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五大迷思——给力剖析

天朝徒有共产之名,而无共产之实”。

非也。21世纪的京畿,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商场商厦,人潮涌动,倘若列宁此时复活,环视其中,必会顷刻发觉,今日之共产中国,即为其一个世纪之前,其为布尔什维克的胜利者们所设计的社会的翻版。吾等只需看一眼档的组织结构,即可知晓:共产主义和列宁主义如何在天朝之政治系统中存留。

诚然。数十年之前,天朝弃共产主义之经济体系,取而代之的是由中央严格管控的,以赚钱为目的的央企体系,外加活跃的私营企业。然而,对于经济之自由化,天朝各位贵胄一直小心翼翼,通过党对3事的操控:人事,宣传,军队,保持着政治上的指令性高度。

人民解放军为党之军队,而非国家之军队。非如西方长毛,西方之民对军队之政治化甚为敏感,此事常常弄得纷纷扰扰,而在天朝,对于军队之去政治化,党国总是极力捍卫。何解?大家心知肚明:一旦失去对军队之控制,党之权利即岌岌可危。天朝1989年,一高级将领拒不派兵往天安门广场对学生清场,此事封存于贵胄们的集体记忆里。毕竟,当事之时,军队对游行的镇压,维护了党之权力,自此之后,贵胄们极力拉拢军队将领,以备不时之需。

如前之苏俄,党通过宣传部管控媒体,宣传部日发数令,正式者有文书,邮件,或其他文字信息,非正式者通过手机即可,以到达操控媒体之目的。指令一发,针对性极强,所指之事通常为档视为敏感之事件,如L//X//波获NB尔奖一事,各媒体据指令,或扬或贬或封,当依此而行。

兴许最为重要之事为,所有大臣部长,企业高层,学院领导,媒体主管之任免都需悉听于党,此类任命由一甚为神秘,鲜为人知的团体,组织部来完成。经组织部,党得以监察天朝各行各业之重要官员。显而易见,天朝深谙斯大林之治国术:官员决定一切。

诚然,以研究苏俄见长的历史专家,罗伯特.瑟斯所作之界定标准来衡量天朝,天朝与苏俄可谓极为相似。在共产主义如日中天之时,天朝共档肃清或阉割对手,“档控制一切”已不可能。毫无疑问,天朝从1949建国,到国主老毛1976年归西,乃一专制之国。在那些灰暗的日子里。普通工人婚姻之事需得首长大人同意,方可与其伴侣双宿双飞。何时成家立业,亦有赖上方点头。

自毛之后,档始知集中管控民众之私事实为建立天朝盛世之负担。70年代末,自邓公始倡改革,档亦渐离民众私域,当然,顽固之义见者除外。从80年代至90年代,旧有的国企包办工人一生,包含卫生保健,和其他社会服务的体制逐渐势弱,以居委会为中心管控社会的这一错综复杂之系统土崩瓦解,居委会窥探公民私域之功能亦不再存在。

档在这一社会转型时期收获颇多,但今日之年轻人对档过往的这些日子只是甚少,乃至认为与其生活毫无干系。此正中档之下怀。不管怎样,普通民众不可去探查档之内部事宜。档之强力机构,如组织部,宣传部门不对外公开。对外,其电话号码亦不得而知。保持低调,实为战略上的民智之选,使其日常工作游离于公众视线之外,同时,为档在经济快速增长之时获得声誉。此为天朝移形换影之功:只要不问政事,档允许民众有提升自身生活的渠道。

“拿档下马者必为因特网”

才不会。十年之前,克氏已发评论,档控制互联网之努力必会失败,此为板上钉钉的事。控网非易事,克氏所言甚是,但结局却远非其当初所想。在此之前,互联网被视为西方民主价值观传输之纽带,但在天朝,事与愿违。在天朝,网络长城运行良好,西方之思潮不是被拒之门外,亦被过滤清理。长城之内,网络极端民族主义者自由驰骋。

档披民族主义之外衣,以获民众之支持,并着力渲染天朝被西方凌辱的历史。有时,甚至把普通的国外投资和1900年入侵,占领京畿的“八国联军”相提并论。虽然,类似于此的言论在互联网上甚嚣尘上,但政府对此亦精心引导,以合符其利益,如今年一艘天朝渔船被倭国海军扣押,政府即利用网络反倭之情绪施压倭国。此类盛气凌人之策无益于天朝之对外形象,但于朝内,却能加强民众对天朝的支持,天朝媒体也对反抗异邦之强权极尽能事。

通过宣传机构,档的策略形式多样,花样迭出,以确保能主导网上之言论。不仅每一网点有特训之网警对草根阶层之异动牢牢管控,有司之监控系统亦对网上BBS和讨论群上支持政府之评论进行奖励。而且,天朝主要门户网站深知其商业盈利模式全赖将颠覆天朝之言论拒之门外。如果胆敢轻视这些规则,有司的办法简单得很:关闭该网站。

“诸国亦想随天朝模式”

那祝他们好运吧。当然,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对天朝之崛起可谓分外眼红。何国不想在30年内,每年都有10%的增长呢?哪一独裁之君不想在保持10%的增速之时,还能长时间独占其位呢?天朝无疑给各国在如何管理发展,如从通过在不同地方试点进行小范围的改革到不允许大城市出现贫民窑和棚户区的城镇管控,提供了重要的经验。

并且,天朝在行此事之时还可无视西方之建议,只需给出市场即可无视西方那些小小的诱惑。数年来,外资银行跋涉于京畿之地,以兜售其金融自由之教条,游说天朝官员允许其货币自由流通,并开放资本账号。谁又能责备天朝官员们在这些建议面前以维护自身利益而将其拒绝之呢?天朝的成功,迅速形成了一个广为流行的观念“京畿共识”,此共识规避了早前在“华府共识”中提到的自由市场和民主政治的实施。其之实意,京畿共识提供的是务实的经济政策和量身定做的极权政治。

但近窥天朝模式,其不可简单复制。多数发展中国家,无天朝官僚制度之深度和传统,亦无能力动员各类资源和如天朝一样通过档之结构管控人事。君不见,刚果民主共和国亦曾建立并管理着一个所谓组织部,但结局如何?看官知道。天朝的极权统治之所以行之有效皆因档之资源支撑。

党亦非能万世千秋”

兴许。至少在可预见之将来,千秋之事可期。非同澎湖与高丽,天朝之中产对西方式democracy并无明显诉求。何故?天朝之三近邻,包括倭国,业已在不同时间不同环境下实现民主。但都曾实际上受美帝保护,华盛顿在推动民主变革和使国家制度化上至关重要。例如,南韩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宣布进行总统大选之决定实受美帝之直接压力。倭国和南韩颇为相似,且为单一种族之社会。非有天朝之广阔领土和民族冲突的诸多问题,亦无少数民族聚居区。无需赘言,上述三国都未经历一驱逐帝国主义的共产革命。

天朝城市之中产,或亦对政治自由有所希冀,但担心自身失去太多,未敢全体奋起而抗争之。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档制定了一系列更为广泛的经济改革政策,但对异见者采取了更为强烈的打压。人们在消费商品的自由,如买车,置房产,或在涨势看好的股市淘金,比民主的模糊理念,特别是当个人为推动政治改革即可能丧失生活和个人自由,更吸引人眼球。反对档之成本相当之高。固,近年来社会不安的温床都来自于农村或小县城,在这些天朝最穷困之地,天朝投入最少,民众无缘分享经济奇迹带来的福利。“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除了你受抵押的躯壳,你一无所失”,不会以一个革命口号作为终结。

此为一些分析家认为档之内部分化更有可能成为政治变革之动力之原因。如同其他大型政治组织,档内部也分化为不同派系,如上海帮(以前帮主老江为代表),如共青团派(如江之继任者胡哥管控的共青团的骨干成员)。在政策上,从政治自由化到私营部门在经济中的角色,档内也争议颇多。

这些引人注目的档内分歧会让更大的事实变得模糊。1989年,当时档的高层分裂,档几乎分崩离析,自那开始,政治局在档的基本原则上从未出现公开的分歧。今天,高层之间的合作已成规则,用以削弱派系的斗争。下一位储君,小习,将在2012年接管政治局,他的副手,强哥,也将上任,任期5年,天朝的最高领导看来到2022年之前已经设定好了。对天朝子民,美帝乍看之下,愈来愈想一香蕉共和国。

天朝有朝一日会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只是西方国家的想法,也来源于我们队政治体制的演进理论。然而,至今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些理论错了。档已经说出了他的心声:档不会让天朝成为一个西式的民主国家–需要时,档会动用所有手段以组织天朝成为民主国家。

http://www.foreignpolicy.com/articles/2011/01/02/5_myths_about_the_chinese_communist_party?page=full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