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cy•Confucianism•Nationalism

儒家虽然有一些思想家试图开发非儒家的传统资源,如墨家、法家、道家等,来塑造中国的新形象,但是知识界的主流是把现代化等同于西化,并且认为中国要想成为一个独立富强的国家,首先必须有勇气跨越甚至否定“封建过去”。随之儒家人文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说服力。不无讽刺的是,推动他们排斥儒家人文主义而采用现代西方启蒙价值的动力竟然是民族主义。

——杜维明

再次强调,道—法—自然,而非,道—法—儒家或“道法传统—儒道墨法等”。这,只是一种比喻。

万事万物万法——皆可为我所用。目的是自我的生存,成长,发展。决非为了“分门别户”。更不是为了所谓的“儒家传统”。

在中间加的“括号,儒家”,无非是还在幻想—暗示—你也是儒家弟子!所以议论不能够超出儒家范畴。

今天津津乐道的民族主义,也是“舶来品”

1617世纪以来,欧洲最先兴起的思潮就是民族主义,在这样的民族主义思潮的推动下,欧洲才摆脱了教皇的统治,各地纷纷建立单一的民族国家,即:所谓nation。西班牙女王易莎贝拉的政治联姻,英王亨利和教皇的龃龉,太阳王路易宣扬的“朕即国家”,红衣主教黎塞留,普鲁士国王腓特烈,这些人,这些事,都是在民族主义思潮下发生的出现的。

看看《小癞子》,《三个火枪手》,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就会对当时的历史有一个感性的认识。为什么会兴起民族主义?就是因为商人、市民、工场主,这些新兴的势力,再也无法忍受教皇的虚伪说教,和教会的层层盘剥,因此,他们就支持国王、贵族,这些世俗的势力,来和教会以及大大小小的封建主作斗争,建立起国内的统一市场。——这就是电影《勇敢的心》《三个火枪手》的历史背景。

为了保护商人、市民、工场主的“私”利不受侵犯,可以说是为了自由,人们才把“民族”从罗马教廷的大一统下剥离出来;接着,同样是为了自由,不满足于在国王的羽翼下生存,人们才要主张民主,因为一个世俗的国王已经为所欲为和当初的教会一样嚣张。于是才发生了英国推翻查理一世、法国推翻路易十六的革命。老百姓觉得他们供养的这些国王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利益,反而损害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才要革命。

革命总要打一个旗号,这个旗号就是“民主”。

从民族到民主,这里面的逻辑和线索还是很清晰的——那就是“私利”“自由”。然而这个“私利”“自由”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新鲜。战国时候,孟子所说的天下显学(墨子和杨朱)之一的道家的杨朱说:“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汉初的司马迁借用谚语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不是说我这个人自私,一毛不拔,而是说,你有什么权利干涉他人的生活?——可惜的是,秦始皇的军事上的偶然胜利,打断了这个自由竞争与辩论的过程,中国人的兴趣转移,转移到如何维护国家的大一统上面来,没有接着杨朱的讨论继续下去。对单纯军事武力的迷信,更是导致了国人的堕落,变成了成王败寇的流氓。而没有土地、没有私产,则是流氓在经济上的表现;无私到最高境界,就是当了太监。自秦以来,中国的历史,便是一部流氓史或太监史。

在民主制度下,对一件事情,无论是投赞同票还是投反对票,无论是主战还是主和,理论上都将被视作是对国家和事业的忠诚——如果可以看作是事业的话;这样,就整合了人心。投赞同票是出于爱护,投反对票的也是出于爱护,就像谈恋爱一样,两个人一定要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我如果不理你,那是怕打扰你;我如果和你吵架,那是太在乎你——只有这样,两个人才可以天长地久,如果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那么,可就真的成了老夫子所说的“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不知道是不是孔二蝈蝈和哪个漂漂美眉琼瑶了一次,才会得出如此刻骨铭心的结论!?)

投票只是把每个人无比复杂的态度和情感数字化、直观化了,无论是投了赞成票,还是投了反对票,我想这期间一定有过很多的斟酌,赞成的人并非百分百的赞成,反对的人也并非百分百的反对。但是如果要按照计算每个人态度的百分点的情况来决定结果的话,不仅是技术上太麻烦了,而且也不过是另外一种数字化、直观化而已。

所谓民主,如果我可以对它做一个小小的诠释的话——不是定义,定义要求太高了——那就是妥协,就算水火之间也要妥协,也要以水蒸气的形式来容纳彼此。

民主的结果从来就不是为了得到“正确”或者“真理”的民主的结果是为了达成团结。

还是拿谈恋爱作比方,两个人同坐一条船,专制制度下的恋爱就是,你甭废话甭唠叨你必须听我的,因为我将把船开到岸边。

民主制度下的恋爱就是,我愿意听你的,即便你把船开到热带海洋风暴的中心,我也陪你同生共死!

每个人都可以在民主的想象中获得假象的认同感和皈依感,正如专制制度下臣民通过对皇权的膜拜获得精神上的归属、部落时代氏族成员通过对图腾的崇拜来赢取灵魂上的安宁。

毕竟这个时代不会再回到过去了,人们的想法变了,不愿意通过对最高权力的愚蠢的崇拜,而是愿意通过民主对最高权力的愚蠢参与来获得归属感。

秦始皇没收的,也仅仅是武器而已,收天下兵器铸以金人十二,梁启超说:这是因噎废食,兵魂销尽国魂空。现在,我们连批判的武器都没有了。

美国人人均两支枪,但是美国的犯罪率并不比中国高。为什么?这和两个大国同时掌握了足以消灭对方的核武器,核战争就打不起来的“恐怖平衡原理”一样。你有枪,我也有枪,咱们就都悠着点别擦枪走火,别不小心干掉一个。

犯罪的产生,由于它自己的社会学原因,很复杂,并不在乎人们有枪没枪。想杀人,办法多了去了,何必用枪?但是老百姓手里没有枪,一旦有人得到枪支,就会对平民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有枪的民族是一个心理成熟的民族,好比成年人而对于小孩子,我们总是给他玩具枪,不给真家伙。

总而言之,必须实行民主,必须上级和下级定一个契约。什么时候把“个人服从集体、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改成“权责明确,各负其责,维护多数权威,保护少数权益”,我们的国家就真正进步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与保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