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骗局 破解薄熙来的重庆“政绩神话”

 

2012年10月02日

9月28日,薄熙来被双开,送交司法处理。官方开出的薄熙来罪名之多, 很多人表示意外,也有人为薄叫屈。网络作家朱锡庆发表题为“薄熙来治下重庆到底发生什么?”的文章表示,重庆在薄熙来治下确实有变化,然而,薄熙来是在导演一个短期内共富的骗局,他为什么要导演这个骗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薄熙来如同希特勒那样的恶魔

作者表示,在网上闲逛,看到两篇评论薄熙来的博客文章。这两篇文章后面的跟帖数以千计,令人惊异,大概三分之二的帖子把文章作者骂个半死,却把薄熙来捧到天上。其中有帖子说,如果投票,薄熙来一定高票当选,这个,作者说:“我相信,希特勒就是选出来的恶魔。”

威廉•夏伊勒在《第三帝国的兴亡》(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的第一章有这样一段话:“创造第三帝国的那个人,无情地而且常常是以一种异乎寻常的精明狡猾手段统治第三帝国的那个人,把它送上这样令人目眩的高度后又把它投入这样可悲下场的那个人,肯定是个有天才的人,哪怕这种天才是邪恶的天才。不错,他在德国人民(神秘的天意和千年的经历把他们陶冶成当时那个样子)身上找到了一种自然的工具,他能够把它用来实现自己邪恶的目的。”

重庆“骗局”和薄导演的闹剧

文章称,在大连大肆砍树种草而声名远播,从那时开始,薄熙来就成了政客中的偶像人物。如果说在大连的所作所为还只是为了捞取爬上来的政绩,那么,当他来到重庆,所导演的则完全是实现个人邪恶目的的闹剧。

作者表示,“两年之前,我去重庆,看到满街的银杏树,看到场面大得吓人的两江新区,看到数以百万计的廉租房,一言以蔽之,看到重庆在短短几年之内违背常识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我的一个疑问是,天啊,这要多少钱?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显然,薄熙来在导演一个短期内共富的骗局,至于他为什么要导演这个骗局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幸的是这个骗局看上去太真实了!银杏树一棵一棵地栽在那里,房子一幢一幢地建在那里,所有变化不是口头许诺,不是纸上蓝图,而是地上的真实。”

钱是从哪里来? 惊天骗局

而构成薄熙来民望的源头正是这些完全不受预算约束的所谓民生项目,戳穿这种把戏的要害,只要问:钱是从哪里来的呢?是转移支付?还是致命的透支?抑或是以打黑名义进行的黑打敛财?这些细节外人不得而知,顶多是猜。

破解薄熙来政绩神话的关键就是弄清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到底发生了一个什么故事。只要钱的来路查清,一个惊天骗局的来龙去脉就全部清楚了。

作者说,两年前在一个场合,一群朋友聚会,谈及薄熙来,立即撕裂成两边,一边为薄熙来叫好,一边质疑薄熙来的所作所为是有悖常理的骗局,但质疑者只是这一大群人的一小撮。当时,因为薄熙来我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庞氏骗局的发明人查尔斯•庞齐,另一个是希特勒。查尔斯•庞齐在骗局没有揭穿之前被很多美国人称为与哥伦布、马尔可尼(无线电的发明者)齐名的最伟大的三个意大利人之一,因为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钱”。

文章最后说,也许还要等待一段时间,随薄案最终水落石出,人们会发现,薄熙来最大的罪恶是,为了个人的邪恶目的,对一整套规则加以摧毁。当保护我们生命和财产的一整套规则被摧毁,每个人其实都处在不知何时就会大难临头的危局中。

文昭:中国式希特勒与挺薄者

薄熙来被双开的消息公布后,九常委频频集体亮相,有分析认为当局有意显示就处置薄熙来问题已达成一致;但国内民间舆论却出现两极反映。有网民认为,薄熙来是中共体制彻底腐朽的一个典型代表。但也有薄的支持者频频发表言论,质疑当局对薄的处理。如何解释这一现象,我们来听文昭的分析。

林澜:从薄熙来案发以后,不乏有一些草根民众为他叫屈鸣冤,你怎么看这个现象呢?你很难说这些人都是毛左是不是?

文昭:这恰恰说明了一定要在舆论开放、言论自由的环境下,群众意见才能够健康成长。假如说国内有媒体从一开始就有报导重庆打黑过程中的冤案、抢夺公民财产的现象;有人报导“唱红”过程中到底花了纳税人多少金钱,有报导薄家的经济问题;或者说没有互联网封锁,民众可以自由从海外获取资讯的话呢,那我相信今天挺薄的人会少很多。而且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下人们要分辨取舍,这也能锻练群众理性。我个人感到现在中共对薄熙来的重惩和九月份的反日风潮中有人直接挺薄、打出毛像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对处置薄熙来的优柔寡断一直让这些挺薄势力觉得他们有机会咸鱼翻身,而胡锦涛、习近平也通过这次反日切身感受到了中共高层和这部分草根的挺薄势力相结合,对他们是很大的威胁,所以从而下定决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中共接下来会陆续披露薄熙来的荒淫、贪腐和其他违法犯罪的细节,以期打破一部分民众对薄熙来的好感。但是由于这些喉舌媒体一贯没有公信力,所以他这部分宣传要想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也有难度,这也是中共作茧自缚。

林澜:现在有观点把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和希特勒的民粹主义挂钩。您怎么看?

文昭:这两者确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希特勒是利用大萧条后德国失业非常严重的现实、加上人们普遍对《凡尔赛和约》不满这种情绪,将极端民族主义作为解决问题的一个出路,这样取得了政权。薄熙来也是利用了人们对贫富不均和贪腐的不满,然后通过一些改善社会治安、提供廉租房这样的手段向民众示好,来争取一部分下层民众的支持。他们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将“极权主义”作为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案,而且都非常刻意的塑造领袖个人。在重庆有网友发微博嘲弄薄熙来而被劳教的,说明薄对他的个人形象极端看重,而且下手非常的狠、非常刻薄、毫无宽容之意。如果这样的人再利用不理性的民粹主义情绪夺权的话呢,确实后果非常危险。

林澜:谢谢文昭的分析。

文昭:谢谢。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