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ntment & Dissension among jurists

法学家之间的江湖:培根与柯克

作者:王学堂 来源:东方法眼

在公众的心目中,法学家都是温文尔雅、熟读法律的知识分子形象。

但事实上法学家也是人,也有人之常情。我非法学业内人士,但沉浸多年,仍有所感。体现在法学的江湖上,自然有派别,有纷争。例如刑法上就有犯罪构成三要件和四要件的派别之争,在民法上也有亲德国法、日本法、欧美法之别,在行政法上稍微差一点,但仍然有圈子。如果说学术观点争议还可忍受,至于因权力、项目等等原因引发的“人、事”争议,相信法学界的人比我还清楚。

许多人对此深表忧虑,大有于此“法学将不再风光”之感慨。其实,法学从来就没有,有也是昙花一现,迅及消逝。

其实实,要说法学的江湖,不独我中华大国独有,国外也有;不只屑小之徒之间存在,就是大师之间亦难免。

我们看在培根和柯克之间的一例。

关于司法官员的素质,我们中国人大都熟悉一个叫培根的英国人。他曾说过一句耳熟能详的格言:一次不公的判断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犹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判断则把水源败坏了。

这也是法律界耳熟能详的一句格言。作者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曾是英国的一名大法官,但是,他的作为却与他的所说恰恰相反,因受贿而做出不公的判决,成为英国历史上一位极不光彩的败坏水源的大法官。

1621年,培根被国会指控贪污受贿,培根身为法官,收受当事人的贿赂,也算是知法犯法。虽然声称自己一向不关心家政,尤其不关心家庭财务,而且,两个当事人也并未由于行贿法官而胜诉,但他还是承认了错误,决定悔过认罪,以求从轻处理。但处罚仍是严厉的:除罚款4万英镑外(在16世纪末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还被关入伦敦塔,不得再担任公职,不得担任议员,不得涉足王室所在地方圆12英里以内的地盘。

在议会对培根起诉的罪名中,最主要的一项是他担任法官时曾接受委托人的礼品——用我们今天的话讲,就是开后门。这在培根的时代,实际上是弥漫当时整个官场的一种腐败风气。所以培根在议会中曾这样说:“诸位请注意,犯下这一罪的不仅是我,而且是这个时代。”但不管怎么说,就这一点而论,培根的确是不算清白。所以他当时也作过如下的告白:“我意志软弱,所以也沾染了时代的恶习。

至于柯克,也非等闲人物。

在法律史上有这样一则经典的案例:16121110,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表示要亲自当一回法官,理由是“法律以理性为本,朕和其他人与法官一样有理性。

大法官爱德华·柯克(Edward Coke)则予以反对:“的确,上帝赋予了陛下丰富的知识和非凡的天资,但陛下对英格兰的法律并不精通。涉及陛下臣民生命和财产的诉讼并不是依自然理性(natural reason)来决断,而是依人为理性(the artificial reason)和法律的判断来决断的。法律是一门艺术,一个人只有经过长期的学习和实践才能获得对它的认知。所以,陛下并不适合进行司法审判。

国王听后大怒,指责大法官柯克公然挑战国王的权威。面对“龙颜大怒”,柯克的回答十分坚定:“国王在万人之上,但是却在上帝和法律之下。”

直到今天看来,英国大法官柯克的话依然闪烁着法治的光辉。这说明,早在400年以前就英国人就已经认识到了司法是一项专门性工作,而不是“国王”可以“替万民”行使的。我国古代司法虽然缺少法治传统,但从鲁国的大司寇孔子到后来的科举取士高中者兼理地方司法,无不说明司法从来就不是全民性的工作,而恰恰相反,司法是精英职业的专门化工作。即便是后来的解放区马锡五审判模式,依靠群众办案,但案件的审判权仍然在法官手中。许多案件的完善结果与马法官的智慧是分不开的。事实上,法官的智慧与才能是任何审判模式下都不可缺少的。

培根和柯克之间发生了什么恩怨呢?

哈哈!一山不容二虎。

这样两位才华横溢的人物同在一朝为官,难免发生冲突,争权夺势。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在几百年以后的人看来,已经分不清谁是谁非,谁是君子、谁是小人。

柯克(15511634)比培根(15611626)年长十岁。培根出道时,柯克已经名满天下。他是伊丽莎白女皇的宠臣,曾经权倾朝野。女皇亲热地称他为“律师柯克先生”。而初出茅庐的培根才势逼人,柯克自觉受到威胁。

有资料表明,柯克之所以曾对培根极尽攻击之能事,当众奚落培根,影射其为女皇的私生子,皆出于一个事业有成者对后起之秀的忌妒。

培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写了一封大动肝火的信,暗示要把柯克的指责公开给女皇,才算遏制住了柯克的攻势。伊丽莎白女皇死后,柯克终因触犯了詹姆斯一世的利益,于1616年被解职。后来柯克东山再起,任职下议院,仍不改初衷,继续追求法律至上的境界。但这一次他的精力主要投在《权利请愿书》的制作上。

培根后来因为牵涉到司法腐败的问题被国王于1621年免职。此后,他便远离公众社会,专心着书立说,用拉丁语和英语写出了不少有关英国史和科学研究方面的书,有些已经失传。又有传闻说培根后来被迫离开了英国。但无论如何,英国法制史上这两位才华横溢的杰出人物之间的恩恩怨怨到现在还是一笔糊涂账。(以上资料引自于兴中着《法理学检读书》,海洋出版社,20106月第1版,6—7页。原文中“柯克”译为“库克” )。

看来,法学的江湖真的由来已久啊。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