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组织

the road of Mao

毛泽东的路是什么路? 作者:大地 毛泽东的路?笑话! 毛泽东说:只有民主,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才不会人亡政息。 现在看,毛泽东即使没有人亡政息,他的“政”也最多到华国锋下台就已彻底地“息”了。现在执政当局之所以还供着毛的牌位,完全是出于法统继承性上的考虑,政策上,除了最后的堡垒——政权以外,其它方面哪里还有一丝一毫毛政策的影子。 要说毛泽东的功劳可能就一项,彻底扫荡了全国的大小军阀及各地实力派,实现了全国政权的强有力统一,其它的所谓伟业蒋也都不同程度地实现了,打平天下这一点中国历史上许多人物都做到了,这算不了什么。 如果毛泽东建国后真的能遵照孙中山的建国方略,实行“三民主义”,那他可以说在继承孙蒋历史功业的基础上更上层楼,他将成为世界级的伟人。 但是现在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为了与赫秃争夺国际共运的头把交椅,实现自己一个人的称霸世界的愿望,违背经济规律,冒然发动大跃进,失败后又不肯承认错误,与全党为敌,再发动文化大革命,不惜将全民族拖入深渊。 判断一个历史人物英明与否主要不是看他打平天下的功业,也不是看他的文治武功,而是看他治国安邦的作为,看他是否真的做到了造福当代、泽被后世。 孙和蒋只是学习借用列宁的革命组织手段,政治制度还是西方那一套,经济方面是发展自由经济,限制大资本垄断主义,这条道路还是顺应了世界潮流。但毛却违背了孙中出的遗训,革命成功后,选择了列宁的道路,最终结局怎样有目共睹。 蒋毛都曾经追随孙中山,但为什么他们最后却分道扬镖了?这里面除了大环境的影响外,难道没有他们个人的价值取向吗?个人价值取向决定了他们的选择结果,但他们的选择给予国家和民族带来了什么才是评价他们的唯一根据!个人价值取向也决定了他们到底是历史伟人还是乱世枭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组织 | Leave a comment

the successor of Renzhengfei

华为往事(二十六)任正非的接班人——任平 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关于IBM创始人老沃森和他的儿子小沃森的故事的书——《父与子》。老沃森一手创办了IBM公司,把一个生产打孔机的小作坊发展成为生产计算机的国际大公司。但无论人们怎么劝说,老沃森在他的任内就是不把IBM上市,他在等待他的儿子小沃森的成长。小沃森在小的时候是个小混混,吃喝玩乐,到处闲逛。到了30多岁的时候才回到IBM公司。从公司销售员做起,在公司各个部门都工作过,最后在40多岁的时候,接过老沃森的班。小沃森上任后,大胆改革,组织开发了几款新型的计算机,一举奠定了IBM在计算机领域的霸主地位,并成功地带领IBM上市。热衷于学习IBM的任正非,当然希望沃森父子的故事在华为重演。 任总的女儿任晚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我去华为的时候,中学毕业的她在公司前台当接待员。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任总的女儿,因为她长得酷似任总。她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没事时,我们经常在前台和她聊天。她非常勤奋,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最后拿到了天津南开大学的博士学位。在我离开华为时,她是华为香港公司的财务总监。可惜她是女儿身,不能接任总的班。 任总的儿子任平就没有他姐姐那么勤奋了。不过他继承了任总的霸气(这也是成为领导人的素质)。我在公司早期,在公司里见过他几次。一次是听到他在办公室里大声地给他爸爸打电话,说:“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60分”。还有一次,他推荐一个朋友到我们项目组工作,被李一男拒绝,他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 后来,他去了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毕业后到华为的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多个部门工作。他在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的总裁是李晓涛。在他离开中试部的时候,李晓涛给任总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的报告。任总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同时,任总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大意是:任平在公司工作期间,得到大家的帮助和支持,我代表任平向大家表示感谢。我收到这封信时还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老板怎么这么客气呀”。也没做什么反应。过了一段时间,我和黄耀旭谈起这件事,他说:“我们反应都太迟钝了。老板发这封信的目的是想看各位副总裁的反应。结果没人给老板回信,老板很不高兴”。我这时才恍然大悟,真后悔错过了一次表忠心的机会。 在99年的时候,有一天忽然接到任总的电话,他说,任平一周后要去北京,到时候让他到北研所跟你学习软件开发。我满口答应,并做好接待任平的准备。但等了两周后,还没有任平的消息。我给任平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好不容易打通了一次,他告诉我他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读英语,没时间到我这里来了。我又错过了一次机会。 在李一男第一次向我透露他将离开华为的消息时,我吃惊地问他:“你不是老板的接班人吗?怎么会想离开华为呢?”。李一男笑了笑,说:“哪里轮得到我呀”。以他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在任平的领导下工作的,所以只有早做打算。 任总已经为任平的接班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管理平台,辅佐大臣,现在就等待任平的成长了!

Posted in 组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