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毛泽东对中国和世界的祸害罄竹难书,至今“毛毒”仍然在毒害广大人民和党员的心灵,“毛左派”依然非常活跃,他们高举毛旗,“唱红打黑”,妄图在中国搞“二次文革”以便乱中夺权。最近铁流等“历史老人”发出致中共十八大的公开信《必须彻底清算“文革”元凶毛泽东的滔天罪行》及《揭露“文革”真相,定谳“文革”元凶》在网间迅速传开,影响广泛。本文继之将揭露毛泽东的真实政治意图,更深层次认识毛泽东。

前苏联在斯大林去世后三年,赫鲁晓夫便在苏共20大上勇敢地批判和清算了斯大林的罪行,以至后来戈尔巴乔夫提出政治改革,能得到党内外广泛的支持,顺利地实现了把共党专政体制转变为民主宪政的和平过渡,顽固派发动的“8・19”反革命叛乱因得不到军队和人民的支持而很快失败,造成的社会损失极小。可惜中共在34年前实行经济改革的时候,从掌权者个人和一党私利出发,拒绝政治改革,拒绝清算毛泽东的罪行,欲借毛尸余威掩盖推行权贵资本主义的实质,至使“毛左派”长期猖獗,反动倒退思潮泛滥,自比小毛的薄熙来,用“唱红打黑”来迎合穷苦群众仇官仇富的心理,号召“二次文革”,企图政变夺权。终使现政权“搬石头砸脚背”,自取其祸。现在虽然薄周政变阴谋破产,只要“毛毒”不肃清,依然会有野心家利用毛泽东政治僵尸卷土重来。党内“改革派”已经认识到,“毛左派”、“江曾派”想“联合”(其实是欺骗)知识分子中的“民主派”和反对权贵资本主义的广大人民群众,推翻“胡温习”政权。“民主派”的策略是先帮助“胡温习”批毛,肃清“毛毒”,然后敦促政治改革,走民主宪政之路。“胡温习”的策略大约是默认“批毛”,借力打死“毛左派”、“江曾派”,然后进行政治改良,缓和局势。继续混下去、糊下去。既然“胡温习”和“民主派”有“批毛”的共同目标,预计一个全党全国批判毛泽东的历史机会将会到来。

毛泽东曾经说过,他一生主要做了两件大事,其一,夺取了大陆政权并把蒋政权赶到台湾岛去了,其二,搞了“文化大革命”。实际上,这两项不能概括他的一生,我看,毛一生依次有过三个政治目标,一个成功,二个失败。这三个政治目标是:一、夺取中国政权后,建立一个现代奴隶社会;二、独占全球,在全世界建立现代奴隶社会,毛泽东成为世界超级大皇帝——世界人民的红太阳;三、在中国甚至在世界建立毛家皇朝世袭制,传之万世。毛一生就为此三个政治目标而奋斗。

毛泽东是绝对自私自利的极端唯我主义者。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把一切视作自己的工具,国土、人民、党、军队……都是他的工具,‘以万物为刍狗’,需要就用,不用就弃,毫不珍惜。到延安后,他就有了第一个政治目标,以他填的词《沁园春》“雪”为证。他贬损秦皇汉祖唐宗元祖,“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意思是要看他毛泽东,将超越历代名帝成为中国空前绝后的超级大皇帝。为了夺取民国政权,他不惜与日伪勾结共同打击抗日军队,卖国卖民求权。建政之初,惧怕“美帝”,一头倒向斯大林,订立“中苏同盟条约”,向苏联公开和秘密出卖中国大量国土和利益。因此,毛是靠卖国卖民建立政权,他开创了共党卖国卖民的遗风,至今共党卖国卖民不止,自己穷,就给周边国家送国土送粮食,现在有钱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一路撒钱,国土、粮食、劳动力、金钱就如他自己口袋里的瓜子,随便送随便撒,卖国卖民成小菜一碟。所以毛共得国不正

建政后,毛搞的一切政治运动,都是为了实行第一政治目标——在中国建立一个以毛泽东为大皇帝(总奴隶主)的奴隶国家。第一步,没收一切有产阶级的资产归公,即归党有毛有,使全国人民都成为无产阶级,向共党讨饭的乞丐,谁不服从,就“不得食”,到此时,全国人民基本上成了任人驱使的牛马。第二步,打击不肯下跪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反胡风、反右派、向党交心、反右倾等,都是同一目的——诛心,迫使最硬的知识分子带头下跪,其他知识分子和工农大众自然跟着跪了,不下跪没饭吃,名为“改造”,实为强制训练奴隶。让大教授扫厕所拖粪车,脸面丧尽威信扫地忍辱求生,是他最得意的“改造”手段。第三步,搞“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对身无分文抠不出一个子儿的贫民,只能驱使他们死做,干芝麻榨油,从奴隶身上榨取最大剩余价值。奴隶与自由民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没有丝毫财产、没有人身和思想自由,后者还略胜一筹。当时,全国人民都成一贫如洗的无产阶级,丧失了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成了标准的奴隶,一个共产主义奴隶社会建成。毛泽东实现了他的第一个政治目标,非常狂妄得意。

毛泽东并不满足在中国建成奴隶社会,他还要“继续革命”,实行“国际主义”,搞革命输出,出兵韩战和越战,企图在印度尼西亚夺政权,支持杀人魔鬼波尔布特,宁可饿死几千万中国百姓,也要把大量粮食送苏联、越南、朝鲜,……,为实现第二政治目标他不遗余力。可是,他遇到一个竞争对手——赫鲁晓夫,都要当共产阵营的头,一山不容二虎,于是演绎了“中苏对抗”大戏。可是,在莫斯科召开的12共产国会议上,有9国站在赫一边,只有阿尔巴尼亚站在毛一边,毛在共产阵营中空前孤立,当共产头的美梦破碎。于是,他转向拉拢“亚非拉”的“穷黑小”朋友,希望当“第三世界”的头,过一会“世界人民红太阳”的瘾。不顾中国人饿死,抛出大量粮食和钱财,却换来受助国阿尔巴尼亚、越南的恶骂。实现第二政治目标困难,他再搞卖国的翻版——一头砸进“美帝”怀抱,从“联苏反美”突转为“联美反苏”,出卖共产阵营。真是出尔反尔的老手。在这些突然转变中,他只考虑个人的利益,从不考虑人民、国家、党的利益。到六十年代,他已年过七旬,要统治全球当世界大皇帝的梦做不下去了,只得认输,放弃第二政治目标。

把中国耗得一穷二白,第二政治目标还是失败,遭到党内的不满,深感地位动摇。必须设法打败反对者,巩固自己的领袖地位并传之万代,以实现第三政治目标。他发现,建立毛家王朝的最大障碍恰恰在党内高层,刘周朱林邓为首的高官们,可以拥戴你老毛为领袖——按刘少奇的说法为“革命的皇帝”,但不能接受毛家王朝世袭制,不能向你的后代称臣下跪,你死后,天下是我们这些人的。于是毛要把共党各级官僚悉数“打倒”,经过几年的深思熟虑,设计了“文化大革命”。以反修正主义名义整治以刘少奇为首的各级官僚,拉林打刘邓,分化瓦解最高层;发动年青无知的青年学生组成“红卫兵”,与工人“造反派”向全国党政机关夺权,由工人“造反派”组成“革命委员会”掌权,“吐故纳新”,完全换血。毛认为,他提拔上来掌权的工人“造反派”必定会拥戴他做皇帝,并接受毛家王朝世袭制。但是局势进展不遂人愿,“造反派”立即陷于争权的武斗中,毫无执政能力,林、邓又都不愿对毛自定的真正接班人——江青称臣,只得启用无能的华国锋作过度,但毛一死,华立即囚禁了江青,“毛家王朝世袭制”梦想终归失败。

毛虽已死,但他的流毒依然深深毒害着中国社会。特别是,共党各级官员都继承毛的衣钵——绝对的自私自利唯我主义。至今官僚特权阶层已烂透,沦为人渣,从前他们杀人越货,掠人资产,现在杀人贩卖器官尸体赚钱;从前猎色骗奸,现在强奸幼女、轮换夫妻互奸。中国社会最丑恶的事,都是这帮禽兽所为,白日里坐于庙堂作“报告”,晚间尽显非人本质。在官场内,真能出污泥而不染者,万无其一。如此的一群,岂可继续为政?共党只有彻底“判毛清党”,才可与邪恶切割,否则,就要继续承担从毛至今的历史罪责!只有死路一条。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