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Originally posted on granzonc:
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些事情,相应的会产生一些相关联的想法。一直没时间梳理一下,今天和一个同事在关于流程和执行的讨论中,有一点感触,记录在案备查。 1.谦卑 按照教宗Gregorius I的分类,人类的七宗罪之首便是“骄傲”。最早还很不理解,乃至认为“骄傲”怎可作为罪责之一?现在逐渐想通——只有骄傲,才是最致命的错误:因为其他罪恶经人提醒,总会悔悟,唯有骄傲——“对自己的喜爱变质成对相邻者的憎恨和轻蔑”——即便有人指出,也一定是不以为然,自认为正确,最终走向疯狂。 毫无疑问,在企业管理中,对于无论对于哪个层级的管理者而言,骄傲也一定最危险的。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面有一段文字非常重要: “本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只是一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上的领悟,自然而然的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那便叫做‘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道理相同。须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于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制。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我,但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各种厉害的杀人法门了。” 查了下其中的“知见障,语出《成唯识论卷九》:“所知障,由法执(法我见)而生,以贪瞋痴等诸惑为愚痴迷闇,其用能障菩提妙智,使不能了知诸法之事相及实性,故称所知障,又作智障。”很多东西虽然见到、知道了并不表示对问题的理解就更深刻准确,如果不保持清醒的心态,知道和见到就会成为认识问题的障碍;徒为表象所蔽,不能看到超越于具体形式以上的本质,从而妨碍更高境界的达成。 如果将金庸文中的“武功”比作事业进展、“佛法”比作内心的谦卑和克制,再也合适不过了。只要努力,一个人的工作一般都是一步步往上走的,而在走顺风路的时候保持头脑清醒、不被自己的一点点成绩所迷惑,则极重要却又极艰难。随着职位的不断升高、管理层面的不断拓展,人总是会倾向于告诉自己,“我能得到更多,是因为我更强了,且比其他人更强”,在这种想法的引导下更容易会出现两种错误: 一是对原本自己熟悉的业务更加自信(乃至自负),“如果我做的不好怎么会提拔我?”,独断专行、自以为是,不容他人置喙,丧失了学习、借鉴的积极性,于是一条路越走越窄,当然就难免一条路越走越黑; 二是对自己原来没接触过、但新划归自己管辖的业务,不是抱着一种认真学习、了解的态度,而是“也就这么个玩意儿,没什么了不起”,不懂装懂,瞎指挥,不但自己没搞懂、还让懂的人不能发挥自己所长,于是结果就是倒行逆施、害人害己。 在我的认识中,一个人越是优秀、越是上升,越是应该时时问自己:“我懂了吗?我会了吗?我有真正请教过他人吗?”越是级别高,越是应该以一颗赤子之心对待同事和下属。因为人的认识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大公司中专业分工越来越细致,一个人不可能通晓所有部门、岗位的职责、流程、原理,所以更应该多多了解,从他人处了解自己应当怎样做、而不是告诉他人应该怎样做。而这正是初步接触管理、甚至一些已经有了较长管理经验的人士容易步入的误区;无论管理的对象是事还是人(当然,事情最终还是归结到人的元素上来的),都可能发生这种自己为是、以己度人的情况。只有对自己的定位和认识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谦卑的态度,才能够克服工作变化过程中的误导和狂妄,而不是停下探索的脚步坐井观天。 Steve Jobs在2005年有一份很著名的演讲,“求知若渴,谦卑若愚(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想这是对于“谦卑”这个话题最好的诠释。   2.纲目 管理学中有句话非常著名,“一流的战略、二流的执行,不如二流的战略、一流的执行”,可见执行的重要。虽然我认为这句话不能刻板的理解成“执行比战略更重要”,但至少有一点,绝对没有一家正规的、有远见的企业会说,“只要执行好就够了,战略什么的不重要。” 写文章都讲究要“提纲挈领”,否则将会是一笔流水账、甚至一团浆糊;那么在一个企业的架构中,什么是“纲”,什么是“目”? 战略的最终载体是执行,但必须通过流程来保障执行的体系化和先后次序。战略是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是要收到网里面的鱼;而各项业务的流程则是用来捕鱼的渔网,是“纲”,所谓“纲举才能目张”,有了流程就相当是拉起了渔网,那么网上的一个个网眼——“目”——也就是具体执行,才能有条不紊的展开。如果混淆了流程和执行,那么纲目不分、黑白混淆,连业务模式都搞不清楚,如何能推动业务正常运转? 一家企业建立之初,一定是只能就事论事一件件做,其组织架构一般是成模块状而不是条线化;但这不意味着管理者的思路和理念也是这样一块块只讲先来后到、不顾合理规划。有人会说,“这个时间点的事情只能分轻重缓急,保证业务上线是重要且紧急的,而完善组织架构是重要但不紧急的,此事可缓。”这句话是没错,但坏就坏在一个“缓”字上。人都是有惰性的,运营一家企业也不例外,一个“缓”字往往会一拖再拖,最后导致原本整体的思路碎片化,随着各项业务的不断发展,原本的预想也会变得不适应当前形势,于是一改再改,还要美其名曰“及时根据情况作出调整”;这一改一拖,起先的规划多半付之东流,然后再为时势所迫,加上各有各的见解,要平衡各方利益,只好东抄西借、东拼西凑,最后看似部门齐全,其实徒具其形而失其神髓,只不过是个应景的四不像罢了。这样的企业,很难再谈什么“百年老店、基业长青”。 如果举一个比较类似且严肃的例子,那么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正好与此类似。任意一个法律体系必须有一部母法《宪法》作为万法之法,这是约定了(注意这里是“约定”而不是“规定”)这个国家存在的目的、方式和意义;但这个母法是虚的,如同人的大脑,必须要有躯干四肢加以支撑,那就是民法、刑法、行政法等种种法律法规;但是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在宪法和这些其他法律中间有一部非常重要的法律叫做《立法法》,立法法是规定宪法以下的各类法律如何生成,就像人有大脑后要生成躯干四肢,但不能想长成什么样就成什么样,必须要有大脑发出去一个指令来规定生成的规则,这样才能保证这些法律都是按照大脑(宪法)的意图来制定的。 如果对应到一家企业,则公司章程就是其“宪法”,其他员工守则、业务流程、操作手册等等就是衍生出的整个法律体系;但是遗憾的是,很多公司、即便是跻身世界500强的,都缺乏一个类似“立法法”的环节,没有人或者部门是负责对流程的制定加以规范,我把这个叫做“流程的流程”;所有的决策都在董事会、所有的执行都在CEO,但由于信息传递中的约束(constraint)条件会有变化、沟通(communication)中会有损耗,往往会出现好的战略意图被曲解、被错误执行的情况,具体就体现在业务流程的制定是随意的、不能反映原始观点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公司早实际中,就如本节开始所说的,不敢期望“一流的战略+一流的执行”,只能寄希望于“一流的执行”,因为他们深知没有好的执行,再一流的战略业务会被曲解成二流、三流乃至不入流;然而这也只能是期望罢了,因为培养一个好的执行者未必比培养相同水平的决策者更容易,而业务所需的执行者数量却远远大于决策者的数量——这就是为什么CEO的薪水往往高于董事长的原因。 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和方法,但是在未经验证之前,似乎还缺乏一个统一的、被认可的模式。流程的制定牵扯到方方面面,最根本的,在设定流程这个“纲”的同时,必须考虑到执行这个“目”的规划和安排,否则便是无本之木,没有实际意义。一般而言,执行均是以“岗位”作为规划的单位和基础;每一个流程中的节点都是一起独立的事件、由一个确定的岗位来操作,然而实际情况中,即使排除掉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也还有大多数岗位的工作内容是复合型的、其本身所负责的就是一个小的独立流程,而这个小的独立流程已经是结构上的最简,无法、或不宜再行细分。很多公司是由内控部门来管控操作风险,而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对一个岗位进行权限划分和管理,就成为难题。因此,流程和岗位两者之间,既是互相联系、也是各自独立的,面向其中任一者的方案都不能直接应用至对方,而两者彼此间也不能互相包含或融合,这是制定“流程的流程”中的最大难点。 基于以上的分析,与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流程的流程”不但重要,而且紧急。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整个公司理念的实现和公司文化的搭建,是保证公司流程透明、架构简单的根本需要。著名的软件公司SAP有句广告词是“The best run business run SAP”,稍作调整则适用于任何企业:”The best run business run simpl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Originally posted on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Heard yesterday on NPR that France was stepping up to the plate on Mali, found the story on BBC this morning . . . it isn’t easy. It’s like people in the U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Originally posted on NEVER MIND:
Veteran journalist Seema Mustafa is editor of the Delhi-based Sunday Guardian. In this interview with Yoginder Sikand, she talks about various issues related to Muslim leadership in contemporary India. Q: Muslim representation in elected bodie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Originally posted on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If you are a follower of my blog, you know I am not a person of violent tendencies. This morning, however, I am so thankful to be half a world away from th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