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Originally posted on On the Mark:
On the fourth of July I celebrate my wife’s birthday, and the memory of the great warrior for liberty; Murray Rothbard. I always celebrate the memory of Murray by reading some quotes of hi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Originally posted on World:
During a Beijing spring filled with salacious political gossip about the downfall of senior government official Bo Xilai, the March 18 crash of a Ferrari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city was just one more shock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北京首次承认面临核安全挑战 汶川核爆炸震动中南海

2012年10月17日 中国环境保护部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承认,中国目前运行的核反应堆在核安全方面面临挑战,其中包括实际运行的反应堆型号较多可能引发的复杂问题。报告说,当前(核)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此前,德国《世界报》曾报导则指中共的核能是在大跃进,核安全引发国际担忧。与此同时,2008年汶川核爆炸震动中南海,之后的核污染被掩盖。 核专家长期以来一直争论的问题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这份最新报告表明北京政府即将重启核反应堆建设的审批工作。去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国暂停了这项工作。这份报告是中国政府评估中国核电工业安全整体举措的组成部分。此外,该报告释放的最新信号表明,北京政府正准备接受世界上最先进的一些反应堆技术,比如日本东芝公司(Toshiba Corp.)旗下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研发的核反应堆技术AP1000。 周二公布在中国环保部网站上的这份报告承认了核专家长期以来一直争论的问题:中国目前运行的反应堆型号较多,令在全国范围内制定安全标准和应急响应机制更加复杂。 中共核能“大跃进”计划 大亚湾&北京事故 目前中国正处于核电站建设热潮中,再建核电站25座,目前已投入运营的有13座。中共人大周一正式通过了十二五规划,核发展计划即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德国《世界报》曾报导则指中共的核能是在大跃进。文章质疑,谁来监督已占中国一半数量的想拥有核电站的省分?发展核能必需的铀从何而来,对于没有解决的安全问题和核废料最终存储的问题,也没有公开地进行过讨论。    不愿署名的中国业内专家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建设核电的一大问题是选址。中国东部地区人口密集,如何选择核电厂地址很关键。核电设址需要避开环境敏感区域,比如台风多发区、海潮区、地震多发区、地质断裂群带,另外也要考虑水源、人群密度、风向、水流流向。    据自由亚洲电台粤语台报导,深圳大亚湾核电站去年2010年5月23日发生历来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因未受到控制,严重威胁附近居民性命安全。但当局一直封锁消息,亦未有依据协议向香港方面汇报。总理温家宝得悉事件后亲自致电核电厂,要求如实反映情况。中华电力午夜发表声明,承认有一条核燃棒存在微小泄漏,但强调放射性碘核素会被完全隔离,不过称不会对公众有影响。    1月25日,日本媒体报导,北京郊外的快中子反应堆实验炉(CEFR)在去年10月发生事故,直到现在仍处于停机状态。事故原因不明。日媒的报导称:“这一消息来自韩国核电人士,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调查后在24日确认。” 汶川核爆炸震动中南海 2008年7月4日,《大纪元时报》据中共军方高层知情人士消息发布独家报导《大地震销毁中国军队最大兵库》,在汶川地震中中国军队最大的武器库被完全销毁,给中共军队带来灾难性的重创。    在独家报导中,中国军方6月27日首次披露,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二千七百防化兵执行核化应急救援。据中共军方高层知情人士秘密透露,地震引发山区武器 弹药库连锁爆炸,中共几十年经营的最大的兵器补给库被完全销毁,还包括新武器试验基地及部分核设施、核弹头都遭到摧毁。此事件作为最高军事秘密,震动中南海。 不愿暴露震中最高军事机密 救援黄金72小时被耽误    汶川地震发生后,北京政府不顾灾区民众的呼救,以及外界的紧急救援声浪,在过了抢救黄金72小时之后才准许部分国际救援进入。    外界分析认为,四川绵阳是中共军队的核子军事基地之一,该地山区中也是中国军队最大的兵库所在地,即大量各类武器装备军火弹药储存以及新武器研发试验地,中共宁可顶着外界的压力,甚至遭受骂名,也不愿让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敏感地区引起关注而危及其生存空间。    据灾区的目击者转述:“地震发生后,从震中汶川往西南方向,去山里的交通要道就被特种部队戒严,方圆几百里之内,人兽不得靠近;而且,还有人看到在往山里去的大队军车里有身穿白色‘防化服’人员的身影。” 孕妇死胎事件报导被禁   四川医科大学和伊利渃州大学以及英国国王大学的合作研究报告记录了灾区部分幸存者灾后大脑部分区域丧失功能。冯翔博客也透露他的视力在灾后急剧下降,晚上长期失眠头脑整天昏昏沉沉的放射性伤害症状。四川农业大学谢波在调查研 究中发现:北川灾区的猪群在震后13天免疫力急速下降。北川猪发生群体猪瘟。披露灾区的猪出现大范围的核放射性污染的怪病。    “5.12”震后,绵阳都江堰地区一百多名孕妇胎儿在同一时期死亡,当地媒体公开报导了100多名孕妇死胎消息。有一名妇产科女医生说:“也可能与放射性有关”。但中共当局却说这是救 灾房的墙壁劣质灰板造成的。核物理学家公认,核放射性对五个月以下的胎儿是有致命的杀伤力。关于北川和都江堰几十名孕妇死胎,    《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 4月19日上海报导:“四川省委宣传部发禁令,不许对都江堰100多名孕妇死胎事件报导。”“此前,2009年3月2日四川媒体报导《北川部分再生育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司法改革白皮书》为何无人喝采?

作者:何清涟 10月9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但除了官媒发布了消息之外,几乎无人喝采。 这实在怨不得媒体不给政府面子,且不说此时十八大前夕各种有关高层内幕的消息搅得大家心神不宁,一看到开篇那“中国司法改革始终坚持从国情出发,既博采众长、又不照抄照搬,既与时俱进、又不盲目冒进……”的套话,人们就已经丧失了阅读兴趣。 一、死刑慎用的最大受益者到底是哪些人? 白皮书指出,“死刑直接关系到公民生命权的剥夺,适用死刑必须慎之又慎”,并列举了一些成就:自2007年死刑案件核准权统一由最高人民法院行使以来,判处死刑的案件逐步减少;自2011年开始,中国取消了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占死刑罪名总数的19.1%;规定对审判时已年满75周岁的人一般不适用死刑,并建立死刑缓期执行限制减刑制度,为逐步减少死刑适用创造法律和制度条件。 但白皮书却没提到,上述有关死刑的改革,最大的受益者主要是涉及腐败罪案的高官,而非普通民众。中国司法系统对腐败者的惩治力度越来越弱,近年来,缓刑成为中国贪腐官员的特殊刑。在别的方面,中国与国际接轨比较缓慢,但在腐败罪不处死刑这方面,中国接轨很快,并从理论上找出依据,依靠死刑反腐是种“制度性偷懒”。这一趋势在2006年就有人指出,但此后愈加明显。以下是来自于两个时段、见于官方报导的三条相关资料: 法院对职务犯罪案件判处免予刑事处罚、适用缓刑的比率,从2001年的51.38%递增至2005年的66.48%。尤其是渎职侵权案件判处免予刑事处罚、适用缓刑的比率,从2001年的52.6%递增至2005年的82.83%。(《信息时报》2006年7月26日) 近10年来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100人,其中除8人被执行死刑外,被判死缓的占11%。另外从监狱方面透露出来的消息证实,目前中国在押犯每年至少有20%至30%获得减刑,而其中各种原高官获假释、保外就医的占绝大多数。(见尹鸿伟,“巨贪死缓史:近10年百名贪官仅8人被执行死刑”,2012年10月11日) 《财经》杂志今年5月17日曾发布一个研究报告,选取了自1987年以来120名省部级高官腐败案件作为分析样本:发现只有6例被判死刑,其中两例还是因为犯了杀人罪(杀情妇致死的段义和、杀妻致死的吕德彬),如果将6个死刑案例置之120人样本中,死刑比例已降至5%。 这充分表明中国政府对腐败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但这种宽大对平民却很少施用,比如沈阳小贩夏俊峰杀死城管人员,尽管事件起因缘于城管执法暴力,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有原宥之情,但最后还是判处了夏俊峰死刑。 二、白皮书未提劳教制度存废 今年8月,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中“上访妈妈”唐慧的遭遇一度将劳动教养制度推向风口浪尖,国内各界人士发起废除劳教制度的倡议,但司法改革白皮书并未提及劳教制度存废一事。在记者提问时,这一制度被两度问及,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只表示,劳教制度有法律依据,当前也存在问题,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改革试点刚刚开始。 考虑到有很多名义上的“民意代表”——人大代表都曾参与呼吁废除劳教制度,白皮书未能回应民意这一特点就更加突出。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忠林曾提议改革劳教制度,指出“劳教制度必须改变,而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正是改变的方向”,认为缩减劳动教养的适用范围已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目前主要的分歧在于:矫治决定主要应由司法部门还是公安部门来决定。这一分歧直接导致《违法行为矫治法》的“难产”。 三、中国司法改革的关键是司法独立 其实,中国司法体制之病根在于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中共只是将司法视为专政工具,而非中国政治的制度基石。 世人皆知,中国的立法体制完全不同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制衡立法体制。制衡立法体制建立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且相互制衡的基础之上。而中国的立法体制有其鲜明的特点,从立法权限划分的角度看,它是中共中央统一领导下多级并存、多类结合的立法权限划分体制。表面上,立法权限由“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及其常设机关掌管,国务院有颁发行政法规(与法律效力相同),省、自治区与一些直辖市(如上海)、经济特区(如深圳)也有立法权。但由于全国人大(包括省市各级人大)本身就是中共中央的政治工具,立什么法,何时立,必须遵从中共的意志,故此人大一直被称之为“橡皮图章”(指其形式上有权力、实际上权力受中共中央束缚)。从21世纪开始,中共为了“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规定各省(自治区)、市的人大主任均必须由同级中共党委书记兼任。这种党领导下的立法、司法与行政权力三位一体的特点注定中国的立法过程必须完全体现党的意志。法官中的重要职位,比如各级法院院长、庭长之类更是由党的组织部门任命,对党的政治忠诚是其任职的首要资格。 只要由党继续统管立法、司法、行政的体制继续存在,所谓司法体制改革就是一些技术上的修修补补,党凌驾于法律之上,权力捉弄法律的弊端就会继续存在。 ——转自作者博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温总,你会灌篮吗?

看儒生一般的温家宝先生,穿着无袖球衣在篮球场上和小兄弟们火拚,开始很好奇,之后很开心,再后很肃穆。 在我们神奇红朝,爷们儿没几个没摸过篮球的,打得好赖不说,那是一种阳刚的象征,配合的游戏。因此,学校再小再穷,也有个篮球场。曾看过哪位大侠传到网上的一张泪奔照片,红朝穷山沟里的没希望小学一群没希望的孩子,一脸煤灰,鼻涕过河,棉絮耷拉在棉袄下摆,照样咧着小嘴天真的笑着,往那几块劈柴拼成的“篮板”上砸一只破皮球,一下忆起我们城里人的儿时,心里的泪水无处流淌。 男孩子从小都崇拜乔丹,差不多都看过他的超级大灌篮。回顾飞人悬停在空中大力扣篮,再看年近古稀的温总一身短打迂回球场,反差是我要琢磨的,二者有什么关联呢?我由此产生臆想:如果华发温总也会飞起来灌篮,那镜头?可能很离奇。 温总刚坐上总理位子时,好像很弱的样子,和大气不出的胡总站一块,很像一对受气小媳妇。受谁的气我就不说了,火星人都知道。之后十多年,温总不是埋头整理经济和市场,就是到处救火赈灾,平息民怨官怒,完全来不及有自我的样子,以至于多次在不怀好意的红媒镜前禁不住抹泪。而伤心也没换来同情,还被网友揶揄成影帝,几遭奚落,温总真是有苦难言,窝囊透了。 本人不会相面,但常年在好人孬人堆里混,见过极为刁钻阴损一脸横肉或表面装怂的匪类无数,当然更多的还是欲做善事却终生无为的好人,所谓身在红朝空怀大志,怎奈池浅水鱼畅游。因此直觉上温总还是个匪党高级干部中的另类。这样说理由有三: 一是当年8964邓匪开枪前,温总敢随废王赵总紫阳去天安门告别学生,虽一脸落寞很不起眼,但胆识不软,以他匪党内从政多年经历,概不会掂不出随废王上镜的危情。相比之下,那人人喊打的李鹏也提心吊胆去了天安门呀,按紫阳回忆录称,那厮不仅不敢上镜,一会功夫就没影了。我想是怕学生爆他吧。但世事难料,温总14年后还是当了红朝总理。李鹏虽然没死却已遗臭人间。 远看温总很温,一副知识涵养的样子,近看柔中带刚,有欲避邪气之相。不管大众怎么恨共党,没有几人恨温总,因为他没有戴表,也没有养奶,过年过节常钻山沟去和穷家百姓吃一顿素馅饺子,虽有粉饰红朝之嫌,也比杨局长站在烧焦的大巴和死尸前咧嘴傻笑强些。最重要的是,温总在暴政团伙里从政,多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临了,敢在棒槌“两会”上总结自己,“我秉承‘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信念,为国家服务整整45年,我为国家、人民倾注了我全部的热情、心血和精力,没有谋过私利……”,这样告白红朝百姓,还敢引用林则徐流放时的诗句,匪党内没几人敢为,都没底气。那保定副局长儿子狂叫“我爸是李刚”,都分分钟被P民肉出5套房产,堂堂匪党的总儿,心里有短,我断其不敢如此凛凛然。 再就是被蛤蟆江,康师傅、红歌王死死盖住、今天终于大白于天下的法轮功善良信众被残忍活摘器官的惊天罪恶。匪党内斗如何激烈不表,必有定数,只言温总据传在中南海内部会议上激愤表态:“不施麻药,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这是人干的事情吗?”在那三几个血债帮败类横行十余年后,真相显露,温总的良知被血泪敲打。因此据传其认同“4点共识”即:中国从此走向人民民主的道路:组成各界人士参与组成新宪法筹备委员会、宣布中共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实现军队国家化。我想他一定也是这里的推手。 第三是4月到现在,又是半年过去,时间快的像流水,竟也赶不上时局的巨变。薄妻、王警长相继被判关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曝光国际社会,薄三即被拉去体检准备关监待斩。看温总这回破天荒地不在镜前抹泪,却一脸轻松有空耍球,大概觉得自己离开前的使命已完。还不只他一人开心,被江蛤蟆骗下台、深居简出的李瑞环,与赶薄三下放重庆的吴仪一起高调出来看戏;和蛤蟆死磕的乔石高调出书再谈法制,说明他们都与温总心情一样。这几位线上线下人物先后亮相,这种意味,连我们被党洗脑多年,在红朝舆情中泡大的P民也心知肚明。 按以前经验,我知道这样平和的说温总,只要大纪元一登,五毛弟兄们一定又要挥着搅屎棍子冲出来乱舞,继续执行抹黑法轮功的共匪大外宣指令,不甘心丢了李长春赏的最后那几张5毛冥币。而且会继续聒噪温总是法轮功的朋友、“内线”什么的。其实你们还说少了,温总到海外访问,法轮功学员还打出了横幅“欢迎温家宝总理”,可旁边就是“严惩江泽民”,为什么?温总没参与迫害法轮功啊!小学生都懂的,这和朋友敌人有关吗?只和他们自己怎么做有关。薄三一出来,马上多国接到控告他的状子,道理不一样么?他拍蛤蟆马屁要上位,迫害法轮功当急先锋,当然要告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结束迫害,这就是法轮功秉持的理念,你们有什么可忽悠的呢。好在华人都不是傻子,现在越来越看明白了,你们的5毛不那么好拿了。 到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上一局蛤蟆推牌诈和,你们在里边搅和,结果怎样,薄三一傻,把你们搁里了吧。牌都重新洗过了,胡总温总习总胜出。下一局已经开始,还不长进!共党的内斗是很残酷的,但它整体就快遭到你的兄弟姐妹叔叔大爷抛弃了,你没看到?历史总是要按照善战胜恶往下演进,共党高层良知人士也在努力找路,但愿他们看到顺天顺民的大道,自己也跟着推一把。 温总的篮球打得咋样不知道,但“球”局已近尾声,温总功不可没。在匪党里混着实不易,听说好人都会变态。温总跌跌撞撞混到就要全身而退,还无奈发出“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的感慨。我倒想,不如温总恶补一下大灌篮,对蛤蟆、方便面、红歌王子什么的,来个脆的——盖帽猛扣,让比分永远定格。而且你有些前辈榜样,好像是俄国人,姓叶姓戈啥的。他们已经名垂青史了,你要想按孔老夫子说的,禁得起“其惟春秋”,盖棺论定,不妨现在试试大灌篮。我看一定行。 至于五毛弟兄,虽然我很烦你们,但新旧交替的最后关头,还是怜悯你们一下吧:新的中华民族一定没有你们的席位,因为你们是太监当政的产物,这个“职业”实在太龌龊,太没脸。中国历史上找不到你们的出处,世界200多国也找不到你们的同类。看来你们现在只能归到“物”——将灭红朝的太监玩物里了。所以再劝你们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现在想想该往哪边凑,还来得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光复上水”与沈祖尧的“中国心”

2012-10-08 大陆走私客霸占上水,甚至撞断小朋友手臂骨,引起香港人公愤,网民发动“光复上水”运动,部份示威者举“香港旗”,甚至叫“中国人滚回中国”的口号,令事件立即传到北京及至大陆各地,引来连锁效应—香港特区政府终于第一次采取法律拘捕违法者,一次过拘捕一百三十个非法劳工,证明政府不是无法执法,而是一直不执法。 众所周知,走私客可以在香港大张旗鼓扫货,当然是得到官商勾结的庇护,在罗湖关口以几百人在公众地方从事包装走私,难道中共的关员是傻的?是盲的?是聋的?为何居然无法拦截这些走私货物呢? 数据说明一切,大陆官员在香港已登记了三千架左軚车,这些车辆都是以政府名义,得到大陆公安局的特许,才可以在香港出牌,然而这三千架车不是在上水暗地调查走私客犯法,却天天出入各大名牌购物商场,以及来往边境接载孕妇,大小大陆官员把特权之手伸到香港,滥用香港的法制与资源,造成社会问题,香港政府却不敢理会,这是香港开埠一百七十年来最严重的时候!亦因此,眼见社会一日差过一日,敢怒不敢言的市民终于举起了九七前英治年代的“香港旗”,去怀念相对公平的英治年代、讽刺中共比起英国人更不如。 对于上述这一切,香港中文大学的校长沈祖尧却视而不见,写了一篇文章如下:“2012年。我看见香港人跟内地游客,在上水港铁站打斗起来,港人挥舞殖民香港旗帜,升起一张海报宣称‘中国人滚回中国去。’他们叫嚣:‘我们是香港人。我们不是中国人。’我的心下沉了。” 为甚么沈祖尧的心要下沉呢?再看这段:“若我们不是中国人,我们又是甚么人呢?在我们的基因内,每一样东西都是与中国血脉相连的—我们的眼睛、我们的头发、我们的生活模式、我们对食物的偏好、对音乐、对文化的情怀…我不能,也不会,否认我是中国人。” 沈祖尧包容走私客与大陆高官,在香港从事官商勾结甚至犯法行为,却眼里容不下一枝他对了几十年的旗帜—香港旗。沈的父亲为逃避中共的血腥统治,由大陆走难来到英国的殖民地—香港;香港令沈祖尧能够有如孙中山先生一样,接受第一流的教育,先进入读皇仁书院,再入读香港大学成为一个西医;当沈家的亲友在大陆受到打压、没收财产、甚至文革批斗的时候,沈医生成为了一位人人羡慕的专业西医,香港社会给予他一个充份发展能力的舞台,虽然沈医生在其文章抱怨,说外籍医生的晋升机会较好,自己竟然是“中国土地”的“二等公民”云云,反过来问,为何沈祖尧的父亲要由宁波来香港呢?为甚么沈祖尧不留在中国做其“一等公民”呢?对于“香港殖民地”的旗帜,沈祖尧很难面对自己的过去吗?为甚么当年全地球上,竟然没有一片由中国人自己管治的土地,好得过在英国人开发的殖民地?占了便宜还卖乖,口里说爱国,身体却很诚实,为甚么留在香港做其“殖民医生”,却不效法其他同时代的人去大陆上山下乡“建设祖国”呢?又或者,效法孙中山医生,去中国发动革命推翻暴政呀?沈医生,为甚么不?要知道全地球有几千万华人居于中国以外,在地球上同一个民族分成几个国家,乃廿一世纪的常态;为甚么七成为华人新加坡人不是中国人?难道新加坡华人的基因和中国人不同?从一个人的基因血统等去定义国籍,这是纳粹党才会做的事情;试试沈校长问奥地利、 瑞士、卢森堡或列支敦士登的学者:“若你们不是德国人又是甚么人,你们的基因、文化…” 沈祖尧只会被痛批为“纳粹学者”的称号! 香港人不一定是中国人,更不一定非做中国人不可,更不能凡事都被中共以“中国人”为名洗脑绑架,对赤裸裸的港共殖民政府行为视而不见!而更可悲的是,一位校长的回忆由1988年一跳就20年去了2008,对89年的64,对四川地震的豆腐渣学校等贪污腐化,完全不敢提;从这样表现的“学者”,可观乎香港已经完全沉沦了,有如大陆般凡事只求政治,不问是非。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Originally posted on Techworld 4 U:
Sometime there occur a problem while login on Facebook and it says ‘Account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Its really frustrating, to solve this problem you need to follow the simple step 🙂 ‘Just clear cookies from your…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