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魔怪的百年饕餮

作者﹕郑岩

青年马克思自从背信了天主基督,改信了犹太教中的撒旦,便被邪灵所控,完全变成了邪恶歹徒,发毒誓要跟上帝作对,要与人类为敌。

撒旦对他的攫魂摄魄,在《演奏者》诗中写道:

看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大胆了——

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外起,

如空气般清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

抓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马克思的父亲对上帝虔诚信仰。他看到儿子的邪怪思想惋惜地说:“儿子被魔鬼转化!”

马克思“渴望向上帝复仇”,它要把上帝,把人类“抓住并抓碎”,完全露出了它嗜血的焦渴状和饕餮的饥饿状的疯狂兽性凶相。

近来发掘出的相当数量的马克思的书信、诗作、亲友回忆录,把马克思以极端阴暗的变态心肠亲手营建的地狱的冷酷、恐怖呈现出来。请看《绝望者的魔咒》: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

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

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端痛苦。

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

将会转变,变得苍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的寒冷的死亡所占据,

将给他的快乐准备坟墓。

当年,曾是马克思最好的朋友回忆说:“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它,以得到它的宽恕;马克思是极端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这几句回忆给马克思以及马克思的邪教信徒们,特别是斯大林和毛泽东也画了像。

马克思为了实现在上苍建起他的“王座”,他看到的第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就是——道德。于是,他公开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人类有史以来,维系人类正常美好关系的,被人类良知公认的人伦、文化精神内核的道德情操,是支撑人类健旺发展的必须。正如古希腊圣哲苏格拉底所说:“美德是所有事物里最宝贵的东西;一个人最理想的生命是将其一生奉献用于寻找神。”马克思是深谙此一说道的。它看到这是它在上苍建立它的“王座”不可逾越的天障,于是对人类有史以来的道德决然采取了一概摧毁和彻底摒弃。后来,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它的信徒皆出一喉宣称:要和传统的所有制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是从根本上摧毁人类,使人类道德沦丧,道德失缺,道德紊乱,陷于仇恨恶斗的根本原因。

摧毁这个根本的同时,就是暴力横行。马克思18岁时以“第三人称”写道:“他(我)没有幻想要为人类、为无产阶级,或者社会主义服务。他(我)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我)的王座。”同时在他给友人的信中坦言:“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化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的欲望。”

马克思的共产邪恶主义,百年来从书斋走向人群,走到社会,它的邪恶信徒的确煽诱了相当一部份人心中的魔鬼,激起了他们最卑鄙的激情,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制造着一起起社会动乱,催生了一个个畸型的社会怪胎。马克思这只邪灵怪兽的幽灵及其育化的一只只凶兽,一双双魔爪在不停地抓碎着人类。巴黎街头、莫斯科红场、东方的三湘四水、井冈五井、北京天安门广场,都是这只巨兽翩跹怪舞饕餮人肉的见证场。一万万人的生命毁灭了,这就是它所谓的“创造”;被它抓碎的这部份人类,是为了制作这魔鬼天苍的“王座”。

中共对马克思邪恶主义衣钵的继承,正如它们的御用文人所说:毛泽东全面的继承和创造性地发展了马的邪恶主义,毛的邪恶思想,是当代顶峰的马克思邪恶主义。看来,这的确不是吹牛。

列宁、斯大林武装篡窃了俄国“二月革命”成果,在其过程和之后,杀害2000多万人,包括“肃反”自残;中共以毛最为恶魔,它以农民、士兵和与其比肩的“同志”的血浇灌了它这枝毒花,并以他们的尸骨垫起了它的霸主之位,借二战日军侵华的亡国之机储备力量,篡窃了推翻清王朝的民主共和革命成果,实行独裁专政。它和继承者人为地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群体灭绝罪案,已杀害了8000多万人。这种屠杀,为人类有史以来独有罕见。这个恶党给我们民族,给东方人带来的剧痛、久痛、隐痛,都沉痛的说明:它们在人类总人口中为数最多的大国,忠实地执行了总教主“抓碎人类”总体恐怖计划的重要组成是不遗余力的。

由于马邪教杀人太多,多行不义,全方位拆穿和撕破了它们“人间天堂”的谎言,露出了魔怪的巨兽凶相。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苏东波的解体,这魔怪的百年翩跹之舞已渐被夕阳晚幕合上。

在共产邪魔被彻底埋葬的前夕,中共是万分惊恐的,因为它们清楚地知道,它们杀人太多,所欠的这笔巨大的血债是一定要偿还的,也是无法偿还的。为了延缓被“清算”的一天到来,今天它们已无所不用其极地把马、毛邪教教权、法西斯政权、权贵资本所有的金权集为一体,三颗头颅长在一只东方恶龙身上,这给东方大国即将来临的文明交替带来巨难。正因为如此,它的轰轰烈烈也必然震撼整个宇宙。

8000多万人的“三退”,已不再作为这条恶龙身上的鳞片,这恶龙身上的鳞片剥落也必将如大雪纷飞。一天天觉悟了的人民,为了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一旦排出了马教主所说的被“盲目的寒冷的死亡所占有”的心理状态,那条恶龙立即就会化为乌有。

人民的胜利和自由是永远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