党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根本不是为了解放无产阶级,是剥夺所有人的财产,从而全面管控、奴役人们的手段。想当年,毛泽东一边搞闭关锁国,不让中国人了解世界真相,一边大肆欺骗中国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全人类”,撒谎欺骗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二、人类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过奴隶社会 在中国,人们接受的“社会发展史”教育是: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走向共产主义社会。 在中国,只要上过学的人都会记得书中对人类早期历史的描述:“随着石器的发展,金属工具的出现,劳动生产率有了较大的提高;社会产品除维持人们的生活必需以外,开始有了剩余……随着私有制的产生,社会上出现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原始社会开始解体,奴隶制度逐渐形成,奴隶社会产生……奴隶被剥夺一切权利,在暴力下从事最紧张、最繁重的劳动。奴隶主占有和支配奴隶的全部劳动成果,过着奢侈豪华的寄生生活;奴隶只能获得极少的生活资料以维持生命”。 可是大家想想,世界上别的国家也是这样讲的吗?不是,这是“马列主义”有的讲法,是共产党对人的欺骗。人类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过奴隶社会!也没有过什么阶级剥削、阶级压迫。 拿中国来讲,查遍中国古人留下的典籍,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有关奴隶制社会的信息和记载。国内有学者写文章批驳中国古代有奴隶社会的说法。可是中共控制下的媒体上不登这些,这些声音也就只限于学术交流。其实,人们只要稍加思考就可看出:中国古人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单纯朴实,对天地神佛心存敬畏,对自我行为是有约束的,越往上追溯,人们道德水准越高,怎么可能有普遍性的惨无人道压迫奴隶的现象呢?那么教科书中的“夏、商、周”朝是奴隶社会是怎么来的呢?原来是郭沫若等人在三、四十年代,为了迎合马克思主义观点后加上去的。 其实史书上明确记载:在“夏、商、周”朝,土地耕种实行的是“井田制”,即将方圆九百亩土地,划分为九块,每块一百亩,犹如“井”字型,四周八块田为人们自己的私田,收获归己;中心的一块田是人们共同耕种的公田,收获上交。所以根本就不是奴隶出苦力为奴隶主耕种土地的情况。 (参见网上搜索:井田制) 那么,中国人被灌输“教育”的,奴隶社会的佐证:古罗马时期的奴隶起义即“斯巴达克起义”是怎么回事呢?其实这只是个例,不是当时人类历史的整体情况,而且当时,罗马帝国也只把征服的别的国家的人当作奴隶,而本国民众都是自由民。所以古罗马也不是奴隶社会。 这就好比中国古代历史虽然出现过暴君商纣王,却不能用它概况形容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上的帝王贤君一样。 对于国外历史,中国人一提起中世纪,想到的就是黑暗。这是国内宣传舆论对国外历史的歪曲造成的。现在国内有专业学者经查询资料研究发现,中世纪大量的国王(或皇帝)加冕誓词和《大宪章》一类的法律文件基本原则是:“关涉大家的事需得到大家的同意”。所以中世纪根本不是黑暗的。 其实,显而易见的是,在国外,人们根本不讲马列这一套。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才进行这样的宣传教育,目的是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的进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共产党党魁们故意把人类历史歪曲成“黑暗的旧社会”,以此衬托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美好”。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中国、朝鲜等少的可怜的几个共产国家,也已经不是名存实亡就是人间地狱了。 对于国家的内涵,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认识也完全不同。 在西方自由国家,人们认为自由、平等、博爱,是人的自然本性;财产权、自由权、生存权、幸福权等,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一个合理的社会或政府就是保障人们这些权利的“理性王国”。所以,在西方国家,人们的理念是:人(民众)是根本,社会、政府是为人服务的。 可是,在我们中国,新华字典上对国家的解释却是:“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主要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显而易见,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马克思恩格斯为了实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硬是把国家歪曲成了:“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受到这样的教育,中国的警察等执法人员也都认为自己是国家机器的工具,所以做事的出发点不是看符不符合天理道德,符不符合民意,而是无条件执行上级命令,意识不到帮助专制残暴政府镇压民众的罪恶,意识不到在天网恢恢、善恶报应中将给自己带来什么…… 三、马克思的“唯物论”对人的欺骗 在中国,由于中共舆论宣传的反复灌输,人们大多都相信唯物论,教科书中讲,“神佛”是愚昧落后的古代人头脑想像出来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已被人们抛弃了。宣传舆论日复一日地讲:“崇尚科学破除迷信”,而且中共还将其上升到法律高度,制定颁布了《科普法》。 马克思是撒旦教徒不为人知(网络图片) 可是在国外,情况则完全相反。在当代科技发达的西方国家,宗教仍旧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比如在美国,历任总统就职时都手抚《圣经》宣誓,人们经常到教堂做礼拜等等。此外,西方人们过的节日也充满传统内涵:纪念耶稣出生、受难、圣诞节、复活节等。 大家知道,现在国际上通用的纪年方法是公元纪年制,现在是公元2011年。可是在中国,虽然应用了这个纪年制,但是中共宣传从不讲这个内涵。其实这个“公元纪年制”直接与基督教耶稣有关,是西方人为了纪念耶稣,以他降生那年作为元年,开始的一种新的纪年方式,在他出生以前的年份叫公元前。 所以纵观世界就会发现,只有中国讲“崇尚科学破除迷信”,只有中国制定了《科普法》。在中国,宣传舆论诱导人们讲:“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现在中国人都信唯物论,可是谁都不了解马克思创建唯物论的真实​​用意和当时的历史背景。其实,唯物论是马克思为了对抗基督教对人们的影响,妄想让人们离弃天理道德的约束,跟随他暴力革命,满足他主宰人类的魔性欲望,而扭曲事实编造出来的。 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在历史上是真实的存在,不是人们虚幻出来的。他当年的生平事迹包括许多神迹被他的门徒们记载下来,一直流传到现在。当年耶稣在人间布道,宣讲天国的福音。告诫人们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还要爱人如己,宽恕别人,谦卑如小孩子等,还讲给了人们“义人”、“恶人”面临不同的归宿等。 可是马克思恩格斯却歪曲事实对宗教大肆进行诽谤污衊:“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 ……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宗教即颠倒的世界观,因为它们本身就是颠倒了的世界”“基督教的社会原则颂扬怯懦、自卑、自甘屈辱、顺从驯服……基督教的社会原则带有狡猾和假仁假义的烙印,而无产阶级却是革命的”“基督徒搞这种不道德的勾当,使世界和人依附于某种神的恩典,其实神不过是由于人在自己不发达的意识的混乱材料中的反映而创造出来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