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维稳”至死 不如变革求生

中共十八大召开在即,在没有任何变革的迹象下,不过是权贵集团交割权力的例行公事。中共的权力交接从来是暗箱操作,这种无视天下人存在的狂妄集团,其实早把自己孤立起来,成为公众的对立面。正因如此,除了各种猜测、小道消息,公众对这个大会并不太在意,更多是围观而已。一个以天下为敌的政权,眼睛里到处都是颠覆者,于是就”维稳”、就镇压。尤其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如何保征社会的基本稳定,被认为是权力能否平稳交接的关键。

“击鼓传花”到了最危险时刻

但从最近禁网、禁言、禁娱,乃至暴力打压之种种”维稳”举措下,各地依然频频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和灾难性事故看,江胡的”和谐维稳”已是”维而不稳”。勃列日涅夫”维稳”控制苏联十八年,结果使苏共成为人民唾弃的非法政党,到了需要重新组党注册登记才能合法运作的可悲境地;江胡联手营造的中共”维稳”时代也走到了”击鼓传花”的最危险时刻。

要说”维稳”,胡锦涛还是使足了气力。重庆”唱红打黑”就是胡在内地搞的政治特区,一度要与广东的经济特区共同打造左右逢源的”中国模式”。无奈胡没那个权威,也没有那样的能力,结果是王立军自暴家丑,鸡飞蛋打。其实,公众只在意十八大后是要打破”维稳”僵局,走变革之路,还是置世界民主宪政潮流不顾,依然是沿着”中国特色”的老路自娱自乐呢?

本来,政治变迁与政治稳定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常态。关键是在什么条件什么背景下的”维稳”。就实行现代民主政体的国家而言,靠选民政治,你方唱罢我登台,已是不维而稳;而极权专制国家却要动用国家军事力量,实行特务警察政治才能维持表面上的稳定。

当下只有”宪政维稳”一途了

历史表明,依靠专制强权”维稳”的社会最终都将直接导致统治者自身的灭亡。希特勒驱赶犹太人和消灭异党的”灭绝维稳”、斯大林排除异己的”大清洗维稳”、上世纪中共六十年代初饿死三千多万人却世人不知晓的”铁桶式维稳”(罪恶与破坏程度远超”文革”)就是如此。当然也有台湾蒋介石1949年到1987年长达38年的”戒严式维稳”。但蒋经国在国际冷战结束后审时度势,由戒严而解严,完成了党国政治模式的现代转型,推动了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汇入了”宪政维稳”的世界潮流。

人们还关心的理由只在于,此一届的中共领导班子算是历史上包袱最小的:没有早年共产国际的指手划脚,没有毛思想和”四个坚持”的理论压力,也没有了老人政治的横加干预。更加之王立军事件把黑箱政治捅开一个窟窿,习李政权接手的虽是矛盾堆积、经济滑坡、民怨沸腾的”烫手山芋”;但政治决策的独立主导、政治资源的充分利用(政改放权、六四平反等),似乎又赶上了大有作为的空前机遇。

然而人们的担心更甚于关心:如果仍然延续江胡的”维稳”模式,则中国前景依旧暗淡,中共崩溃指日可待。反之,中共如果大胆破解”维稳”魔咒,变革求生。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切割权贵政治与权贵经济的脐带。从”暴力维稳”向”宪政维稳”过渡,则中国强民族盛,中共也不至于重蹈”老大哥”的覆辙。

自古华山一条路,中共当下只有”宪政维稳”一途了。否则,由中共解体而导致的社会大动荡在所难免。而这正是既得利益者们和善良人士都不愿看到的。

――原载《动向》杂志2012年9月号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