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把父亲下葬?

作者:姜维平  2012年10月04日

近日有媒体报导说,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家属,也已收到官方退还的两套房子,“一套老宿舍,另一套清水房。”文强儿子文伽昊表示。文强于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两年,骨灰原计划与逝去的父母同葬于歌乐山,但迟迟“不敢下葬”。文伽昊透露,文强骨灰目前仍安放在殡仪馆,“就一个骨灰盒,没有姓名,没有照片。”文伽昊称,父亲去世后,他找工作屡屡受创,好不容易找了一位女朋友,结果对方父母闻知他是文强的儿子,便勒令分手。这种遭遇颇为类似文革中我经历的事,时间过去40多年,中国还能出现薄熙来这样的人,真是民族的悲哀,人类的耻辱。

如同一场噩梦,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眼前掠过,两年前是文强被薄熙来抓捕,王立军在其临死前奉命去密谈,什么密谈,还不是交易?当时我写过几篇文章,质疑他们一对一谈话的违规行为,有读者斥我是为贪官辩护,但如今,王立军身陷囹圄,没有步文强而去,却也身败名裂,如果说是其蒙冤勾魂,夸张了些,但说干部体制使他们轮回,倒却有依据。比较文强与王立军的贪腐金额是非常简单的数学题,但制度上的弊端少有认同,官员内斗成了反腐的利剑,一党独大形成了贪腐成风的背景,假如暗斗变成明争,也许还会有类似的悲剧,但人民的选票却会对其加以抑制。至少王立军与文强的密谈内容可以即时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我不了解文强,也没看过法院有关他的卷宗,但判决书说他索贿受贿了1,211万元,还强奸了一个大学生。前者我相信了,这种体制没有约束,干部不贪不占的人太少,只是数额和情节认定的问题;后者我心里存疑,依据国内的社会风气和官场潜规则,文强不必强奸,美女多如牛毛,为了利益交换,还不投怀送抱?如果真的强奸了,那被害人在哪?至今秘而不宣,也没当时举报,显然是顺奸后翻脸的,薄熙来为了用文强之死吓傻公检法,就找了个弱女子当枪手,果然枪没响,一只毒针就使文强和重庆的公检法司都倒下了,从此仆俯在薄熙来的脚下,他可以欲所欲为。

据2010年9月《重庆日报》披露,重庆“打黑”共摧毁14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立案侦办涉黑涉恶团伙364个,查扣涉案资产29亿元。当时,重庆不仅三个最富有的民营企业家陈明亮等人,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还有一大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主也在打黑中入狱判刑。《财经网》转述多名涉黑企业家亲属的说法,“打黑”期间,他们的财产从查封到拍卖,身为当事人都无从了解处置的程序和结果。今年7月7日,国内著名律师斯伟江在微博上报料说,按法律规定,国库是唯一有权接收被执行民企财产的主体。但文强案中,被执行的财产却直接划入了重庆市巴南区政法委的账户。这充分说明,薄熙来是用文革运动式的办法打黑和反贪的。文强案也是典型的一例。

文强的儿子之所以至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有其它的找不到工作和女友的经历,都显示了薄式黑打反贪的社会基础是深厚的:很多中国人骨子里沉淀了阶级斗争的思维定势,而且期待一位包青天,但无知的重庆人看不透薄熙来的真面目,他是比文强贪婪百倍千倍的大贪官,靠大贪抓小贪而欢呼雀跃,到头来不过几年就幡然猛醒。原来,最大的黑社会不是那14个民营企业家,而是以薄熙来为首,由谷开来,张晓军,王立军,郭维国等人组成的贪腐杀人集团,最大的贪官不是文强,是薄谷夫妇。试问,文强的儿子既没在海外定居,也没办自己的公司,他的太太也没有企业,更没有杀人,你说谁是贪官?正是中共惯于说谎的媒体不断洗脑,把重庆人洗成了傻子,至今还在恨文强而不恨薄熙来,因为他是高官和红二代,他的触目惊心的“贪腐王国”急需海市蜃楼的遮掩,一切还在走程序,而民间对其贪腐的积怨还没爆发,有权势者就害怕了,薄家的贪腐数额已经达到必须缩水报导才可以安抚民心的程度,可以想见中国的政局是多么诡异和危险。

我时常想,官员们为什么在位时,明知任期是有限的,早晚要下台,有的年事已高,离死不过一厘米,却没有一点悟性,不思考制度变革,却贪得无厌,给对立派留下整肃自己的利剑,仿佛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原因何在呢?如同文伽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得从制度上找原因,人性都是贪财好色的,男女皆然,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不能靠自觉,只有靠制度的约束。文强没把握住自身,王立军,薄熙来都是这样,多年的愚民政策造成了老百姓的盲从,官员利用这种情绪打倒了政敌,也埋葬了自己。

好在即将上任的第五代领导人有点奇特的切身经历:习近平的父亲惨遭过文字狱,李克强下过乡,他们感同身受,知道民间疾苦;刘源有过类似文伽昊的故事,但刘少奇没贪什么,不是不想,那时也没钱可贪;等等,但愿他们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假如,他们重用令计划是为了预示统战工作的新局面,在接见马英九时承诺,中共允许国民党在内地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公开活动,国共两党变以往的骂战与翻脸,为竞选和双赢,那么,大规模的走马灯式的贪腐轮回和黑帮暗斗还会有吗?文强,王立军,薄熙来之类的人物还会有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苦等习近平再现有点道理,是的,不能再等了,我十岁时就饱览了文革时文伽昊式的悲剧,面对他不敢为父下葬的惨剧,我不能掩目而绕道,我想说,真的太痛心,太失望,即使是贪官,也不应当11个月就杀死,更不能破坏异地审理的程序;既使是贪官的家属,也不应当受到社会的歧视,何况有些情节至今存疑。中国的官员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不努力把国家搞成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以保护子孙后代?相反的却在短暂的任期内发疯式地捞钱,捞了也没空花,只是当个数字存在那里,或者通过子女转移到海外,一面骂美国等西方国家是敌对势力,一面把钱送给人家赚,结果把脚下掏空了,只留下民众革命的干柴烈火,这真是作孽,究竟是为了什么?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